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這幾天,大家都感受到了美國這次大選的激烈,其過程可以說驚心動魄。

特朗普陣營已在五個州提起法律訴訟

現在的狀況,大選注定要進入司法程序才能有結果,原因是投票站普遍出現舞弊的現象,手段可以說五花八門,所以特朗普陣營已經至少在5個州提起了法律訴訟。

這樣一來,無論哪一方通過媒體或其它甚麼方式,宣佈自己已經在某個州贏得選舉人票,或者宣佈自己贏得總統大選都是無效的。

特朗普在選舉日(3號)半夜發表公開講話的時候已經明確指出,大選出現了欺詐,他將訴諸聯邦最高法院來解決選票舞弊問題。隨後,他的競選團隊宣佈已要求威斯康辛州重新計票,並在密歇根州和賓夕凡尼亞州提出訴訟。

在4號晚間,特朗普陣營於第四州喬治亞州提起訴訟,要求沙塔縣選舉委員會按照法律規定將大選日晚間7時過後才寄達的選票分開鎖好,確保這些選票不被納入計算。

而根據霍士新聞最新的消息,特朗普競選團隊將在內華達州提起訴訟,指控拜登「選票欺詐」。

這是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選票中是否存在虛假選票?

在這麼多紛繁的信息裏,究竟哪些是客觀真實存在的呢?下面做個簡單的梳理。

首先最關鍵的問題,此次大選的選票中是否存在虛假選票?答案是肯定的,不但存在虛假選票,而且數量還非常龐大。

此次大選估計總數有1億5千萬選民投票,投票率創1908年以來112年最高紀錄。如此龐大的工作量,出現一些錯誤是正常的。

但根據「司法觀察」一項研究顯示,美國有至少3百多個縣的選民登記率超過了該縣人口中合格選民的總數,這顯然遠遠超出了正常情況下的錯漏、失誤的範疇。

研究還發現,而全州登記率超過100%的就至少有8個州,分別是密歇根、科羅拉多、緬因、馬里蘭、新澤西、羅德島、佛蒙特和阿拉斯加。

就是說,登記的選民與實際選民之間的數量差距接近2百萬,這個注水的比例已經非常大了。

那麼郵寄選票的問題,會導致被計算的實際選票又遠遠超出登記選民的數量,這等於是二次注水,最終的虛假規模會達到甚麼程度,實在無法想像。

大選日之後的郵寄選票

近日,在網絡上熱傳的一個視頻,可以讓我們窺見這個巨大冰山的一角。

一個來自美國郵政USPS內部的「吹哨人」,對美國非營利新聞組織「Project Veritas」爆料說,在11月4日早上,密歇根州的特拉弗斯市郵局負責人要求員工把所有新的郵寄選票都放在特殊的箱子內,然後手工蓋上11月3日的郵戳,再裝入快遞郵袋中,以便員工們把它們帶到加菲爾德路附近的郵寄分揀設施內,冒充有效郵寄選票。

根據密歇根州法律規定,郵寄選票必須在選舉日(11月3號)晚上8點之前收到,才能被計入有效選票。密歇根州上訴法院確認了這一期限。因此,該州選舉委員會是否接受了大量實際上在4號之後才到達的郵寄選票,是一個巨大的疑問。

這個「吹哨人」還明確點出了下令偽造選票郵戳的這位郵局主管是喬納森克拉克。採訪的記者隨後致電克拉克,但對方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郵寄選票存在巨大的漏洞,最關鍵的一點是,在選民和實際投票箱之間缺乏一個監護權的鏈條。

主流媒體一直在大肆渲染郵寄選票多年前就已經實施,早已證明有效等等,這是一種惡意的混淆概念。

美國早已存在「缺席選票」

「缺席選票」是指因為工作、旅行、駐外軍人或政府人士等等,因為不能親自到投票站投票,可以提前申請,經過驗證投票資格可以得到一張選票,填寫之後再寄回去。這個「缺席選票」的最大特點是:每一個投票者的資格是經過驗證確認的。

但是,現在很多州實行的郵寄選票,根本沒有對選民資格做審查和認定,這就存在巨大的舞弊空間。大批非法移民和冒用死亡者身份的都可能投票,這就是為甚麼很多關鍵搖擺州出現投票人數超出註冊選民人數的一個原因。

事實上,特朗普在6月22號曾經發推說:被篡改的2020年選舉:數百萬張郵寄選票將由外國和其他勢力打印,這將是我們時代的醜聞!

就我個人的理解,特朗普把「外國」和「其他勢力」並列,凸顯這個「外國」與眾不同,很可能是特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 

我們不妨留此存照,待以後真相大顯的時候,再來對照一下,看看中共是否與這次空前的大選醜聞有關。

11月5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一個點票站的場景。(Getty Images)
11月5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一個點票站的場景。(Getty Images)

計票過程有太多疑點

除了在選票本身上的舞弊嫌疑,更多的就是在計票的環節,出現太多的疑點,甚至疑團。在威斯康辛和密歇根這兩個目前最關鍵的搖擺州就出現很大的疑團。

在威斯康辛州,最大的疑團發生在選舉日午夜0:59分到1:46之間,在短短47分鐘內,拜登選票暴增了156,009張;特朗普增加了37,621張選票。兩人加起來一共增加19萬多張票,而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總計票比例從94%增加到了95%,也就是增加了1%。這是一道並不複雜的算術題:如果19萬選票只佔比1%。那麼選票總數就應該是1900萬。但問題是,威斯康辛州總人口只有575萬,這1千3百多萬張選票是哪裏來的?

