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從7月20日「A+H」同步發行上市計劃,到8月25日向上交所、港交所遞交上市招股說明書(申報稿),僅用了36天。

馬雲被指公開「造反」

中國政經問題分析專家秦鵬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螞蟻集團表面看來是因所謂的金融監管這樣一種衝突,「其實大家都很清楚,根本原因是因為之前馬雲在金融論壇上發表一個講話,這個話是得罪了中共最高黨魁習近平」。

馬雲10月24日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演講時,大談中國「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中國金融業「沒有成熟的生態體系,沒有完全的流動起來」,中國現在「需要的是建設金融的健康系統,而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

馬雲不點名地批當局對金融業「監管」得太多,監管部門「沒有風險,但是整個經濟有風險,整個社會變成了有風險」。

馬雲還說,「習近平主席說的提升執政能力,是指在監管有序的下面保持健康可持續的發展,而不是監管了就沒有發展。」

秦鵬指,馬雲的講話被認為是一種造反的行為,所以才被約談,螞蟻集團才同時會有了趕著上市,不是因為他所謂的得罪了銀行業或者是動了官方業務的網絡。「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整個金融系統性的風險防範,是最近兩三年之前由習近平提出來的。」

馬雲被指捲入中共高層內鬥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馬雲這個螞蟻集團屬於私人銀行的一種操作,而銀行業是金融大鱷、權貴家族的地盤。如果他沒有後台的話,沒有政治上保護,他是拿不到這個許可證的。

對於中共當局突然叫停螞蟻集團上市,馮崇義表示,「是因為馬雲捲進了最高層的權力鬥爭。」

大紀元記者查閱發現,馬雲與中共江派關係密切。馬雲除與上海幫成員黃奇帆關係密切外,還與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關係密切。

就在螞蟻集團準備著手上市前夕,重慶前市長黃奇帆今年6月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舉辦的線上會議中表示,馬雲2013年到重慶時表示「我想搞個貸款公司,(但是)浙江義烏、溫州這會兒小貸公司在整頓,全部凍結了」。隨後,黃奇帆幫馬雲辦了「兩個小貸公司」。

黃奇帆稱,「現在螞蟻金服公司100億的利潤,45億利潤來自於重慶那兩個小貸公司。」

而黃奇帆是上海幫成員,曾任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市經委主任等職,2001年調任重慶副市長。在中共江派大員、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任內,黃奇帆被提拔為市長,成為薄的拍檔。

2012年2月,重慶事件爆發後,在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四面楚歌之際,黃奇帆還在當年的兩會期間對記者說:「我和薄配合默契,如魚得水,相處得愉快來勁。」

同年3月15日,薄熙來被免除重慶市委書記,出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的王立軍被免去重慶市副市長。

2014年7月21日,《紐約時報》刊文指,馬雲旗下的阿里巴巴的投資公司擁有深厚政治背景。它們包括多家公司,其中有博裕資本、中信資本和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以及新天域等。

同年7月22日,阿里巴巴聲明,截至6月底,博裕資本、中信資本及國開金融分別持有0.55%、1.1%和0.47%的阿里巴巴普通股。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是博裕資本的合夥人,中信資本母公司中信集團旗下的另一家公司聘請了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

習要掌金融權力 螞蟻集團上市被叫停

秦鵬表示,習近平要大權在握,就要掌握金融權力。而中國隨著金融業的發展,以及金融創新的聚合和集團的金融化,所謂的金控集團大量出現,大量資本可以趁機流向海外,像安邦集團,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就可以膨脹到幾萬億元(人民幣)。習要加強金融監管和防止出現這個風險,包括最終威脅到中共當局的政權問題的風險。

港媒此前報道稱,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因為涉嫌參與江派人馬2015年針對習近平當局的經濟政變、做空大陸股市,隨後被查,並被判刑18年,被沒收、處罰857億元。

秦鵬說,所以習近平不管是為了鞏固權力,還是為了中共經濟金融乃至集權需要,他都需要控制金融領域。

馮崇義教授則表示,習近平要控制金融、控制經濟;而螞蟻集團相當於民間的那個眾籌一樣,很多小中產、小白領加盟在裏頭,這樣下去中國經濟會向自由化、往市場化那邊發展。而中共當局強調公有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