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秀榮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然而家已支離破碎,她的三位親人淒慘地離開了人世。

弟弟高一喜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後的第9天離奇死亡,腹腔內的器官全部被掏空,疑似被活摘器官。90歲的老母親痛失愛子,天天以淚洗面,淒然離世。老父親在兒子被害死前,經歷了警察的一次次的抄家、連番恐嚇,承受不了精神壓力而撒手人寰。

高秀榮,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穆稜法輪功學員,於2014年被綁架枉判,遭受黑龍江省女子監獄4年的摧殘。2018年6月3日,出獄後得知弟弟被害死,母親含冤離世。自2020年9月,她被穆稜公安局副局長周忠森停發退休金,身份證至今仍被扣發。

2018年高秀榮出冤獄回家的當天,前往牡丹江市穆稜鎮派出所辦身份證,片警王學義讓她去身份證處辦理。隨後,高秀榮去辦了身份證手續,被告知一周後取。

當高秀榮去取身份證時,被告知她的身份證被轉到了公安局,得去穆稜公安局周忠森副局長那取。

高秀榮又去找到周忠森,周說:「現在不給你,兩年之後再給」。高秀榮又多次去找他,他說:「你沒身份證,這不活得好好的嗎?」

當高秀榮再次找他時,他推脫說,是上面不讓給,她是個「特殊人物」,上面很關注。後來,周還威脅她說:「信不信我說停你的退休金就能停?我就說了算。」

2019年11月,高秀榮再次去要身份證時,周忠森揚言:「你每天都要來我這一趟。」意思是讓高秀榮每天都去他那兒報到。高秀榮沒有再去。

2020年9月,周忠森停發了高秀榮的退休金。當高秀榮去找周忠森討要退休金時,周毫不避諱地說:「如果不用這種方式怎麼能找到你?」

周忠森還指使片警王學義一次次地敲門騷擾高秀榮,並迫使林業社保讓高秀榮拿出當年對她的判決書。

社保人員對高秀榮說:「只要你簽個字,承認你被判刑4年就可以,否則,我們就把你往上交,我們社保就不管了,不是嚇唬你。」高秀榮跟她們講法輪功真相:「信仰是無罪的,我修煉『真、善、忍』何罪之有……」

整整2年的時間,周忠森非法扣押高秀榮的身份證,現在不但停發了她的退休金,還要讓她退回4年的退休金。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高秀容多次遭受迫害,曾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後遣送到當地派出所關押了好幾個月,被罰款2,000元人民幣,還被拉到穆稜鎮中心大街遊街,遭受侮辱(中共為恐嚇老百姓常用的手段)。

2000年,高秀榮被警察粗暴抓走,非法勞教1年半。她因絕食反迫害身體虛弱,被送往哈爾濱勞教所時不被接收。當地政法委書記董文會(音)請勞教所的人吃飯,硬把她送進去勞教。期間她遭受了種種折磨,回來時家人都認不出她來了。

2007年,她再被冤判3年;2014年6月4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綁架冤判4年,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受迫害。

在遭受冤獄4年的非人迫害後,高秀榮身心俱疲地回到家,面對的是一個淒慘破碎的家。隨後她的身份證被扣,給生活帶來不便,現在又停發了退休金,使原本困難的生活雪上加霜。

周忠森和王學義兩人參與迫害了高秀榮的全家。

2012年就因在門上貼了一副讚揚法輪功的真相對聯,片警王學義領一幫人來到高家抄家翻錢。高一喜為躲避迫害,被迫流落到牡丹江,生活很艱苦,常常只能喝粥就著鹹菜。

2016年4月19日晚近11時,高一喜被牡丹江市先鋒分局夥同國保,撬門砸鎖綁架,並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看守所。令人震驚的是,僅僅9天,原本健康樂觀的高一喜被迫害致死,年僅45歲。目前高一喜的遺體仍寄存在殯儀館裏,至今辦案官方仍不給個說法,更拒絕家屬看遺體。

高一喜。(明慧網)
高一喜。(明慧網)

高秀榮的妹妹高秀清不畏當權者的強暴,頂著巨大的壓力,找相關部門給弟弟高一喜討說法,遭到跟蹤、威脅,甚至被牡丹江國保下令非法關押了15天。

在高一喜被迫害致死前,片警王學義一次次帶警察非法闖入高家,不管白天還是黑夜,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就抄家,翻箱倒櫃,搶錢及他們看得上的物品。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家破人亡,高秀榮的一家是這些悲慘遭遇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