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科技公司之一、互聯網金融巨頭螞蟻集團,號稱創下全球史上規模最大IPO(首次公開發行),卻在上市前一天直接被叫停,震驚全球金融市場。專家分析,私人企業若要在中國壯大、成功,都要走官商勾結這條路,螞蟻集團規模大到即將無法控制,觸碰到了中共的紅線,遭到打壓是必然的。

螞蟻集團原先11月5日將在上海(A股)、香港(H股)同步上市,但在三大核心人物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2日遭中國四大監管機構約談後,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聲明,以「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為由,暫緩螞蟻科技集團上市。外界認為,這與馬雲近日批評政府金融監管體制有關。

路透報道表示,中共官方之所以盯上螞蟻集團,是衝著支付寶的小額貸款業務而來,中共政權擔心快速成長的線上貸款,會造成金融板塊系統性風險。且截止今年6月,螞蟻放款總額達到1.7兆人民幣,等於全中國所有金融機構短期消費貸款放款總額21%。

取代銀行功能? 中共先下手為強

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台灣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特聘教授林文程,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螞蟻金服這個創新的金融服務,業務包括電子支付和其它電子金融服務,提供財富管理和小額融資,金額還可以存在平台裏,甚至使用者還可獲得平台所支付的利息,「這等同變相是銀行的功能了」。

他說,這涉及到很多利益,螞蟻集團掌握了所有民生生活,等於是獨立於中共官方的另一經濟體。林文程說,「對共產黨而言,螞蟻集團就是個龐然巨獸。」如果不是由中共官方來實質控制,中共是絕對不會允許私人企業壯大,過去幾年中共聲稱的「國進民退」政策,就是壯大國有企業,控制私人企業,包含日前馬雲從阿里巴巴被逼退了,都是出於這個緣由。

螞蟻金服除了電子支付服務(支付寶),另有近四成的獲利方式是來自微貸科技。尤其螞蟻金服內的「借唄」、「花唄」等服務目標客群為90後的年輕人;也就是說,馬雲作為貸方或將能掌握這些「中國的未來」。外界也都認為螞蟻金服是相當有利可圖,國內外投資者趨之若鶩。

螞蟻IPO暫緩 兩千億資金套牢

目前5家國有基金,對該集團的股市資產投資高達600億人民幣,但隨螞蟻集團創辦人馬雲等高管遭監管約談後,暫停在香港、上海上市。透過5家基金投資螞蟻集團人數超過1千萬的中國散戶,也要求向螞蟻集團收回資金,或要求取消長達18個月的閉鎖期,以贖回資產。

林文程談到,中共政權對私人企業必須擁有100%操控,所有經營、人事命令都由黨說了算。要誰退,就必須退下,或是斬斷金流,讓企業無法經營下去。很多私人企業在中國能夠經營,都是靠關係、特許才能發展。

這次上市前一天喊停,林文程認為,就是中共政權想要對付馬雲,因馬雲不受控制,也無法完全與中共政策配合,自然成為被打壓整肅對象。過去很多中國企業家都難逃這個命運。對中共而言,尤其不能讓螞蟻集團在馬雲的指導下,變成一個龐然大物,以後難以控制。

成為另一個P2P

至於螞蟻集團的未來?林文程說,如果要繼續做下去,一定是受黨控制,不可能放由私人企業來經營。因為螞蟻金服平台具有消費便利性,同時有儲蓄功能。林文程認為,「螞蟻金服很有可能成為另一個P2P。」

所謂P2P平台,是私人借貸給企業以賺取高額利息的借貸平台,主要以高利貸放貸賺取暴利。由於中國缺乏公信第三方金融信評系統,大眾和企業若需金孔急,銀行等傳統管道貸款不易且條件較差,導致P2P平台迅速竄起。2018年在中國引發突發性大量倒閉風潮,引發鉅額金融詐騙糾紛,債權人損失難以估計。

螞蟻金服提供的服務,跟過去中國發生的P2P事件很類似。林文程近一步解釋,P2P就是買空賣空,由大批投資者投資,再將投資者的錢,借給需要借貸的人,以此來吸引更多資金,但是到後變成大批呆帳、受害人牽連勝廣,衍生成社會問題,因此過去風靡一時的P2P現在幾乎銷聲匿跡,但螞蟻集團也具有P2P的功能。

林文程認為,以後在中國,只要有類似的創意金融服務推出,大致上也會步上螞蟻金服後塵,從發展到壯大,最後由中共政權逼退主要經營負責人,再收歸國有。

「如螞蟻金服做成功,可能就變成中國最大地下錢莊」,林文程說,這種金融制度高獲利,但也具有高度風險。以台灣的銀行來作為例子,假如發生破產狀況,都有保險可理賠,每一個存款人,最高可以獲得300萬新台幣的理賠額度,但若是像是地下錢莊的經營模式,就沒有這種保險。首先吸引龐大資金,若在某一天突然倒了,所有投資者將投訴無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