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2016年參選前,承諾的許多事情都做了,比如:建邊境牆、減稅、增加就業、公平貿易等等。只有一件重大諾言看來是無法實現了,這就是前國務卿希拉莉電郵門醜聞爆出後,特朗普一直宣稱要把希拉莉送進監獄,這也是希拉莉反對派的洶湧民意。

2016年的大選前,伴隨著人們一直追問「班加西事件」真相的調查,希拉莉使用私人服務器處理涉密工作信函、並刪除三萬多封郵件的事件不斷發酵。尤其是,自媒體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不斷爆料,解密所獲希拉莉郵件絕密內容,內含洗錢、勾結媒體打擊對手等醜聞,特別是爆料了班加西事件中希拉莉的涉罪疑點。巧合的是,很多反對希拉莉當選的污點證人或律師離奇死亡。僅在7月左右的一個多月,就接二連三爆出5宗死亡案件。其中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數據中心主管塞斯·里奇在華盛頓街頭被槍殺。阿桑奇在里奇被殺後,曾暗示他是向維基解密爆料的人。美國《政治內幕》網站在當年8月曾統計,克林頓家族圈子裏或者與該家族有關聯的人中至少有46人神秘死亡。令人不解的是: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對這些關涉希拉莉家族政治醜聞疑點的事件緘默。相反,為希拉莉競選團隊發聲,指郵件洩露是俄羅斯間諜所為,並指其與特朗普團隊有密切聯繫。

關注班加西事件真相,是引爆希拉莉電郵門事件並促使其不斷升級的重要原因。

2012年9月11日夜晚,美國設在利比亞班加西的大使館突然遭受穆斯林恐怖份子有預謀的武裝襲擊。時任班加西的美國大使約翰·史蒂文斯、外交事務情報管理主任尚恩·史密斯,以及兩名前海豹隊員出身的中情局僱員泰隆.伍茲與葛蘭·多提四人遇害。

網上曝光的事件疑點是,事前史蒂文斯曾向美國國務院發出600多次郵件請求增派保安人員,沒有得到任何回復。恐怖份子襲擊使館時,使館與大使本人就多次向包括華盛頓外交安全指揮中心在內的多個機構發出了求救的請求。附近中情局附屬基地的安全小隊得到了救援請求,卻遲遲得不到命令。泰隆.伍茲抗命帶小隊人員去解救使館,並帶著獲救的人回到基地。繼續遭恐怖份子攻擊,泰隆·伍茲與自發前來相助的葛蘭·多提被炮彈擊中犧牲。整個恐怖襲擊8小時過程中,得到洗信息的希拉莉和奧巴馬沒有派兵救援。

班加西事件被外界視為美國政府史上的大醜聞。事後,奧巴馬政府不願說是恐怖襲擊,而指由於美國一個不尊重宗教的影片引發了當地民眾的自發報復。但當時並沒有民眾抗議遊行,更與武裝份子的武器火力不符。在大選前,這成為反對派指責奧巴馬政府無能失職的焦點。而民主黨左派和媒體反指責反對派是陰謀論。儘管奧巴馬在當年大選中順利連任,但遇難家屬以及民間人士一直沒停止呼籲和調查真相,在2016年大選前,再次成為共和黨質疑希拉莉的一個重要利器。

維基解密曝光的郵件,也有網絡黑客盜取的希拉莉郵件。比如,希拉莉競選經理約翰·波德斯塔錯誤地點了一個釣魚郵件,導致黑客侵入他郵箱,拿走了證明希拉莉拿了沙特與卡塔爾等伊斯蘭國數千萬美元的政治獻金。同時,網上也由此傳出班加西事件更聳人聽聞的說法:克林頓基金會安排希拉莉的好友史蒂文斯通過私人軍火商將由中情局保管在卡塔爾美軍基地的毒刺導彈賣給了一個伊斯蘭極端組織安薩爾·阿爾沙利亞……利比亞恐怖份子襲擊美軍直升機的一枚導彈沒爆炸,引來了美國安全局和FBI的調查。希拉莉得知調查進度,立即任命史蒂文斯為美國駐利比亞大使,並派他迅速去班加西執行特別任務……史蒂文斯被恐怖份子襲擊幹掉。

