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螞蟻集團被約談及暫緩上市引起廣泛關注。有消息稱,習近平親自叫停了螞蟻集團的上市,引發中共監管層對上市民營金融科技公司的從嚴管理。多家排隊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受殃及,皆戰戰兢兢恐步螞蟻後塵。

消息稱習近平親自叫停了螞蟻集團的上市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珊德(Henny Sender)近日撰文指出,知情人士透露,正是習近平本人拔掉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集團的上市插頭。

珊德指出,螞蟻集團一直是中國金融業既得利益者的威脅,包括信用卡公司中國銀聯與國營銀行。

螞蟻雖以支付公司起家,在中國流動支付佔有優勢,但近年其跨足先前被國有銀行壟斷的獲利領域。如今螞蟻最大的利潤來自於貸款業務,而對像聚焦在較小客戶。

珊德稱,中國監管機構與銀行,一直努力遊說抑制螞蟻日益坐大的支付與放貸優勢地位。

但此前螞蟻集團一直受到中共監管層的支持,擴張及上市過程中幾乎一路綠燈、僅用57天就走完註冊程序;從遞交招股書到上交所同意發行上市僅用25天,被稱為「火速」過會。

時事評論人陸天明認為,馬雲的螞蟻集團及阿里巴巴一向被認為有中共高層某些家族勢力的支持,才能在擴張過程及取得牌照過程中得到放行,否則根本不能走到如今金融互聯網巨頭的地位;而要想動螞蟻集團,極可能需要中共最高層的首肯。

習近平對螞蟻集團的親自定調,或揭示了習對螞蟻集團背後的政治勢力察覺到威脅,開始警告甚至是打擊該政治勢力對金融經濟領域的控制和進一步滲透。

陸天明表示,螞蟻集團被整肅不僅僅是馬雲的言論觸犯了中共高層,而且涉及中共高層不同派系的權鬥。

受螞蟻集團殃及 等待上市的大陸金融科技公司皆戰兢

螞蟻集團被約談及暫緩上市後,顯示出中共最高層對螞蟻集團及金融科技公司的定調。

大陸中共媒體及監管層看到風向,立即開始將螞蟻集團推向「熱鍋」,不斷發聲及採取各種措施對螞蟻集團施加壓力。

在螞蟻集團被中共央行等四部門聯合約談後的同日(11月3日),銀保監會與央行迅速聯合發佈「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簡稱:小貸管理意見稿),擬進一步對金融科技公司進行約束。此前11月1日,中共央行已經發佈「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簡稱:試行辦法)。

「徵求意見稿」第九條顯示,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所使用的互聯網平台營運主體的註冊地,與該小額貸款公司的註冊地在同一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域內。註冊資本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跨省級行政區域經營則不低於人民幣50億元。

新規中還有另外一些條款,如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1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4倍等,都加大了一些互聯網平台轉型為小貸公司的難度。

有分析稱,未來大陸金融科技公司將面臨上市難度進一步提升的處境。

據「界面新聞」統計,當前螞蟻集團之外,多家互聯網巨頭都不符合上述要求,包括提交了招股書、目前已經完成上交所首輪問詢的京東數字科技公司(京東數科)。符合要求的螞蟻集團都被約談及暫緩上市,其它不符合要求的金融科技公司更是戰戰兢兢。

業界認為,無論是螞蟻上市暫緩,還是新規陸續出爐,背後都是中共監管層進一步限制及約束民營金融科技公司,可能直接影響正在等待上市的同類型金融科技公司,包括京東數科及馬上消費金融公司(馬上消金)。

「界面新聞」新聞稱,就在螞蟻集團被曝出暫緩上市當晚,一名京東數科內部人士透露,目前正在籌劃和監管溝通的事宜,尋求與監管溝通的機會。顯然其不想步螞蟻集團後塵。

京東數科於9月11日披露的招股書顯示,計劃募資約200億元,目標上市估值在2,000億元左右。

受到影響的還有馬上消金,一家有望成為首家上市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該公司於9月11日獲批公開發行A股股票,同樣也在籌備上市進程中。

陸天明說,取消螞蟻上市的後續效應有許多,不僅釋放出在大陸不允許言論挑戰中共監管層的信息,而且政策的出台會殃及大批民營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