美國大選中的舞弊欺詐事件令人震驚。左派腐敗政客和左派媒體是破壞選舉的主導力量,此外,不斷有證據顯示,推特、面書也涉嫌參與其中,它們輸送利益及通過鉗制言論自由為民主黨進行「助選」。

正如特朗普總統11月5日所言,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來自大媒體、大財團、大科技公司的干擾。

面書總裁試圖 以巨額資金影響選舉結果

11月6日,美國保守派媒體《世界論壇報》發表了一篇報道,披露面書總裁朱克伯格試圖以資金輸送影響選舉結果。

文章介紹,10月19日,在賓州中區法院,「賓州選民聯盟」(Pennsylvania Voters Alliance)、數名公務員及候選人等提起了一項訴訟,原告們指出,朱克伯格向非盈利機構「科技與公民生活中心」(Center for Tech and Civik Life/CTCL)提供了1,000萬美元,明確要求費城開設不少於800個新投票站,所提供的資金還包括法官的「酬勞」,以使他們「監督計票和處理對於計票結果的爭議」。

「科技與公民生活中心」成立於2012年,總部在芝加哥,管理者是前總統奧巴馬任命過的工作人員及民主黨負責選舉事務的官員。

今年9月,朱克伯格在面書發的帖子中承諾,將向CTCL投資2.5億美元,幫助地方政府應對11月大選所需的人員、培訓和設備資金。10月份,朱克伯格宣佈他和妻子將再次向CTCL捐款1億美元,稱這是為了鞏固投票基礎設施建設。

堪薩斯州前檢察長Phill Kline支持賓州的訴訟。他作為保守團體the Amistad Project的總監,也在進行針對面書和CTCL的相關調查和法律訴訟。

Kline表示,朱克伯格正在利用CTCL,向數個搖擺州的左翼據點輸送數億美元資金以影響選舉結果。這是一個由黨派活動家設計的以支援疫情為幌子的計劃。

Kline在一份新聞稿中聲明,今年,朱克伯格向選舉管理部門提供的資金幾乎與聯邦政府一樣多。美國人民有權知道是甚麼驅使他採取了這一非同尋常的行動以及所有資金的去向。

加拿大政治評論員Mark Steyn認為,現在,搖擺州的選舉成了面書的子公司——「投票書」(Votebook)。

美國WJLA電視台10月10日報道, the Amistad Project向法庭呈交的文件顯示,在朱克伯格宣佈出資2.5億美元後的一個月人,CTCL向密歇根、賓夕凡尼亞和威斯康辛這3個選舉關鍵州的十幾個城市和縣提供了近2,600萬美元。在2016年大選中,這3州的76%的選票投給了希拉莉。

10月14日,美國的Just the News新聞網報道,朱克伯格稱,這項出資是為了「安全的選舉」,他和妻子「致力於確保每一個州和地方選舉機構擁有足夠的資源,以供美國民眾投票」。

然而,事實打了朱克伯格的臉:在賓夕凡尼亞和密歇根州,出現了大量的選舉舞弊及違規事件,性質十分嚴重。費城選舉官員公然違抗法官的命令,拒絕共和黨監察員合理監督計票,警方拒絕到場提供協助。在底特律,計票中心的窗玻璃被工作人員用大紙板擋住,不讓外面的人看清室內情況……

在此不透明、不公正、甚至違法操作的情況下,拜登在幾個搖擺州的得票率在一夜間飆升,這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朱克伯格的慷慨捐助呢?

推特和面書壓制言論自由

10月14日、15日,《紐約郵報》獨家曝光了亨特拜登與烏克蘭和中共勾兌的一些證據,證實祖拜登亦捲入此腐敗醜聞,而他之前聲稱的從不與兒子討論海外交易分明是謊言。

出人意料的是,推特和面書對《郵報》的報道快速展開封殺,禁止用戶轉發該文或分享新聞超連結,還一度封鎖了《紐約郵報》和特朗普競選連任團隊的官方帳號,白宮新聞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荷里活影星James Woods等人的私人帳號。

推特稱,《紐約郵報》消息的真實性未經證實,資料有可能是被黑客竊取的。但是,拜登父子卻沒有否認報道中的任何具體內容,包括相關電腦、電郵、人物和事件等。

對於兩大社媒巨頭的封殺之舉,特朗普總統、共和黨政要、保守派媒體及特朗普支持者同聲譴責,就連個別左派媒體也稱這是「不尋常」。另一方面,拜登競選團隊10月16日表示,他們對推特及面書的審查做法並無異議,甚至感到「高興」。

據新唐人電視台報道,11月2日,部份三藩市灣區民眾在推特總部前集會,抗議推特鉗制言論。活動組織者之一Philip Anderson批評推特「錯誤地讓人們消聲、錯誤地封號。」據他介紹,在11月1日一天裏,Instagram和面書就封禁了超過3,000個保守派選民的帳號。

三藩市市民李愛晨因為分享了有關亨特拜登的醜聞也被推特封號。她認為,像推特、面書這樣的大公司在干擾大選,「這是一種叛國的行為!篡改選舉,這對美國沒有好處,我們需要阻止它。」

11月4日,保守派人士Kylie Jane Kremer在面書發起了「停止竊取選舉「(Stop the Steal)的群組,22小時內吸引了36萬5千人加入,結果面書關閉了這個群體,並禁止張貼「#StopTheSteal」的標籤。

11月4日凌晨,特朗普總統在幾個關鍵州忽然停止計票後,發推說:「我們勢態強勁,可他們卻要偷走選舉。」大約5分鐘後,推特阻止用戶回复、分享及點讚總統的這條推文,理由是該文「包含有爭議的、不實信息」。

2020年11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在邁阿密的抗議活動中,舉著標語和旗幟。(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在邁阿密的抗議活動中,舉著標語和旗幟。(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11月7日早,特朗普總統連發4則質疑大選欺詐的推文,全部被推特屏蔽。推特給出的提示稱:「該推文中分享的部份或全部內容存在爭議,可能對如何參與選舉或其它公民程序產生誤導。」

請問,推特的審查員以何標準來判定「爭議」和「誤導」?

當今最大的爭議性事件就是充斥著舞弊的美國大選,最大的誤導性假消息就是祖拜登「當選」。

目前,共和黨已經收到了數以千計的舉報線索和大量證人證詞,證明民主黨一方有預謀地進行選舉欺詐。特朗普競選團隊已經和將會提出多宗法律訴訟,幾個關鍵州還在統計選票,特朗普總統沒有認輸,選舉沒有結束。

2020年11月6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抗議大選舞弊。(Courtney Pedroza/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6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抗議大選舞弊。(Courtney Pedroza/Getty Images)

11月9日,美國「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網站發文表示,該網站沒有承認拜登拿下了賓夕凡尼亞州,他還未拿到當選所需的270張選舉人票。

事實擺在眼前,推特不屏蔽左派媒體和拜登宣佈「勝選」的有爭議性內容,卻堅決阻擋總統和民眾要求徹查欺詐的呼聲。推特的雙重標準讓人無法接受。

在信息時代,高科技公司在不斷地擴大權力,追逐更多的利潤,但是,無論如何,真相、道德與良知才是真正的評判標準。美國不應引入中共特色的網絡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