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建交40年後,美國才驚覺中共統戰已經無孔不入。《新聞週刊》10月27日刊出封面故事,爆出600多個統戰組織,早已在美國聯邦、州和地方各級建立多種管道,培育了對中共友好的輿論環境,創造了一種「對中國有利的敘事」,從而對美國施加影響力。

針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責中國統一戰線工作,中共外交部發言人10月29日說,蓬佩奧拿中國的統戰工作說事,目的是「破壞中美之間正常交往與合作」。

那麼統戰到底是甚麼?他們怎麼做?致力於中美民間交往的組織怎麼成了「統戰組織」?是正常交往還是統戰?是否有例子可以幫助人們認識統戰的運作方式?

《新聞週刊》在報道中點名「華美協進社」是統戰組織,但著墨不多。藉此機會,記者深挖華美協進社的內幕,看看他們促進誰的利益?為誰帶來好處?

甚麼是「統戰」?

「統一戰線」意指「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是中共當年用來打敗國民黨、稱霸全中國的三大奪權策略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一個。到後來中共打開國門,鄧小平明確指示這個時期的統戰是「愛國統一戰線」,對海外華僑施加影響,來提高中國的聲譽和影響力。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統戰的目標是為「中國崛起」服務。

事實上,根據形勢的變化,統戰目標也隨著新問題而不斷變化,例如近些年國際社會反共漸成共識,美國帶頭和中共脫鉤,中共就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統戰旗幟,羅列一堆「脫鉤」後的惡果。

毛澤東不是最早使用「統戰」概念的共產黨黨魁,但他曾作過一個總結:「統一戰線的原則有兩個,第一是團結,第二是批評、教育和改造,為了改造先要團結。」換言之,團結你,溝通你,邀請你,是要改造你,收降你。

根據「梁慕嫻:幾個特徵說明中共對你統戰成功了」一文,「如果被統戰者開始對是非黑白、平等公義閉口不言,不再批評中共,即是說中共統戰成功了。」

華美協進社是何時倒向中共的?

華美協進社(China Institute)成立於1926年,是全美歷史最悠久的一個在美國社會宣揚中華文化的基地,成立初期曾得到庚子賠款留學基金的贊助。

華美協進社原先在曼哈頓上東區的建築是一棟典雅的紅磚樓,裏面還有一座詩情畫意的中式花園,這座別墅於1946年由時任時代集團總裁魯斯(Henry R. Luce)捐贈。許多華人社區人士都很喜愛這裏濃厚的文化氣氛,在他們心目中,這是一個優雅的好地方。

海外華人作家筆會前會長蔡可風說,舊時的華美協進社很傳統,但後來他發現該社找大陸或者親共的人辦講座,「越來越左」,就再沒去過。詩人李斐也說,自從他發現華美「被左仔控制,變得商業化」之後,也「不想去了」。

這個變化始於1988年—1993年,王碚(Charles P. Wang)擔任華美協進社社長之時。當時華美協進社出現財政困境,特別是1989年六四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血腥屠殺學生事件發生後,中美關係跌入谷底,過去美國各界對華美協進社的支持,幾乎全部停止,華美協進社幾乎要與亞洲協會合併,或者面臨解散。

根據《星島日報》去年11月「王碚80歲大壽慶生」的報道,王碚用4年時間,籌到50萬美金,令華美協進社渡過難關。

去年9月王碚以「中國留學生服務中心主席」身份接受《華新社華爾街時報》的影片專訪,專訪文章羅列的「王碚的成就與貢獻」提及,六四後王碚意識到華美協進社的角色更重要,他不但扭轉了華美協進社的財政困境,使得這個機構「能夠起死回生」,而且成為「促進中美雙語文化交流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機構」。

具體而言,他安排了:北京國立故宮博物館及遼寧省博物館首度在美國展出文物、字畫;促成中國一對熊貓借給紐約市動物園,為期半年;以及由中國林園建築公司承包的史丹頓島植物園內的「蘇州花園」的興建,造價七百萬美元,王碚是主要籌款策劃人;接待中共領導人訪美。

華美在主流社會運作 與中共文化部聯繫

2004年一位「進軍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先鋒」甘維珍(Virginia Kamsky)出任華美協進社董事長,她同時身兼美國外交委員會成員、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董事職務;同年,華美協進社吸收美國前總統尼克遜的大女兒朱利葉·尼克遜和高盛集團的前CEO梭爾登(John Thornton)加入。

根據《僑報》2004年「中美關係發展的見證」對甘維珍的專訪文章,她認為華美協進社應該向「中美政治和經濟關係」領域拓展,「全美有不少促進中美關係的協會,但華美協進社是歷史最悠久的。我希望它在促進中美關係方面,顯得更加積極⋯⋯」

當年,華美協進社就和中共的文化部合作,以華美協進社的名義在美國及世界各地展出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此後這種合作一直進行,例如2014年紐約中領館文化組的一篇報道說,總領事孫國祥會見華美協進社新任會長,稱文化部正推出「大師系列講座」活動,「華美協進社是紐約地區開展此項活動的最好選擇」,敦促新會長抓緊落實。

