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次美國大選的結果,人們有各種各樣預測或猜測,表面上看,候選人特朗普總統與祖·拜登都在為爭取選票做最後的衝刺,而兩人所連帶各種勢力之間的較量也到了白刃化的程度,結果可能很快見分曉,也可能出現拖延而混亂的局面,或者以滑稽的方式結束。

九月底兩位候選人第一次公開辯論之後,主持人關於疫情的提問避開了追究中共責任的問題,直接質問特朗普總統,特朗普幾乎是同時與兩個人辯論,無法顧及規則而平凡打斷對方,明顯的失分。接下來的兩周內,總統的民意調查得分一度落後拜登近十個百分點,處於低潮。

離選舉日還剩下不到3周的時間,誰也沒有預料到,亨特·拜登個人手提電腦上的資料被一些保守媒體曝光,包括郵件圖片等資料的真實性很快得到當事人,美國政府多個部門的承認與證實,其中含有大量亨特·拜登的色情與亂倫的照片與錄像,也包括拜登家族在過去一二十年中與中共情報機構合作,被金錢與色情陷阱所控制並出賣美國國家利益的大量證據。

被特朗普總統稱為亨特的「地獄手提電腦」,據說的資料被複製上傳到網上,只有簡單的密碼而已,所有的媒體都有機會下載從而查證與報道。如此嚴重的的總統候選人醜聞,在正常的情況下,很快就會家喻戶曉,足以很快的終止拜登的選舉資格。然而,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與大型的社交媒體技術公司,嚴密的封鎖有關的消息,並毫無根據的把主要的爆料人,也是總統私人律師的魯迪·朱利安尼先生,污衊為傳播俄羅斯的謊言,從而導致大部份的選民或者不知道消息,或者是在投票前還沒有意識到拜登家族犯罪的嚴重程度。

朱利安尼先生曾經是司法部副部長,紐約南區法院檢查官,紐約市長,因為剷除紐約黑手黨與911事件中成功領導紐約而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10月30日,他在其個人頻道直接與美國人民對話,從法律角度列舉了足以按WICO法案起訴拜登家族的五大方面。下面是其部份內容的簡要:

因為大科技公司,大媒體,民主黨的審核,很多觀眾都看不到這個消息。NBC,ABC,CBS,MSNBC,CNN這一類媒體屏避了這個消息,那些媒體都不公正,不算真正的媒體。和我剛來美國時的情況差不多。在列根總統解放前蘇聯前,這種審核在前蘇聯很盛行。中共國正在廣泛使用這種審核。我從來沒有想過這種審核會在美國出現,這不應該再次在美國發生。要確保這不要再次發生,唯一的方法是挫敗他們的陰謀,挫敗他們的候選人祖·拜登。我將向你介紹一下亨特·拜登的硬碟和證人的證詞牽出的祖·拜登嚴重腐敗的案件。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典型的RICO案件,是黑幫操縱和腐敗的政府勾結的,是一個商業犯罪。我舉5個例子來說明一下。

1. 烏克蘭案件

大家最熟悉的可能就是烏克蘭腐敗案件。就是一家石油天然氣能源公司布利斯馬公司的頭目米科拉茲洛切夫斯基賄賂了拜登。公司老闆是烏克蘭最腐敗邪惡的一個惡棍,最大的一個罪犯,可能是殺人犯,他發現烏克蘭最有權勢的人是奧巴馬任命烏克蘭事物的負責人喬拜登,控制了所有投資烏克蘭的資金。他和拜登取得聯繫,做了一個交易,交易額大概有萬萬美元,提供給了拜登兒子亨特拜登一份不用去上班的掛職工作,大部份通過掛職工作的名義付款。實際上亨特拜登找不到工作,除了烏克蘭的黑幫組織。儘管他有毒癮,他的父親·拜登卻讓他為烏克蘭最腐敗邪惡的人工作,這讓有毒癮的人變得更加糟糕。這是誰的責任呢?亨特·拜登他自己有部份責任,但他父親讓他在那樣的環境裏混,沒有一個體面負責的父親會這樣做。僅僅這個問題,我不能投票給·拜登。如果我見到他,我會朝他的臉吐口水,說:「你不能這樣對待孩子,你對金錢太貪婪了。」但這就是他做的,·拜登把亨特·拜登當成他的白手套。亨特·拜登從來沒在去過烏克蘭,沒有做過甚麼有價值的工作,但他每月得到萬美元的工資,總共拿了萬美元的工資,另外還洗錢萬美元。

