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熱之夏季,三伏已過二伏,偶爾之雷雨,帶來絲絲涼意與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氣反倒頻仍漸次多了起來。立秋後接續的炎熱感,也緩解了太半。

今年是個不太平的年份,歲在庚子,瘟疫肆虐,性命堪憂不虞。夏秋之交,癘疫似隱似現,無不令人提心吊膽。而秋冬與冬春際的即將到來,更使那份憧憬,陡然變得惴惴不安起來。臨窗望外,陰雨淅瀝纏綿,而此時的人心,儼然從天墜地的無根雨般,正茫然不知所措。然在我的心中,似這連綿不斷的雨澤,覺如是天意對暑意之消炎,更覺是蒼天之神佛汨汨流淌的淚水。彷彿在傾訴著對眾生無限之悲憫與眷顧;對將來之牽掛與擔憂。

秋雨如淚且如織,而眼眶亦隨之濕潤了。那是心地泛起的些許水花與陣陣漣漪之慈悲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