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1月10日,星期二,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係雪兒。

在這裡提醒一下大家,「紀元頭條」已經搬到新的頻道,只要你輸進「紀元頭條雪兒主播」就可以找到「紀元頭條」的新頻道,新頻道的節目還有「香港故事」和「時代書籤」。請記住,搜索時一定要包括「雪兒主播」。去到新頻道請記得訂閱和點小鈴鐺。

另外,由於大紀元的主頻道被YouTube封鎖了,大家要訂閲我們全部的頻道,包括「紀元頭條雪兒主播」才可以看到平時的新聞片。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懸而未決,儘管拜登宣佈自己贏得了此次大選,但沒有得到任何法律層面的正式認定。特朗普認為選舉出現大量舞弊,並尋求司法裁決。值此關鍵時刻,特朗普於周末兩度現身維珍尼亞特朗普高爾夫球場打球。

在球場特朗普偶遇新婚儀式,還和新郎新娘合照,影片在網絡流傳。大家歡呼:「我們愛你,總統。」

拜登急著入主白宮,特朗普卻悠然自得地打高爾夫球,似乎這場美國大選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並且正進入一個未知領域。

美國主流傳媒越俎代庖,不但左右選舉的走向,在為拜登入主白宮鋪路,並率先「公佈結果」。但是,聯邦選舉委員會並未認可。

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Trey Trainor 6日公開聲明,選舉過程中的確「存在大量舞弊」。因此傳媒宣佈所謂選舉結果是無效的。

Trainor說:「我確實認為一些地方發生了選舉欺詐行為。」他指儘管法院命令賓夕法尼亞州,要准許觀察員進入現場巡視投票以及點票的過程,但選舉觀察員「沒有被以有意義的方式進入點票地點」。他補充說,如果不遵守法律,那麼這次選舉將是「非法的」。

特朗普7日已發表聲明,誓言將入禀法院,稱「美國人應有一次誠實的選舉:這意味著要計算所有合法的選票,而不是將非法選票計入。這是確保公眾對我們的選舉有充份信心的唯一途徑。」

一場針對美國大選中涉嫌大規模舞弊的訴訟程序正在展開。美國著名維權大律師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日前宣佈加入特朗普的團隊,力挺特朗普為維護美國憲政而戰。

伍德曾幫助遭左派傳媒抹黑的17歲高中生桑德曼(Nick Sandmann) 發起訴訟,並成功迫使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華盛頓郵報》,因其誹謗行為而付出了高額賠償金。現在他選擇加入特朗普陣營。

伍德表示,這次大選,突顯美國正面臨着一場憲政危機。

他說:「什麼是憲政危機?我們現在面臨的就是憲政危機。」他警告說,「如果我們不能夠查出真相,撥亂反正,我們就會失去憲法所保障的自由。」

11月7日,伍德在推文中寫到:「我們的國家籠罩在一片陰雲之中。我們需要真相。我們需要陽光。否則我們將面臨一場風暴。」

這次美國大選,儘管拜登父子醜聞纏身,但主流傳媒毫不介意,不僅迴避「電郵門」,還一面倒地撑拜登。近期社交平台推出《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道顯露出其中的秘密。

報道稱,推翻特朗普是一場由下至上的「起義」。並稱「起義在2016年特朗普出人意料地獲勝後的幾個小時內萌芽,參加起義的有非裔、白人、拉美裔、亞裔和土著美國人。」文章說,當拜登被宣佈為大選獲勝者時,他們集體鬆了一口氣。「終於,一切都結束了。」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他們公開承認了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大規模的、上下勾結的巨大舞弊與欺詐。」

移居美國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認為,這場美國大選實質上是一場「政變」。

他說:「如果政權更替方式完全合法的話,那叫選舉。但如果不合法的話,又有眾多團體參與,包括矽谷、華爾街、主流傳媒、社交傳媒都參與其中的話,那就不是一個普普通通作弊的問題了,這就是政變了。」

他認為:「從民調開始,一步一步,完全有計劃的,整套的,從點票機,從軟體,從郵寄票,全部是有計劃、有組織的,所以這個不是簡單的舞弊的問題,就是一個政變。」

特朗普自2016年出任總統後,似乎就與左派傳媒合不來。

特朗普到底觸動了誰的利益?引來各方圍攻。

大紀元專欄作家田雲發表評論文章「正邪激戰 美國大選舞弊的深層原因」,文章指特朗普要「抽乾華盛頓的沼澤」,觸動了大批政客和財團的利益。

文中說,特朗普在其著作《再度偉大——如何修復跛腳美國》的前言裡,道出了他的心聲與使命。

書中寫道:「忽然之間,那些從不關心大選,或是從未投過票的人,湧向我們的集會。集會的規模很大,人數多到不可置信。熱情來自純粹的愛以及熱愛我們所做的事。媒體、政治家還有所謂的國家領導人表現出驚恐。但是我堅持不懈,面向民眾,因為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資金援助,我也不需要別人同意我說什麼、做什麼。我只是要做正確的事。我必須要做。我別無選擇。」