拜登家族總共拿了萬美元的賄款,然後祖拜登就配合幹了他的髒活。當烏克蘭的檢察官維克多肖金順籐摸瓜來調查他的公司,以經逮捕了他們,並將沒收他的資產的時候,祖拜登出面說:「我告訴波羅申科要炒掉這個檢察官,否則你拿不到億美元無償提供的貸款。」這些貸款關乎那個國家的存亡。這也是行賄。花錢買通政府官員。波扎爾斯基給祖拜登提供了萬美元的賄款使得他的案件被按下。個行賄案件構成了一個案件。在同一個起訴書裏,懲罰是最少年監獄,永不能再做公務員。

2. 伊拉克

拜登被任命為伊拉克的戰略負責人。突然,有20年最腐敗說客歷史的詹姆士·拜登,他和祖·拜登一起做腐敗說客,掙了大把的錢。他成了伊拉克一個15億美元的房地產項目的合夥人。然而他對房地產一無所知,就像亨特·拜登對石油天然氣一無所知。拜登家族其實對任何行業都一無所知,除了為錢做任何事情。

3. 俄羅斯

民主黨對特朗普進行了通俄門調查,結果是沒有所謂的通俄門,那是赤裸裸的陰謀陷害,無中生有。天啊,是民主黨與俄方有勾結。莫斯科市長的妻子(寡婦)付了萬美元給一事無成的亨特拜登。為甚麼付?她是俄羅斯最有錢的女人,也是俄羅斯最有危險的女人,她幫她老公取悅普京,她和普京的關係很密切。有人抱怨特朗普對普京很親近,但其實不是,他說他是最強硬的總統。這些虛偽的惡棍私下在做的卻是和普京做金錢交易。他們不僅對普京很友好,還和普京一起賺錢。虛偽的媒體不報道這些。我們在亨特拜登愚蠢的公司的裏找到這個文件。在總統辯論上,·拜登被問到了這個問題,就像他經常做的一樣他撒謊了。媒體也像他們經常做的一樣,不報道這事。儘管我們的國家被出賣給了俄羅斯。進一步挖掘硬碟,發現那個女人另外又付了二次,總共付了近萬美元。

這個俄羅斯女人很隱蔽,很危險,是俄羅斯有組織犯罪集團的一部份。一宗大槍殺案,他們很可能僱傭了好幾個殺人兇手。看看·拜登這個父親,為那個癮君子擔憂……這就是·拜登讓那個癮君子接觸的人?·拜登,你這個父親應該感到羞愧。

4. 中共國

中共國是個大國。在中共國有個交易,有一個是副總統參與的。很震驚!我們不知道這件事。整個案件需要涉及到奧巴馬和奧巴馬政府。記得嗎?每次拜登被任命為戰略負責人,美國被玩弄,而拜登家族得到了千萬美元。拜登乘坐空軍號到中共國,用的是納稅人的錢,帶著他的兒子到北京。他到中共國去挽救美國,讓中共國離開中日二國有爭議的島嶼,讓中共國降低關稅。亨特拜登去中共國,我們不知道他去中共國做甚麼。從來沒有告知此事。直到現在,這些硬碟和文件才讓我們知道這裏的勾兌。

