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周以來,瀋陽華晨汽車、盛京能源等遼寧省大型國企相繼爆雷。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最近繼續強調國企發展,學者分析中共這樣做是出於政治動機。

大陸媒體11月2日消息,瀋陽盛京能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的兩隻債券(「17瀋公用PPN001」和「18瀋公用PPN001」)已被市場視為城投債違約,發行人未能在2020年10月23日按期足額償付本息。

這兩隻債券涉及金額共計5億元人民幣,原本到期日分別是2020年10月31日和2021年8月10日,但因法院已受理其破產重整申請,所以到期日提前至10月23日。

中共國企風險加劇

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上述兩隻債券在違約5天後(28日)由債券擔保方全額代償,但這宗違約事件對當地發債影響很大,「性質比較惡劣,直接破產,這個方向基本定了,地方不會救助」。

盛京能源原名為瀋陽城市公用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4月15日,是瀋陽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實控人為中共瀋陽市政府。

這是近兩周來大陸重工業省份遼寧省的第二宗國企違約事件,此前瀋陽華晨汽車集團發生10億人民幣的債券違約,該集團負債超過1,300億人民幣。

一名大型證券公司資管部人士形容盛京能源的違約是「突然詐屍」,進一步放大了華晨違約的影響。

中共政治動機促國企發展 

自由亞洲電台11月2日引述網名「LIFETIME視界」的北美投資專家的分析表示,盛京能源的違約事件具有標誌性。

他說,「盛京是國有公用事業企業,其最終借款人就是瀋陽市政府。中國其它地方類似盛京的債務風險比較普遍,但是各地通過地方債轉移掩蓋或拖延了危機爆發。」

中共在五中全會之後,又在11月2日召開了「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進一步強調中共國企的發展。此前中共也多次提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

盛京能源在今年年初曾被中共作為國企混改的標誌性企業,中國燃氣控股有限公司1月份入股盛京能源。但財報顯示,盛京能源一直虧損,僅2019年上半年就虧損了1.24億人民幣,負債率高達82.9%。

前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過去那麼多年,全世界那麼多學者,做過很多的實證分析,有大量的樣本和案例,都說明了國有企業效率低下。」

他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政府(中共)依然大力扶持國有企業,一方面是出於社會主義的教條,另一方面也有政治動機,「國有企業是服從於上級的命令,也就是黨叫你幹甚麼,你就得幹甚麼,它是最方便的提款機、錢袋子。所以,這也是為甚麼它寧肯付出巨大的代價,幾倍、甚至幾十倍的代價,去為這種救不活的病人輸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