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劇情跌宕起伏、令人眼花繚亂。有數個關鍵州因選舉涉嫌舞弊進入司法調查。有專家認為此次大選主角只有一個——特朗普。特朗普喚醒世界,呈現新舊兩種分野,舊勢力瘋狂反撲,想將美國拉回舊秩序。

美國華裔政論員陳破空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之所以覺得這次大選只有一個主角特朗普,是因為投票人表現的意向很清楚。「因為特朗普這個人是一個現象、是一種運動、是一種革命。他喚醒了美國、喚醒了世界,讓這個世界可以看到新舊兩個分野。」

「那麼喜歡特朗普的人,支持特朗普的人是在支持一種變革,支持新的一種運動和革命。美國覺醒、西方覺醒,反擊共產中國,而讓美國再次強大再次繁榮。」他說。

「反過來,反對特朗普的人是要維護舊秩序、舊的一套,就像那些華爾街的大亨、跨國公司的老闆、荷里活的富豪,還有東西方的國際勢力,包括共產中國、包括歐洲的綏靖主義者。那麼他們都希望繼續的全球化,然後希望從美國獲利佔美國的便宜,尤其共產中國要佔美國的便宜。」

陳破空進一步分析,特朗普的出現打破了這種舊秩序,所以2020年大選在美國選民中就看得很清楚,「投特朗普票的人明確說是支持特朗普、喜歡特朗普。希望美國重新強大,重新繁榮。」

近日的美國大選,劇情跌宕起伏,引起全球關注。(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Samira Bouaou/大紀元)
近日的美國大選,劇情跌宕起伏,引起全球關注。(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Samira Bouaou/大紀元)

但凡有記者去採訪投拜登票的人,他們都非常不明確。「他們當中大部份是因為不喜歡特朗普,為反對而反對投了拜登的票。也就是說,民主黨不管推出是甚麼人,他們都會投他的票。」

他批評說,「這些反特朗普反到失心瘋這麼個程度。」

特朗普打破了過去全球化運動

陳破空分析了美國反特朗普現象的深層原因,「特朗普這一場運動讓美國再次覺醒、再次強大、再次繁榮,其中一個要點就是打破了過去全球化。因為全球化運動是讓美國受損,讓美國的公司資本、技術和資金都移到其他國家,尤其移到中國。」

在全球化中獲利者,他認為主要是兩個:第一是共產黨中國獲利,因為就像特朗普所說的拿美國的錢重建了中國;第二個獲利的是跨國公司。他們不在乎美國工人丟飯碗、不在乎美國產業工人的損失、農民的損失,他只要能夠大賺錢,到中國或者是其他類似的國家,那裏有廉價的勞動力、最低的人權標準、最低環保標準、最低的成本來賺最大的利潤。

他認為,美國左派媒體或者美國科技巨頭的社交媒體,跟民主黨、華爾街、荷里活和跨國公司是一條線。「因為他們都想做跨國的生意,在美國他們可以批評政府,有充份的言論自由,但是他們到專制國家像中國卻要遵守中共的所謂法律,也就是向專制磕頭,荷里活也是。」

他強調,以追求利潤為主的那些跨國公司就形成一個廣泛的反川聯盟。「這個反川聯盟在美國的勢力很大,在國際上的勢力也很大。不管是在美國境內還是在美國境外,它都是舊勢力,就包括像歐洲的德國和法國,他們是綏靖主義者,他們也在推福利主義或者是某種形式的社會主義。」

他認為,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這場變革,首先是沉重地打擊了共產中國,也打擊了跟中共做生意的這些美國高科技公司的社交媒體。

「由於媒體大戰,中共不斷地驅逐美國的媒體,包括《紐約時報》、CNN等,令他們也感到非常的沮喪,他們不把這種責任歸咎到中共頭上去,卻歸咎到特朗普頭上。」

他強調,可見這種反川聯盟的舊勢力的龐大、巨大。

美國左派媒體反特朗普經歷了四個階段

陳破空認為,體現在媒體上,其實美國左派媒體反特朗普經歷了四個階段:首先在2016年大選,他們就看不慣特朗普這種新的運動和革命,他們出口假民調來誤導選民,但是他們那一次失敗了,特朗普當選了。

第二階段就是過去特朗普執政的四年,這些左派的主流媒體一致成為特朗普的掣肘,不報特朗普的成績只報特朗普的不是。比如特朗普在中東和巴爾幹半島謀取的和平,這是巨大的歷史性的和平,足以得多個諾貝爾和平獎。他們不報道,隻字不提。

還有特朗普的經濟成就,包括最高的就業率、最低的失業率、最好的經濟增長、最高的股市等,在左派主流媒體幾乎是不存在,他們就報道特朗普的一些語言,這個不當、那個不當。

第三階段就是這次選舉特朗普是要爭取連任。他們這次比2016年製造假民調、假消息更離譜,誇張的幅度比當年希拉莉跟特朗普的還要大。「甚麼拜登明顯領先十四、五個百分點,搖擺州領先六到八個百分點,這都是想誤導選民。廣義上來說他們就是一種欺詐、一種舞弊。」

