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1月7日,星期六,這是一個充滿變數的選舉。

上次節目,有觀眾留言說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別找這麼多藉口,不然還要民主投票幹嘛?要點票員幹嘛?大大方方承認對方的厲害,真有那麼難嗎?感謝觀眾的意見,不過,這是關乎程序正義。民主制度,無論司法還是選舉,如果大家都不守規矩,和中共一樣,那就不是美國了。

選舉:選票太近可以重新計票,小布殊高爾在佛州就是。佐治亞州決定重新計票,理由是選票過於接近,這次會更仔細核對選票。這不是不承認結果,而是在選舉法範圍內的。另外透明和監督,現在這兩個都出了問題,目前,賓州法庭支持特朗普團隊的要求,逾期選票不計。

陰謀論:就大選本身,郵寄選票是持續一貫的疑點,內華達州共和黨(NVGOP)發現至少有3,062例選票舞弊,已經提交給司法部長。另外為甚麼有的州不讓共和黨監票員靠近,只能在遠處用望遠鏡看,如果沒有舞弊,怕甚麼?為甚麼在法庭命令之後繼續拒絕?這就是公然違法,難道要用公然違法來掩蓋公然造假嗎?提出這個質疑是否合理?

密歇根和威斯康辛法庭拒絕特朗普團隊的要求,理由是沒有證據。

甚麼是證據,如果有線索,法庭命令才能進一步調查,這些地方拒絕共和黨監督計票,如何發現證據?這是個封閉的怪圈。

巴爾表示,早在小布殊時代,就確認了郵寄選票是選舉舞弊的基礎,所有主流媒體都有共識,直到特朗普總統時代,整個調子反過來了,郵寄選票變成最安全了。也就是說,郵寄選票就是用來對付特朗普的。1.5億選民,突然全面進行一個從來沒有過的全新的選舉實驗,而且在明顯疑點的情況下不允許質疑,本身就有問題。

人們之所以會從一開始就對郵寄選票有懷疑,而且有明顯的黨派背景,其原因就是因為過去4年,針對特朗普總統的陰謀從來沒有停止過,信任不是一時一刻的,任何重大失信的事情都會有後果的。

有人說沒有證據證明有大規模的舞弊行為,甚麼叫大規模?1,000張還是十萬張選票是大規模,對全國來說,十萬張是小數,對搖擺州,1萬張就決定勝負了。而且如果沒有法庭和聯邦支持的調查,如何能證明沒有舞弊?

口號的區別:特朗普團體和支持者要求的是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而拜登支持者是計算每一張選票,這裏可以看出差別,是一直存在的,就是選民是否合法,每一張的後面就是非法選民,就和合法移民和移民的區別,移民的潛台詞就是非法移民,同樣的區別是黑命重要和所有人命都重要。

民主選舉制度處於危機,這無關誰當選,而是整個系統失去至少近一半的選民信任,不知道一個制度失去一半信任如何工作。事實上,這不僅僅是大選的問題,大選以後會繼續存在。

在進步主義社會主義的似乎不可阻擋的擴張下,特朗普當選執政4年:

1.很大程度上遏制了美國社會的左傾趨勢,還部份向傳統回歸。

2.重新整合了保守派(共和黨),第一次把共和黨90%選民團結起來。

3.特朗普是局外人,特朗普的政策和支持特朗普的選民的壓力把共和黨精英團結在他周圍。

4.從政策上,特朗普總統提出了一系列完整的計劃,而且已經通過實踐證明是可行的,包括對全球化、中共、歐洲盟友、東北亞盟友、南海、印太的戰略,台灣關係,對國際組織多邊協議的拒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世衛組織、世貿組織、巴黎協議等,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如何實現,第一次通過談判和協調解決中東和巴爾幹半島衝突,這裏有很多歷史遺留問題,如冷戰結束後如何調整美國的領導地位和角色等,早該解決了。而在宗教信仰自由、美國回歸傳統理念方面貢獻尤其重要。特朗普不是理論家,但他的直覺驚人,他的政策,一是前後一貫,二是互相呼應,自成體系,對美國保守派可以說定下了標準或參考。

5.這次大選,我們暫時不看總統大選結果,共和黨很可能可以保住參議院多數,而在眾院則奪回一些席位,儘管沒能到達多數,這是在特朗普總統對選民的感召力下完成的。這使得左派填滿最高法院的計劃落空,而在最高法院保持了保守派的多數。這將影響未來幾十年美國的方向。

6.在國際政策上,特朗普總統已經證明,中共和伊斯蘭國都不是不可戰勝的,大規模的倒退和讓步,或繼續綏靖政策,都需要對選民有個交代。選民不會輕易忘記中共的利益輸送,尤其當政策有軟弱或投降主義嫌疑的時候。

大選之後,所有的政黨、媒體都面臨重組,調整的問題,如民主黨議員提出再也不要提減少警察經費和社會主義了,因為這讓民主黨失去了很多國會席位。他們也知道民心在哪裏。這絕不是當上總統就能混過去的。偏保守的Fox因為過早說亞利桑那拜登勝選而遭大批觀眾離開轉向NewsMax,很多不相信陰謀論的民眾因為自己的推特面書莫名其妙地被封轉而相信確有陰謀。民意,或者說神的意志,會以人們想像不到的方式表達出來。

好,謝謝大家,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