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新華社曾連發兩條美國大選的報道,一條還放在首頁醒目位置,但避談拜登醜聞。10月26日,中共召開十九屆五中全會,中共黨媒停止報道美國大選,顯然中共高層再沒有精力審核相關報道內容,美國選舉形勢也很不如中共的願望,還牽涉到中共腐敗滲透,乾脆就不報道了。

10月29日,新華社再次報道美國大選,卻沒有出現在首頁,僅在二級欄目才能查到。10月30日的報道也是同樣的處理。中共不得不放棄關注美國總統選舉,中共高層已經不指望拜登能當選了。之後的三天,新華社就沒有新的美國大選報道了。

10月29日,新華社報道《經濟會否主導2020美國大選》。這篇文章似乎要談美國大選的經濟問題,實際真正涉及的內容很少,僅用兩句話分別描述了特朗普和拜登的經濟政策,但不再提及民調。

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實際是唱衰美國經濟,不顧美國經濟第三季度反彈33.1%的事實,還預測第四季度美國經濟復甦恐將大幅放緩,並大談美國失業和收入大幅下降。

中共黨媒看起來很嫉妒美國經濟的快速復甦,因此不願意看好美國經濟的繼續上升。中共黨媒可能忘了,若美國經濟不能快速恢復,將直接影響中國的出口業務,中國經濟豈不更難恢復?

新華社一邊唱衰美國經濟,一邊唱衰特朗普連任後也難有作為,特朗普連任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中共仍然不肯接受、難掩失望。

10月30日,新華社又報道《郵寄投票激增加大美國大選不確定性》。這篇文章開始還談美國大選提前投票的選民數量已超過8600萬,郵寄投票數量超過5500萬,並分析可能引發爭議、司法介入,推遲最終選舉結果。隨後文章稱,已寄回選票的民主黨註冊選民超過1500萬,而共和黨註冊選民僅有八百多萬。

中共黨媒似乎還對拜登抱著一線希望,不敢再提民調的反轉,卻特意拿郵寄選票說事,大致希望拜登能爭取到最後爭議的狀態,可能還有機會。

文章還說,本屆總統任期將於2021年1月20日結束,大選結果確定越遲,留給兩屆政府交替的時間就越少。還稱,將不可避免地影響經濟,增加市場動盪風險,也不利於疫情防控和社會穩定。

中共黨媒這樣的預測,可能令人覺得,美國總統即將出現交替,並斷定權力交接將對美國社會造成的影響。這反映出,中共黨媒根本不了解一個民主社會是如何運作的。

第一,美國的司法程序對民主選舉有明確規定,確保體現民意,也不會出現權力真空。這與中共獨裁政權每次挑選接班人產生的激烈內鬥完全不同。中共的權力交替,往往成為生死之爭,美國總統候選人的不同政見完全公開,接受選民檢視,最後由選票決定。

第二,美國總統雖然權力很大,卻受到制約。美國聯邦政府僅管理聯邦事務,各州事務自主負責,防疫更是各州長的責任要大些。不管聯邦還是州政府,都受法律約束,不可能像中共一樣,管天管地還要管人的思想。美國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可選擇的機會也很多,只要勤奮工作,從不擔心生活無著,也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觀點,還可以完全不理政治,這在中國根本不可能。

中共當然不是真的替美國人擔心,而是盼望美國出現權力更替的混亂,中共甚至會煽動這樣的混亂,企圖緩解自身的壓力。看來,特朗普越來越可能連任,這令中共高層十分憂心。

不過,這樣的文章絕大多數人根本看不到,黨媒根本沒有放在重要的位置,只算自我解嘲了。

這三天來,中共黨媒連這樣的文章也不願意寫了,看看這些天特朗普在搖擺州造勢場合的人潮,美國大選的結果,中共高層想必已經有了明確的預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