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總統大選日當天未出爐結果,幾日後都懸而未決,實屬史上罕見。截至美東時間11月4日凌晨2時,特朗普在幾個主要的關鍵州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北卡羅萊納州都取得了明顯領先優勢。一旦特朗普拿下這四州,選舉人票就將超過290張從而輕鬆獲勝。然而,多個州突然叫停計票,或是宣佈將郵寄選票統計時間延後,導致大選結果出現了離奇的逆轉。目前,大選舞弊成為外界普遍關注的焦點,分析這次大選中的一些異常之處。

密歇根州:暴增詭異選票之外的疑雲

在密歇根州的計票過程中,出現了極為不尋常的一幕,在特朗普的得票率領先拜登將近5個百分點時,總計票數從4,261,878張突然上升到了4,400,217張,總共增加了138,339張票,正好跟拜登的選票增加量一模一樣。

這意味著連續將近14萬張選票無一例外的都是投給拜登的,而沒有一張是投給特朗普的。從統計學的角度來看,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無限接近於0。

然而,正是這近14萬張選票,使得拜登與特朗普的得票率差距一下子縮小到了不足2個百分點。一位美國大選的觀察者將選情截圖上傳到推特後,立即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轉發。

後來,這個問題被證明是消息發佈方Decision Desk HQ的打字錯誤。在某個環節給拜登的新增數據後意外的多加了一個0,導致數據暴增10倍。儘管「14萬張詭異選票」的疑問得到了回應,但還是讓外界憂心是否計票過程中會出現其它類似但沒被發現的錯誤。

此外,該州安特里姆縣通常是共和黨的底盤。2018年人口普查統計有23,365人。然而,最初結果顯示,拜登在12,000多張選票中獲得了62.5%得票率,而特朗普為36.3%。共和黨人、州眾議員Triston Cole告訴當地一家廣播電台,這一結果令人懷疑。

網上還爆料,密歇根州郵政局內有人舉報表示,他的上級主管說,將那些11月4日選舉次日才送到郵局的郵寄選票蓋上11月3日的郵戳,以便能通過。「將它們與標準信件分開,以便給它們蓋『昨天的日期』檢驗通過。」

實際上,密歇根州要求郵寄選票的郵戳必須早於11月3日晚上8時前,才能納入計票。

11月4日,特朗普團隊已在訴諸法律,要求停止在該州繼續計票。

佐治亞州:「他們趕走監票員後偷偷計票」

美東時間11月4日,佐治亞州共和黨主席David Shafer在推特上發文爆料,在位於該州中北部的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計票人員謊稱要關閉投票站,便把共和黨的監票員趕回家,然後那些計票人員偷偷地繼續點票。

圖為聯邦眾議員喬丹11月5日參加在賓夕凡尼亞州舉行的停止盜竊大選活動。(Photo 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圖為聯邦眾議員喬丹11月5日參加在賓夕凡尼亞州舉行的停止盜竊大選活動。(Photo 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為何對外宣佈停止計票,卻背地裏偷偷地繼續統計?

同一天,David還爆料,在佐治亞州的查塔姆縣(Chatham County),共和黨觀察員發現一個不明身份的婦女將五十多張選票混進一堆未計數的缺席選票中。

媒體的大幅左傾、 虛假的民調

除了選舉舞弊之外,主流媒體的大幅左傾,也很可能是導致大選不公平的重要因素。

美國「媒體研究中心」在日前公佈的調查報告顯示,本次大選中,美國3大傳媒ABC、CBS與NBC在近3個月來,對特朗普的負面報道高達92%,而對拜登的負面報道僅為34%。

主流媒體對拜登的偏袒在拜登家族的「電腦門」醜聞中表現的更加淋漓盡致。人證物證俱全的情況下,大多數主流媒體卻對「電腦門」醜聞視而不見,裝聾作啞,採取不調查、不採訪、不報道的三不政策。

另外,美國報紙行業一直有個傳統,就是總統大選時為總統候選人背書。今年全美超過100家報刊媒體都表態支持拜登,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大報《今日美國》自1982年創刊以來,從未背書任何總統候選人,如今在拜登家族醜聞大面積曝光的背景下,卻公開聲明支持拜登。相比之下,為特朗普背書的報紙還不到10家。