從華美協進社人文學會的網站看,李谷一、倪萍、中共外交官冀朝鑄等都來授過課。

《中國社會科學報》2009年一篇介紹華美協進社的文章說,該社1997年開設「教學中國」項目,每年暑假帶15名美國的中小學教師在中國進行為期近一個月的參訪,回來提交課程設置報告,以保證協進社課程「與時俱進」。此外,為來自全美的高中生提供在北京體驗7周的暑假課,派教師去其它學校任教。

華美協進社自2004年開始舉辦「華美協進社經濟高峰論壇」,2009年該論壇首次在北京召開。今年10月13日,「華美協進會」舉行為期三天的峰會「在危機時代尋找成功」,該峰會四個「知識合作夥伴」中的三個直接或間接地屬於統戰部。

華美協進社在2005年與華東師範大學合作創辦了「孔子學院美國中心」,這是紐約設立的首家孔子學堂,也是全美第二家。孔子學院總部是隸屬於中共教育部的「漢辦」,一直致力於讓老師使用中共提供的教學資源,讓美國學生在孔子學院只能接收中共篩選後的信息。

美華協進社在2006年與華東師範大學合作創辦了「孔子學院美國中心」。(美華協進社網站)
美華協進社在2006年與華東師範大學合作創辦了「孔子學院美國中心」。(美華協進社網站)

2009年,華美協進社啟用「China360項目」第一階段,為美國在K-12(幼兒園到高中12年級)學生教授漢語。

這些項目最終導致孔子學院滲透進入9所美國K-12高中內。根據華美協進會網站,這九所公立和私人學校分別是紐約的聖三一學校、聯合國國際學校、白平原鎮高中,麻省的環太平洋特許公立學校、波士頓大學高中、波士頓拉丁中學、布羅克頓高中、斯諾登國際學校。

華美經費來源 和一般的亞裔機構不同

作為501(c)(3)非牟利機構,華美協進社2001年之後的990報表可在非牟利機構入門網站Guidestar上公開獲得。顯示華美協進社從2001年至今,每年有250萬~920萬美元的運作經費,每年支出280萬~660萬美元。2015年出售上東區的房產,收入兩千多萬美元,同年搬至曼哈頓下城。

華美協進社的經費來源包括許多機構的固定捐款、每年定期的募款晚宴,以及會員會費。在眾多理事中,不乏華裔名人如諾貝爾獎得主何大一,以及中國人熟悉的靳羽西、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兼董事長陳國慶(陳峰的弟弟)等等人物,SOHO中國行政總裁張欣於2005年加入。

此外,藝廊每年舉辦的展覽或該社的其它特別活動,如中國銅鏡展、畫展等會另外向企業募得贊助經費。華美協進社人文學會網站有一篇題為「文化窗口76載 華美協進社情牽中美」的文章說,華美協進社在美國扮演的角色和一般的亞裔機構不同,「比起其它的亞裔組織,華美協進社的經費來源可說相當充裕,主要是因為其聲譽,以及在中美文化交流上的貢獻」。

以孔子學院設立當年的990報表為例,華美協進社2005年獲捐款306萬美元,紐約政府撥款12萬,會員會費收入21萬,籌款76萬,開設中文課的項目服務收費222萬(其中,開設面向美國公眾的中文教育課程、工商服務班等收入105萬,藝術展64.7萬,小學高中課程收入51.8萬)。全年總支出338萬。

華美協進社2018年11月舉行92周年籌款晚宴並頒發年度「青雲獎」,拍賣環節在短短半小時籌得超25萬美元。這個美籍華裔慈善家群體與經營「中美關係」的華人精英組織,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容於後文再闡述。

打著文化名義 仍是統戰

對於中共以各種文化名義,與美國各界進行所謂的文化交流,熟悉中共統戰套路的紐約唐人街社區人士說,即使打著文化名義,仍是「統戰」一環,目的是通過文化的理念、手段、資源開展統一戰線工作,讓你「統一」在中共所解釋的中華文化,對中國政治與國家認同等敏感議題形成影響。

《新聞週刊》最近於〈600多個中共統戰團體 野心遠不止美國大選〉一文提到,中國2019年的統戰預算超過26億美元,其中有6億專門用於針對海外中國社區和外國人的工作,統戰部的總預算超出中國外交部全年預算。

匿名的社區人士說,其實,統戰部對被其統戰的人,或投其所好,或多方出手相助,而手段不一定直接給錢,有些時候是給你一批貨,例如給A百貨,給B佛具,給C古董藝術品等。你用國庫的錢做生意,賺到就是自己的。接下來便是邀請委任、高級別上賓款待,讓你穿針引線,幫助提高中國的聲譽和影響力。