四年來,特朗普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領域推行了一系列改革舉措,切實兌現承諾,震撼世界。

「我將撼動政治通道兩邊的建制派,因為我不會被收買。我想把美國帶回來,讓它再度偉大和繁榮。」

文章說,特朗普也因此觸動了大批政客和財團的利益,再加上所謂「自由派」和「進步派」的仇視,美國政界、商界、媒體和民間的左傾勢力結合起來,對特朗普發起了持續四年的攻擊和非難,直至劫持大選。

文章認為,對特朗普的仇恨不是源於黨派之爭,而是來自更深層的道德選擇:是回歸傳統、維護正義,還是離經叛道、與邪惡為伍。

田雲指,特朗普阻止社會主義佔領美國,也觸動左派勢力。

他說,幾天前,在外媒發佈的一段影片裡,數名拜登的支持者拉出橫幅,上面寫著:「資本主義正在殺死我們。為社會主義選項而奮鬥。」

顯然,支持者認為拜登若當選,將向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共產黨員大開綠燈。

五年前,兩位美國政治評論家說:「美國正在倒下」,「馬克思當年夢想的一切,就在我們眼前。」

正當眾多保守派人士為美國的未來憂心忡忡時,特朗普入主白宮,帶領美國向傳統回歸。他注重法律和秩序,並且誓言,決不允許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這是從根本上遏制反傳統勢力對美國的侵襲,可謂力挽狂瀾。

在美國的引領下,國際抗共聯盟逐漸形成,越來越多的國家敢於向中共說「不」,世界的政治格局正在改變,正氣上揚。

田雲表示,特朗普執政期間之所以遇到巨大的阻力,是因為他敢於守護傳統、抗擊邪惡。所以,撑特朗普與踩特朗普,也並非簡單的政治選邊站,而是關乎真相、道德與良知。

美國大選欺詐事件不斷被曝光,也觸發美國各地民眾走向街頭。

7日,上千名民眾來到賓夕法尼亞州首府哈里斯堡的州議會大樓前面,舉著「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的牌子,呼籲捍衛選舉公平。

珍妮女士從中國來到美國已經幾十年了,她親身體驗過在社會主義體系裡的生活。她說,「我今天特別出來支持特朗普,就是因為不想讓美國也變成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她說,「我以前都不參加(這樣的活動),今天第一次吧。我覺得美國這個國家已經到了一個邊緣,特別是這次選舉,這麼作弊的話,有正義感的人應該站出來,支持我們的價值。」

美國大選點票尚未結束,拜登在一片質疑聲中宣佈自己「勝選」,多國元首也向其表示祝賀。但詭異的是,被指最希望拜登當選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卻至今未表態,引起輿論熱議。

署名「草祭」的網民在推文中表示,原因很簡單:

一、拜登早已是習近平的手上獵物,其更多的貪腐罪證也掌握在習共手中,根本不怕拜登反面;

二、習害怕支持拜登後一旦被特朗普法律戰逆轉勝,中共將面臨特朗普更嚴厲的制裁,甚至軍事打擊;

三、說明習近平真的害怕特朗普。

時事評論人士鍾原在大紀元撰文稱,拜登是中共落了大本錢的,中共當然希望拜登當選,但習近平至今沒有動作,應該不是出於公正的謹慎,更可能是了解這次美國大選舞弊的詳情。

選票舞弊並非什麼難查的案件,選票都可以追根溯源,一旦不能溯源,同樣是舞弊的證據。目前線索很多,調查需要時間和人力,但早晚會水落石出。

鍾原認為,中共顯然了解更多其他人不知道的內幕,最大的可能是,中共直接參與了選票舞弊,自然直接掌握了第一手的內幕信息。假如習近平祝賀了拜登,之後法院判決特朗普總統獲勝,中共政權的風險就太大了。中共高層擔心,一旦激怒了特朗普總統,美國可能迅速加大反擊力度,包括軍事選項,中共政權將無法支撑。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