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賓夕凡尼亞州,計票違規現象持續存在,選舉將以微弱的優勢決定勝負。截至目前,這三個搖擺州的民主黨機器正在試圖竊取選舉結果。

據Federalist網站報道,當記者和評論員11月3日就寢時,兩位候選人在上述三個州都是勢均力敵,無法確定誰獲勝,但特朗普總統以較大的優勢領先前副總統拜登,遠遠超出民調預測。沒有一個網絡宣佈這些州誰獲勝,因為有一定數量的郵寄選票還沒有統計出來,所以可能會出現任何一種情況,但特朗普的戰績看起來不錯。

然而,在深夜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11月4日早上公佈的投票結果顯示,100%的選票投給了拜登,特朗普一張選票都沒有。在密歇根州,拜登不知何故獲得了138,339張選票,而特朗普卻一無所獲,零。

當Federalist網站記者肖恩‧戴維斯(Sean Davis)注意到這一點,並將他的發現發到推特(Twitter)上,很快推特就對他的推文進行了審查,儘管他所做的只是在《紐約時報》網站上比較了兩組投票總數。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注意到這點的人,儘管在11月4日,任何一個注意到拜登在密歇根州的得票率的人似乎都受到了推特的審查。

其他人則迅速注意到推特的黨派審查制度,並對百分之百的選票如何都投給拜登提出了擔懮。但這家社交媒體巨頭一直打壓對這類信息的分享。推特用戶無法點讚或分享《每日電訊》馬特‧沃爾什(Matt Walsh)的推文,他注意到了138,339張選票一邊倒地投給了拜登。

Buzzfeed網站後來報道說,根據Decision Desk HQ網站發言人的說法,拜登的選票是「我們獲取的州政府創建的文件中的『數據錯誤』造成的」。當州政府注意到這個「錯誤」時,更新了計票結果,把138,339票給了拜登,零票給了特朗普。

後來發現,選票的一邊倒是由於一個所謂的錯誤造成的,在密歇根州的Shiawasse縣,拜登的選票總數上多了一個零。之所以發現這個錯誤,是因為戴維斯和其他推特用戶注意到投票總數看起來多麼的可疑,並要求進行調查,以便發現是錯誤輸入或試圖提高拜登選票的無比愚笨的企圖。

密歇根州安特里姆縣(Antrim County)的投票結果也有可疑之處,2016年特朗普以30個百分點的優勢擊敗希拉莉‧克林頓。那裏的初步投票總數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29個百分點,正如許多記者指出的那樣,這個結果不可能是準確的。

在這個奇怪的結果引起全美關注後,安特里姆縣的選舉官員說,他們正在調查他們稱之為「扭曲」的結果,並與提供選舉軟件的公司合作,看看到底出了甚麼問題。縣裏的辦事員說他們計劃在11月4日下午前得到答覆。

接著,威斯康辛州又發生了一場神秘的拜登獲得全票的事件。拜登在午夜奇蹟般地抹去了特朗普4.1個百分點的領先優勢,他獲得了100%的選票,而特朗普卻得了零票。

請注意下面兩個圖中的垂直線:

11月4日,特朗普陣營要求威斯康辛州全面重新計票,理由是「威斯康辛州多個縣存在違規行為,對計票結果的有效性產生嚴重懷疑。」

在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竊取選舉的手法有點不同。賓州依靠民主黨州務卿的計劃,將逾期寄出的選票當作選舉日收到的選票計算,即使它們沒有郵戳。

這項計劃當然得到了賓州最高法院的支持,法院提出了「平等救助」的必要性,以解決大流行期間的郵件延遲問題。

請注意,這不僅僅是關於選舉日之後收到的選票,而是關於選舉日之後甚至沒有郵戳的選票,也就是說,無法分辨選票是何時從何處寄出的。

雖然我們看到的缺席選票統計的長期拖延,部份原因是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賓州的法律禁止在選舉日之前計算缺席選票,而其它大多數州的情況並非如此。但現在統計這些缺席選票的累積情況非常可疑。

除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選舉官員能夠解釋一夜之間選票一邊倒的現象,以及在密歇根州,似乎對拜登有利的「輸入錯誤」,以及賓州的官員可以解釋他們不加蓋郵戳的計票理由,現在唯一可能得出的結論是民主黨人試圖在中西部地區搶奪選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