還有人說,中國改革開放初期也用這個辦法打開美國局面,他們從國家經費裏拿錢立項,把整個貨櫃送給你,非常慷慨,賣出去錢款再分贓,有些人就這樣發了家。那時一些老僑還疑惑「共產黨會這麼『搵笨(粵語:被人佔便宜)』?」但到後來就有交換條件了。總之,各式各樣方法讓你得好處,於是人人認同中共的價值觀,不知不覺中便開始為中共的罪行開脫,最低限度,你不會批評中共。

記者查看上海、溫州、西藏等一些省市在網上公佈的統戰部年度預算,基本都有海外聯絡考察、外賓接待、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撥款、海外聯誼會等「統戰社團專項工作經費」的名稱,上海還有留學生統戰工作經費,但只有一些很籠統的大數據,具體支出是「不明不白」,不過至少說明各省市每年的統戰辦公經費不小。

僑社人士說,那些專門接待大陸考察團的,都是有「來頭」、有關係的,從中大漁其利。正因為能刮錢有厚酬,回國還能晉見政要、接近權力中心,受到中共當局的「關懷和重視」,「中美交流」積極性才特別高。

為中美關係「穿針引線」的人

根據網上的信息,王碚的經歷非常豐富。當時,雖然中美已經復交,紐約傳統僑界仍然以支持中華民國為絕大多數,所以接待中國國內來訪的領導活動,多次是由王碚推動,上到中共總理、國務院僑辦主任、市長省長,下到推廣中國工商企業發展,促成紐約時裝學院與浙江大學合作的計劃等,以及多次組織中外政商領袖訪華,促成數個姊妹市建立。

王碚曾任6任美國總統亞太顧問,從卡特總統開始與華盛頓接觸,卡特總統任內中美簽字建交,王碚為他舉辦了上千人的餐會,卡特是美國歷史上唯一一個到紐約唐人街參加晚宴的總統。王碚在美國聯邦、州和紐約市擔任過的公職有23項,例如聯邦民權委員會副主席、紐約州社會福利廳副廳長、紐約州長和市長的亞裔顧問委員會委員等。非政府機構職務也有27項,包括中美關係委員會委員、紐約慶祝香港回歸委員會總幹事、中美文化藝術促進會會長、中華文物收藏家協會會長等。

期間,王碚曾任慶祝香港主權移交大遊行總指揮,讓中共旗「第一次飄揚在百老匯大街上」。王碚在中國還是中華海外聯誼會的理事,遼寧省僑務辨公室顧問,這兩個都是統戰部直接管轄的機構。

也就是在1989年六四屠殺事件當年,王碚參與創建了華人精英組織「百人會」,擔任創會秘書長。該會在中美關係領域發揮影響力。

這些經歷為王碚贏得被譽為美國移民最高成就的「愛麗絲島傑出移民」等至少22項榮譽,外界稱他是美國政府和社區之間的橋樑。而紐約僑社人士則說,王碚是在關鍵時間節點上為中美關係「穿針引線」的人之一。

王碚到華美協進社前,曾在華埠大型服務機構「華策會」擔任行政總監近20年(1968至1987年),《星島日報》文章說王碚是因為華人職工會無休止示威而被華策會董事局踼出局,但有華社人士說,他是因為工作方向和華策會董事局不同而被踢出局,因為他總想搞中美關係。

按照網媒「今日看點」2015年一篇專訪文章中王碚自己的話說,他所從事過的工作「本質上不是幫助少數族群獲得幫助,就是促進中美文化交流、貿易交流。這樣梳理就很簡單」。

很多人疑惑,王碚在抗日戰爭後、1949年前就去了台灣,再從台灣來美攻讀研究生,他的親共情節從何而來?僑社人士說,王碚祖籍遼寧大連,是紐約東北同鄉會的創始人之一,很多東北人都恨日本侵略中國,50年前留美學生發起「保釣運動」,正好是中共輸出革命的年代,在紅色讀書會影響下,一部份人從運動中「認識新中國」,向左轉向「中國統一運動」,這些轉變都有深刻的原因。

中共統戰是陽謀還是陰謀?

中共喉舌說「中共統戰不是陰謀是陽謀」,「陽就陽在是大大方方地爭取人心和力量」。其實,雖然習近平公開說要加強統戰,統戰的理論也是公開的,但在實際運作中,統戰部的工作常常是秘密的,誰會「堂堂正正」告訴你「他和統戰部的聯繫」?

中共通過資助、指導和支持數量龐大的各式華人組織,來間接地影響西方社會,而這些團體很少公開他們與北京的緊密聯繫。因此,你可能毫不知情地就與統戰部團體或者代表聯繫在一起。

最近一個例子就是被捕的紐約藏族警察昂旺(Baimadajie Angwang),他被指控幫中共監控僑民團體,檢方握有他和統戰部下屬的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官員聯繫的大量通訊記錄。可是,他從未告訴司法部他和中共統戰部結盟,和他打交道的記者也被蒙在鼓裏,而這正是他被起訴的罪名:非法充當外國代理人。

而《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是美國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外國勢力」儘管可以在美國進行政治和文化宣傳,但是需要向美國司法當局詳細匯報,還要在公開活動時主動表明自己的外國代理人身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