第四階段就是現在選舉結束之後出現紛爭、出現法律訴訟,他們也開始選擇性地庇護拜登,單方面地去報告一些不利於特朗普的事情。

舊勢力猖獗 特朗普戰鬥不易

陳破空強調,「他們已經在選舉中民調失敗,但是他們現在進入第四階段就是死死捍衛拜登和民主黨,要想讓復辟成功,實踐這次美國國內外勢力的總復辟,想恢復舊秩序,所以舊勢力捲土重來。」

他進一步闡述,而且主流媒體在中間還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那就是集體遮掩拜登家族的醜聞,不報道或者隻字不提。而拜登家族的這個醜聞是實錘的,可以說是非常鐵證如山的。

「這完全是違背了媒體作為中立、客觀和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這些基本的宗旨,還包括一些社交媒體,甚麼推特、面書等等。這是對美國民主和憲政的妨礙。」他說。

「現在特朗普和特朗普代表的這個革命性的力量,進步的力量就面對這樣一個挑戰。所以這些都可以看到舊勢力這種頑固、這種猖獗,而這些舊勢力主導他們的是一種利益。」

2020年11月6日,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在馬里科帕郡選務中心(Maricopa County Elections Department office)外。(BRYAN R. SMITH/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6日,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在馬里科帕郡選務中心(Maricopa County Elections Department office)外。(BRYAN R. SMITH/AFP via Getty Images)

他舉例說,就像這一次民主黨和拜登陣營募集的資金是特朗普和特朗普陣營的二倍。因為他們背後有華爾街的老總、大財團、跨國公司的老總、荷里活的富豪,或者高科技這些巨鱷、商業巨鱷等在背後支撐。

「所以美國國內外的舊勢力都希望出現一次總復辟,把整個美國拉回到過去舊秩序。這個舊秩序只會有利於共產黨中國,再一個有利於跨國公司,當然也有利於那些因為跨國公司支撐而執政的這些腐敗家族,就像拜登家族。」他說。

「如果不能找到法律條款和憲政條款對他們進行問責的話,至少他們在道德上應該遭受各方的譴責。」

陳破空認為,特朗普在滾滾逆流之中不是孤身奮戰,現在受到是民間的支持、草根的支持、工農大眾還有覺醒的這些少數族裔包括拉丁裔、亞裔、黑人等的支持,但是他在商業上大資本家的資金來源都比較少,所以特朗普的戰鬥尤其不容易,他依靠的就是美國人民。

他強調,如果說拜登依靠的是所謂主流媒體,就是左派媒體壟斷了輿論,但是特朗普卻依靠的是美國的主流民意。因為很多客觀的民調都顯示美國的大部份民眾,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民眾都是反感共產中國、反擊共產中國,都跟特朗普站在一邊的。

中共在背後也扮演著相當的角色

拜登在競選中表示,俄羅斯是美國最大敵人,中共不是美國最大敵人,陳破空認為,拜登競選是逆民意而動,「完全是靠錢撐起來的、靠大資本家、大財團撐起來的。遙遠處共產中國究竟扮演了甚麼角色,在背後這個還有待去研究和考證,但我相信他們在背後也扮演著相當的角色。」

陳破空舉例,特朗普政府本來是禁微信、禁抖音的,但是有些聯邦法官卻出來挑戰這個禁令,使這個禁令一時無法運行。「大家都知道中共通過微信和抖音在大規模地收集外國人的信息,收集美國人的個人信息。那不排除中共收集了這些信息之後可能會做手腳。」

今年上半年,美國海關CBP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截獲近2萬張假駕照,主要來自中國和香港。圖為去年秋天,美國海關截獲的從中國運輸到紐約的假駕照。(CBP網站截圖)
今年上半年,美國海關CBP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截獲近2萬張假駕照,主要來自中國和香港。圖為去年秋天,美國海關截獲的從中國運輸到紐約的假駕照。(CBP網站截圖)

他還介紹,美國海關不斷地發現從中國非法寄過來仿真的美國人的駕照、身份文件、警徽等等,山寨得微妙微肖。有可能很多都沒有被發現,走私進入了美國。那這些假身份證投入到了民主黨所控制的這些州或者縣有可能發揮了作用。

他還表示,「這些我只能說是一個推斷,我認為美國的相關的執法部門應該要做相應的調查,包括計票機或者是軟件或者是冒充的這些證件,都應該做廣泛、徹底的調查。」

「另外包括歐洲的綏靖主義者恐怕在背後也扮演了相當的角色,最大的外國勢力恐怕還是中共。套用一句中共那邊的話叫國內外敵對勢力,特朗普的確面對國內外敵對勢力。這是一個非常艱苦艱險,非常不容易的戰鬥和戰爭。」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