主流媒體為了政治正確沒有報道這些負面消息。奧巴馬政府一邊說阿桑奇撒謊,一邊又說他非法洩露國家機密,要把他引渡回美國。而經由自媒體轉發發酵的維基解密信息,在民眾中引起了強烈反響。無論是否在乎自媒體的取證,都不得不承認,爆料至少讓人看到了希拉莉家族的腐敗等問題。人們呼籲追查並給希拉莉治罪,特朗普也多次承諾。當年10月28日,FBI以有新線索為由在宣佈重啟電郵門調查,被希拉莉方面指為是導致其敗選的主要原因之一。

特朗普當選後,要求調查希拉莉的電郵門。事情卻一波三折,直到本月11日,國務卿蓬配奧在特朗普的強烈要求下,公佈了希拉莉刪掉的三萬多份電子郵件。在國務院網站頁面顯示,公佈的電郵數量是35575個。

特朗普為甚麼執意要公佈這4年前的東西?我想,這跟他的競選承諾有關,也跟當下的選戰情勢有關。 特朗普以及支持特朗普的選民認為,這些被希拉莉刪除的郵件將會把希拉莉送上法庭。如果希拉莉涉罪,那麼郵件內容涉及到奧巴馬、拜登等當年民主黨陣營的內幕也會被曝光,有助於人們考慮是否支持民主黨拜登。同時,也是從最壞的打算:即使拜登獲勝,郵件已經曝光,任誰想繼續愚弄視聽也難以做到。

然而,希拉莉電郵門舊事還沒發酵,拜登兒子的硬碟電郵門事件就成了十月底最大驚奇,世人的目光全部轉向了拜登。顯然,就當前形勢與美國未來命運而言,追擊拜登父子醜聞真相比希拉莉電郵門更加迫切和實際。看來,希拉莉在特朗普本期任內是不可能被送上法庭了。倒是拜登後來居上,可能先被起訴,這對民主黨可是致命一擊。眼看大選日迫在眉睫,拜登很可能拖過大選。一旦拜登獲勝,一切都可能改寫。這也是民主黨拚命保拜登的心理吧。

在此次大選的拜登保衛戰中,尤其是拜登父子硬碟門醜聞曝光以來,老牌主流媒體以及大型社交網絡媒體對民主黨的偏袒昭然若揭,比起希拉莉時期更加明顯。同時,通過被披露的信息,公眾也知道了FBI早就得到硬碟內容而一直不見動靜。直到朱利安尼發聲引爆事件,FBI才積極起來。這難免讓人想到腐敗滲透。回頭再看,才覺尋求希拉莉電郵事件真相有多難。

特朗普此任,他自己深陷被誣的「通俄門」調查,即使最後查無實證,主流媒體幾乎都充耳不聞。科米因在處理希拉莉電郵事件上的嚴重錯誤而被特朗普解僱,此後一波三折。聯邦政府與司法系統的沼澤之深超乎想像。特朗普能在此沼澤中存身,並且不斷排干沼澤,只能用天祐來解釋才最合理。就如最後一段選戰中的硬碟門事件,亨特拜登鬼使神差般將證據自動送上門去。

拜登父子腐敗案曝光後,值得敬佩的是那些曝光了硬碟以及挺身而出的證人。是正義使他們選擇了露面發聲。對比四年前,觸及希拉莉家族醜聞的知情人與反對派神秘死亡的黑暗時代,現在已經是光芒穿破雲層,烏雲即將消散。這也是特朗普執政以來不斷打擊暗勢力的一個結果。

特朗普上任後,如果有能力使希拉莉電郵門事件早就真相大白,並能夠起訴她,那麼,我們可能不會看到今天拜登硬碟門事件中的種種怪現象。前有希拉莉,後有拜登,凸顯美國病體沉痾的危機與沉重。前有希拉莉電郵門曝光,後有拜登硬碟電郵門升級版曝光,預示著特朗普將再次得到天助而解救美國。

有句話說得好:「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有罪的終將獲罪。無論是誰,只要他們有罪,一定會被追究。如果特朗普再次當選(我相信他會),沒能兌現的承諾,我相信都會兌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