拜登去到中共國,他又「失敗」了,這一次他是故意失敗的。他沒有成功地讓中共國從島嶼上撤軍,相反,中共國在那個島嶼增加了軍隊。他沒有降低關稅,相反,中共國增加了進口關稅。8天後,拜登家族成功了,他們唯一的興趣是——錢!10億美元轉到了他們的私招股權基金,公司的合夥人是:亨特·拜登,副總統的兒子,克裏斯·海恩斯,國務卿繼子,中共國用一個腐敗交易控制了二個人,中共國轉給他10億美元,過了幾天又轉了5億美元。祖·拜登在和中共國的所有談判中都失敗了。他讓他的兒子撈到數十億美元,出賣美國國家利益。這不是賄賂嗎?當然這是賄賂!這不是詐騙嗎?當然這是詐騙!如果是你和我,他們一聽到這樣的事就把我們逮捕起來了。而祖·拜登,他甚至出了本書「哦,祖·拜登從來不會犯錯。」

5. 中共政府

最後這個案件可能是最聳人聽聞。這個可能要調查中共政府。他們成功地操縱了拜登,這個案件他們給拜登轉了萬美元,中共國沒有理由不去推動,拜登都可能成為美國總統,中共國的情報部門操縱了拜登,不會不嚴重干擾大選,用他們拍的拜登兒子的照片和影片要脅讓拜登的家族做些讓人震驚,非法的勾當。根據一個錄音文件顯示,他們利用他們的情報部門頭目,中共高層最有錢的一個人物。你可以清楚地聽到亨特拜登的嗓音,他自豪地說和他做生意的是中共國最富有的人葉簡明,葉簡明是一個號人物。「葉簡明是一個中共國間諜頭目,他是我的合夥人。」這項業務崩潰的時候,我們得到了這個磁帶。這是交易嗎?當然是。美國是合夥人,中共是另一個合夥人。美國的合夥人是詹姆士·拜登,亨特·拜登,薩拉·拜登(這是他嫂子),吉利瑞,和托尼·鮑布林斯基(那個成為爆料人的紳士)。

拜登會問交易是甚麼?交易是葉簡明和他的公司CEFC每年付這些美國合夥人1000萬美元,CEFC是中共國的一家能源公司,也是一家間諜公司。他專門拉目標人進入到假的商業合作中,業務中他會妥協,他很在行,這不是妥協,而是摧毀目標人。很明顯亨特·拜登秘密地把所有的事情都錄音了,但是不知道他把文件保存在硬碟裏。如果你想了解這些犯罪過程,可以去聽那些錄音。但是媒體不想去聽那些錄音,他們不想讓你知道這些事。他們寧願讓一個嚴重腐敗罪犯入駐白宮,也不讓特朗普當總統,他們是邪惡的。這個交易完成了。到我的網站,你可以看到付款清單。三年時間,每年1000萬美元,通過美國合夥人付的。

這裏有一個隱秘的文件藏在硬碟裏,我們挖掘出來了。隱秘文件裏提到了真實的股份情況,有的股份給大佬。誰是大佬?想猜猜嗎?美國媒體不想猜,美國媒體不願報道此事,這是一個國際遊戲。誰是大佬?只要多花點時間在硬碟上搜查一下,就會找到發給亨特拜登郵件裏有處提到他的父親,「那個大佬」的內容。他的父親拜登大佬正在角逐美國總統大位,是中共國三個情報人員的合夥人。一個是情報代理,一個是間諜頭目,另外一個也是情報代理。他會得到的股權。亨特的短信可以在任何一個法庭給他們定罪。短信提到:年來,亨特拜登在給家族撈錢,他給家族提供花費,撈到的錢有一半要給到他父親。

一身正氣的朱利安尼先生在節目裏怒斥喬·拜登:……郵件裏,我們可以看到他的兒子是怎麼活動的。白手套們應該維護隱藏腐敗政治人物。這就是為甚麼祖·拜登讓他的兒子幹這活,這就是為甚麼亨特這個癮君子越來越糟糕。他沒有使用華盛頓緊跟他的馬仔去做這事,他利用他的兒子。人為製造的悲劇。……祖·拜登,你本來應該有一個更好的生活,你最好遠離白宮。你完全不適合做美國總統。實事上,像你這樣的一個一生中有各種犯罪的人競選總統對美國是一個侮辱。你出賣了美國多少次?

