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免去湖北省委書記職務的蔣超良,日前在五中全會上亮相,引起外界關注。有分析認為,蔣超良是王岐山的親信,他被免職後依然留在中央,間接說明早前遭「剪裙邊」、情況不妙的王岐山,臨時站穩了腳跟。

新唐人報道,上周閉幕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並未出現大的人事變動。相反,早前外界猜測可能會被處理的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仍然以中央委員的身份參加了會議,引發輿論熱議。

據央視新聞聯播畫面顯示,蔣超良與陸軍司令員韓衛國、農業部長韓長賦坐在一起,參加五中全會。

今年2月,湖北省武漢市中共病毒疫情大爆發,且擴散至全球。蔣超良疑似因防疫不力被免去湖北省委書記職務,由習近平親信、原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的去向成謎。

蔣超良此次公開亮相五中全會,凸顯政局詭異。蔣被指是副主席王岐山的親信,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廣東曾設「廣東省地方中小金融機構和農金會金融風險處置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時任常務副省長王岐山,蔣超良擔任副組長。

今年6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佩耶特(Alex Payette)分析說,蔣超良與王岐山關係緊密而且還是一位金融官員,他或許可以因此而躲過一劫。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陳破空認為,五中全會看似波瀾不驚,但會議後3天懷疑經歷了一場暗鬥。習近平沒提永久執政,也沒提接班人,等於沒有勝負,習近平疑似與各派打成平手。另外,會議沒有任何人事變動,王岐山的親信蔣超良依然在中央當中,間接說明王岐山站穩了腳跟。不過還要看接下來召開的中紀委五中全會,會不會出現變化。

早前,王岐山好友任志強及舊部董宏相繼出事,引發「習王不和」、王岐山情況不妙等猜測。然而,這次會議顯示王岐山平安無事。而且在會前,王岐山還罕見高調在上海露面,以視像方式為上海外灘金融峰會致詞。

王岐山在致詞時強調,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近年來異常低調的王岐山在五中全會敏感時期,突然發表這番強硬講話,引起輿論關注。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10月5日接受自由亞洲專訪時曾表示,習近平和王岐山關係非常、很微妙,王在中共黨內的威望、資歷和能力都高於習。「黨裏面」實際上對王是又恨又怕又服,非常忌諱他。

蔡霞說,在中共專制極權體制中,黨魁一定要解決所有可能威脅其地位的人,這種邏輯決定了習不會再去和王合作。但是習自己又搞不定一些複雜的事情,所以又要用王,又要防止王造反,這就是習的心態。

五中全會召開前,中宣部一份禁令被網民曝光,當局嚴禁媒體和網絡平台對有關黨內權鬥、人事變動等進行討論和報道。分析人士認為,這一禁令恰恰說明中南海鬥爭異常激烈,甚至可能引發政權危機,當局害怕民眾知情,因此嚴禁討論相關話題。

當前,中共正遭遇美國帶領的西方各國圍剿,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國國內經濟也一蹶不振,不得不走到「內循環」,閉關鎖國、自力更生的老路上,前景悲涼。

時政評論員鍾原在《大紀元》刊文說,五中全會沒有對一系列內外失策的檢討,更沒有內外困境的解決之道。五中全會繼續用口號式的十四五規劃搪塞中共政權的危局,這表明中共政權已經無可救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