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民主黨提名人、前副總統祖拜登之間的總統選舉,在選舉日當天沒有結果,這並不奇怪。將繼續清點選票,在選票非常接近的地區很有可能重新計票。最後很可能告到法院。

我們知道的是,共和黨人在眾議院新增了席位,在參議院有可能還是保持多數席位。雖然總統競爭太激烈,但我們有幾個明確的結論。

首先,特朗普讓人們對政治的興趣和參與度增加。我們有1900年以來最高的投票率,預計有資格投票的人中有近70%參加投票。這太棒了。

第二、民調錯了,錯了,又錯了。在聽了幾個月民調專家對民主黨大獲全勝的預測後,我們知道,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民主黨沒有大獲全勝。從現在開始,當你聽到民調時,就想到了「不可靠」。

第三、民主黨喪失眾議院的席位,議長南希‧佩洛西的權力將減少。極左聯盟的聲音會越來越大,這可能導致眾議院在2022年轉向共和黨。

第四、美國幾乎對等地分裂成兩半,但主要城市和農村地區也存在分裂。民主黨人的口頭禪是,這是由於大都市地區人口結構的變化。與2016年相比,特朗普在德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獲得的拉丁裔選民的支持率大大增加。

德薩斯州斯塔爾縣(Starr County)的拉丁裔居民佔96%,是美國所有縣中拉丁裔居民比例最高的。在超過98%的該縣選票中,拜登領先5個百分點,而在2016年,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克林頓以超過10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勝。特朗普在美國黑人中也拿下了較大比例的選票。

雖然民主黨人推銷人口分佈決定命運的概念,這有失偏頗。鼓吹人口分佈決定命運,這是基於人口統計學把個人歸為某個群體的一種偏見。民主黨人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第五、我們需要將選舉基礎設施與現代世界接軌。這次選舉似乎正在從投票站轉戰到法院。令人震驚的是,各州不能更快、更一致地報告選票結果。因為我們是一個共和國,投票活動由每個州的州務卿控制(在佐治亞州,這些活動由縣級官員管理和控制),所以各州的計票存在巨大差異。

正如科林‧卡姆巴赫(Colin Kalmbacher )9月15日在《法律與犯罪》(Law and Crime)雜誌上寫道:「賓夕凡尼亞州州務卿凱西‧博克瓦爾(Kathy Boockvar)向各縣發佈指導意見,地方選舉官員不能進行現場簽名分析,這意味著不能因為選舉官員認為選票信封上的選民簽名與檔案中的簽名不一致而拒絕接受選票。」

此外,在賓州,過去只有在選舉當晚8點之前收到的選票才會被計算,現在該州允許11月6日之前到達的選票都被計算在內。

第六、全國媒體明顯偏向民主黨。不管這是由於他們個人對特朗普的不屑,還是因為他們大多是從偏向民主黨的大都市地區報道,他們不代表許多美國人的觀點。隨著互聯網絡、線上新聞頻道的出現,以及在美國任何地點都可廣播,傳統新聞媒體已經開始分裂,最終將以我們無法想像的方式重新整合。

第七、隨著總統選舉結果從計票階段轉入法庭,本周將需要法律專家。預計新聞報道將集中在藍區與紅區上,選民進一步分化。

最後,在選舉結果如此接近的情況下,無論最後誰贏,都沒有板上釘釘。我們都可以喘口氣,後退一步,想想我們如何能夠一起努力,甚至與那些處於對立面的人一起努力,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好。

僅僅大喊對方是錯的是不夠的。與其訴諸於譴責,我們可以用一點智慧的謙遜和好奇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很好了解彼此和自己。#

原文What We’ve Learned So Fa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姬‧金里奇‧庫什曼(Jackie Gingrich Cushman )是一位全國性的專欄作家、獲獎作家,同時也是Learning Makes a Difference Foundation的創始人。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