根據相關的新聞報道與網上的爆料,大選之後,特朗普總統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可能就是把目前的FBI局長炒掉,並指定朱利安尼先生為代理局長。朱利安尼先生的確是最有資格與資歷去起訴拜登家族的犯罪案件,把祖·拜登送進監獄比他當年打擊黑手當還要容易,因為最困難的收集證據的工作被祖·拜登的兒子已經完成了。

朱利安尼先生還呼籲人們認真對待這次選舉:這次選舉不僅僅是關乎特朗普總統,這關乎我們是否還會有言論審核,關乎中共國是否會控制美國,關乎美國是否還是一個法治、自由偉大的國家。我們必需阻止激進左派意圖從根基上改變美國。這需要自豪的你去投票打敗虛假的媒體,這決定了美國是繼續偉大,還是淪為一個吹噓的社會主義國家。這是一個關乎我們的命運的選舉,投票給特朗普就是在挽救我們的國家。

朱利安尼先生的期望是否能能實現,目前,不同的媒體機構與個人對本次大選的結果可能有不同的預測,總結起來有三種可能性,主流媒體按照他們的民意調查基本上預測祖·拜登勝選,也有其他機構預測或認為特朗普總統將險勝或大勝。

另外,也有與朱利安尼先生相關的人士認為,大選可能很快以滑稽的方式結束,相關的爆料說,亨特·拜登一直藏在華盛頓特區的一家醫療機構裏,在那裏接受戒毒治療,最近已向聯邦調查局自首,已經簽署了聲明,並提供了拜登家族在過去20年中所收受的3億多元賄賂的證據。這些資金藏在瑞士的幾個帳戶中,亨特提供的證據表明,祖·拜登多年來一直在訪問這些帳戶並使用資金。證據顯示,祖·拜登個人已經取走了超過4500萬現金,並將其用於個人物品。這些信息已經轉交給國稅局的一個特別部門進行調查。司法部可能或已經與拜登會面,建議他要麼退出競選,要麼將面臨多項刑事指控。

如果相關的消息屬實,拜登在選舉結束前將面臨兩種選擇,要麼及時的宣佈退出大選而爭取免於被刑事指控,那樣對其子、整個家族與國家的利益都有好處,而拜登背後的各種勢力與投資者可能不會同意他輕易認輸,可能會逼迫拜登一條道走到黑,期望在主流媒體的保護下能僥倖贏得大選。那樣的話,激烈的較量在大選後還會繼續演下去。

亨特·拜登「來自地獄的手提電腦」提供的資料不光是一個家族的犯罪證據,實際上他是一個為中共滲透控制美國各界精英(包括白宮、國會、主流媒體、法律、演藝、體育等各方面)一個關鍵的代理樞紐,很多其他人(包括一些共和黨人士)與中共勾兌的證據也在其中,只不過與此次大選關係不大而已。看似有很多偶然因素,如果拜登不參加這次選舉,或雖然參加了,但因醜聞過早的被揭露而被民主黨替換掉,這場戲可能因過早結束而不會如此引人注目,中共的邪惡也將不容易被全面曝光。

筆者認為,這一切可能並不是偶然發生的。不管本次大選的結果如何,劇本的最後安排似乎是不變的,中共就像是啟示錄預言中為了毀滅人類而與各國腐敗勢力勾兌的大淫婦,他們與大淫婦行淫的真相將會展示給各國的政府與人民,當人們都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不應該繼續在這個星球上存在的時候,也就是中共滅亡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