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一名選票監督員證實,在選舉日午夜時,至少有3輛車抵達檢票中心,卸下了超過13萬張選票,這一幕就發生在密歇根停止計票以後。而當重新開始計票,她驚訝地發現,這批選票幾乎百分百都是拜登的選票,而這些選票都是在法定截止時間之後才送到選區。

這份證詞的可信度相當高,因為這個說法和特朗普律師協會成員凱利索萊爾出示的視頻和照片是一致的。同時,底特律華人保守聯盟主席蓋瑞楊,他同時也是底特律檢票中心的計票監督員,他在新唐人熱點互動的節目中就證實,因為中間計票暫停他離開了一段時間,但當他回來的時候發現拜登在當地的計票信息從領先特朗普6、7萬一下飆升到了20萬,這個差距也和剛才那位女監督員的證詞相契合。

也就是說,至少有3個獨立的來源都證實,在底特律這個檢票中心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情。

在亞利桑那州,有大量特朗普支持者的紅區被發現當地使用了sharpie筆來填寫選票,結果被視為無效。

至於說阻攔共和黨選票監督員進入計票現場,甚至趕出計票區還不算,還要用紙板公然遮擋玻璃窗,不讓監督員看到等等,更是在密歇根和賓夕凡尼亞州等多地出現,這完全是肆無忌憚的違法之舉。

特朗普曾多次表明,他絕不允許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不允許美國變成委內瑞拉。但一個非常詭異事實是,委內瑞拉的選舉就是這樣的:當馬杜洛看到民主派反對黨的候選人要獲勝的時候,就停止計票。一段時間後,他們宣佈自己票數大增,再後就是宣佈自己取得大選勝利。

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看,美國事實上已經出現了「委內瑞拉化」的某些先兆。

特朗普團隊採取法律行動

根據特朗普陣營的信息,現在他們至少獲得了數千件大選舞弊的舉報和相關證據,他們正在迅速採取法律行動。

特朗普在5號的推文直接說:最近拜登宣稱贏下的所有州都將因選民欺詐和州選舉欺詐而受到我們的法律挑戰。大量的證據——看看媒體就知道了。我們會贏的!

特朗普的兒子艾瑞克‧特朗普也發推呼籲民眾,把自己在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內華達州、喬治亞州和威斯康辛州發現的選舉欺詐證據都公佈出來或提交給特朗普團隊。這次大選很可能引發美國歷史上空前的法律大戰。

11月5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一個點票站的場景。(Getty Images)
11月5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一個點票站的場景。(Getty Images)

大選舞弊的兩大後果 或摧毀民主黨

民主黨的信譽將徹底破產難以在社會立足

民主黨正在進行一場「梭哈」式的豪賭

首先,民主黨事實上已經為了這次大選押上了所有的賭本,一旦取勝,他們就能獲得一切,美國將從此按照他們的社會主義藍圖被迅速改造。奧巴馬無論在自己當政的時候,還是在替拜登站台助選的時候,都不斷在重複「change」這個核心詞彙,他嘴裏的變革是甚麼?實際就是要把美國社會主義化,這和中共建政之初喊出的「改造」其內涵是一致的。

但所有這些社會主義改造的動力,都來自一個必不可少的前提,就是他們要掌握權力才行。所以民主黨這次動員了幾乎所有的資源來打這場內戰,不僅包括在他們掌控的地盤,也包括了大多數主流媒體、科技寡頭、華爾街大鱷,還有他們視為盟友的共和黨建制派。

而最危險的是,他們甚至不惜賠上整個民主黨的聲譽來大搞舞弊,即「孤注一擲」。因為一旦這些舞弊真相被揭露,民主黨不但會失去這次大選,他們甚至會失去未來至少二十年之內的大選。

主流媒體已經成為最大輸家

事實上,選舉走到現在,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已經成為了最大的輸家。儘管他們都多次公開宣稱,自己在2016年後對民調方法進行了改進,這一次的民調準確度和代表性都毋庸置疑等等,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仍然是主流媒體再次被選舉實況無情打臉的事實。

這場法律戰如果最後能夠證明,民主黨的確存在系統性的、有組織的大規模舞弊行為,那麼民主黨的信譽將徹底破產,他們自身不但將難以在美國社會立足,面臨要麼徹底改組、要麼長期沉淪的命運,而且這一大批媒體、寡頭等等也注定要為他們陪葬。

美國大選制度 可能會出現大幅變革

美國大選制度規定選舉是屬於州權的範疇,即各州有權自行決定選舉事務,聯邦政府不得干預。

但這次大選凸顯出一大問題,就是民主黨掌控的州拚命推行郵寄選票,事實上已經造成選舉日選票截止的制度在很多地方形同一紙空文,等於為選票舞弊大開方便之門。

如果美國能夠順利度過這次內戰以來最嚴重的憲政危機,能夠重新回歸公平、正義的價值基點,很可能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反思。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我想進一步推動選舉規範化恐怕是勢在必行之舉,對選舉事務佔據主導地位的州權予以某種程度的限制或加強監督,恐怕也是不可避免的。

民主制度並不是萬能的,在面對極權勢力滲透的時候,也不是戰無不勝。世間萬物都有生老病死,連石頭都有分化粉碎的一天,何況一種在近代才產生的社會制度。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在美國建國之初就指出:「我們的憲法只是給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制定的。它完全不適合治理其他類型的人。」而非常有意思的是,共產主義的標誌性人物史太林也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投票的人甚麼都無法決定,只有計票的人能決定一切。

這兩位名人剛好從一正一反的角度說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道德和正信,才是一切社會制度的最重要的基石,才是一個偉大國家、偉大的制度的根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