特朗普曾感嘆,他最大的對手不是拜登,也不是民主黨,而是腐敗的媒體。

此外,美國的主流民調機構早在2016年就慘遭大選結果打臉。今年,民調機構的浮誇程度要超過2016年,在大選前一周預測拜登的支持度領先特朗普將近8個百分點,而結果是特朗普在大選中拿下了很多自己民調落後的州。

事實上,今年大選中,很大比例的民眾根本就不相信民調。然而,民調發佈者依然樂此不疲的更新、發佈虛假的民調數據,目的何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帶風向,變相做政治宣傳,為左派選民打氣的同時,誤導中間派選民。

社交媒體的偏見、 高科技公司強橫的不公審查

除了電視、報紙等傳統媒體的抹黑,特朗普總統還要面對社媒的偏見和高科技公司不公平的政審。

眾所周知,特朗普為了對抗主流媒體的假新聞,讓美國民眾聽到自己的聲音,常常在面書、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上發文。

然而,今年大選中,面書、推特卻直接揮舞起「中共式的言論審查」大棒,打壓不利於民主黨競選的帖文、影片,甚至直接封號。比如,《紐約郵報》因曝光拜登家族的醜聞,遭推特封號。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代理局長Mark Morgan因發文表示特朗普的邊境牆政策有效果,被推特冠以「仇恨行為」而封號。就在大選前幾天,面書上一個擁有近3萬成員、名為《新澤西女性支持特朗普》(New Jersey Women for Trump)的群被面書無緣無故給封了。

11月4日一大早,在各州開票結果漸漸出爐、結果明朗時,特朗普在面書、推特上先後發了兩個帖子,其中一則寫道:「今晚我將發表聲明。大勝!」這條貼文被面書標上了事實審核標籤,點入以後竟是面書自己的計票中心,其中特朗普獲得的選舉人票數,遠低於大部份媒體推定的初步結果。特朗普在另一則貼文中說:「我們票數大幅領先,但他們卻想盜竊選舉成果。我們絕不會讓他們得逞。投票所關閉後,投下的選票不能算數!」這一條貼文,被面書和推特限制。

而曾以「不作惡」為企業座右銘的谷歌也卸下了偽裝。2019年6月,一份秘密影片被曝光,其中谷歌高管Jen Gennai稱谷歌公司自2016年起,就致力於訓練、改進其人工智能AI的算法,試圖以影響搜索結果的方式,影響美國大選,進而阻止2020特朗普連任。谷歌旗下的YouTube平台也對影片做政審,把很多不利於民主黨的影片貼上黃標,以經濟壓力逼迫YouTuber自我審查,減少為特朗普、共和黨和傳統理念發聲。此外,谷歌翻譯也配合造假,誤導中文用戶。比如,輸入「Biden just lost the election」,翻譯成中文卻成了 「拜登剛剛贏得大選」……

拜登選情桑榆暮景自信從何來?

從10月中旬開始,特朗普總統參加各地競選活動造勢時,支持者總是人山人海。而拜登競選集會中,出席者往往是門可羅雀,汽車也經常被拉來當觀眾。更甚者,在大選前期民主黨人反水的事屢見不鮮。

儘管如此,看到特朗普在頻繁集會中的競選勢頭如日中天,拜登似乎並不著急,常常躲在地下室裏,很少出來參加大型拉票活動。對於大選是否會贏,拜登似乎是信心滿滿。他在大選前的一個小型集會上告訴選民們,他不需要那些選民的選票就能當選總統。

那麼拜登的自信到底來自哪裏呢?會不會跟選舉舞弊有關?大選前,拜登在一次採訪中脫口而說:「我認為(我們會贏),(因為)我們組成了美國政治史上最廣泛、最具有包容性的選舉欺詐組織。」

如果拜登是大實話給說漏嘴的話,可能人們就不難理解為何佩洛西也放出話來:「無論11月3日的投票結果如何,拜登都將獲勝」。

結語

對比現在出現的種種詭異局面,左派們那些不合常理的言論似乎已經昭然若揭了。

此次大選的最終結果不僅美國在關注,全世界都在關注。美國民主制度是世界的典範,這場選舉的最終結果將影響重大。相信特朗普總統、選民和社會大眾不會答應這樣一場世紀選舉被這樣不公地操弄,一場尋求公正與真相的努力一定會相應展開。

我們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