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進入倒數日子,在拜登父子電郵醜聞不斷爆出新內容,令人目不暇接之時,數千女巫網絡集結準備詛咒特朗普落敗的新聞,叫人大跌眼鏡。對於不少華人而言,這似乎像一出荷里活魔幻電影的鬧劇。其實,一次實實在在的精神戰爭正在發生。

前幾日眾多媒體轉發了一則英國《太陽報》的消息,有六千多名女巫的「束縛特朗普(Bind Trump)」 面書社團在進行串聯活動,聲稱她們會利用本月罕見「雙滿月日」帶來的額外魔法,準備在10月31日萬聖節當天,以及11月2日集體做法下咒,使特朗普在11月3日的大選中落敗。女巫們聲稱這是至今規模最大的「藍色浪潮(Blue Wave)」咒語攻勢。

今日是31日萬聖節,想必巫婆們正在各地進行詛咒特朗普的活動。能不能隨其所願?我覺得答案不必等到大選結果。

在2016年大選前,女巫們也有詛咒行動,而特朗普依然當選了。女巫不甘心,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中,她們其實一直沒停止詛咒。幾乎,每次特朗普受到政治對手的攻擊,比如彈劾調查等等,女巫們就像是得到命令一樣,配合抹黑特朗普的反川派進行集體詛咒。最早令全世界知曉的一次詛咒行動發生在2017年2月24日。「束縛特朗普」面書專頁號召全球各地女巫以及恨特朗普的人當天傍晚對特朗普進行詛咒,有部份女巫聚集在特朗普大樓外面下咒,其他人則是在家施咒。他們將詛咒儀式的照片傳上面書分享。這次詛咒很有代表性,了解一下這次詛咒的情況,對今天及後的女巫詛咒攻勢大有幫助。

2017年2月24號(周五)晚上舉行巫婆魔咒,因為那一天是西方巫師屆的「殘月祭日」,傳說中是他們法力最強的日子。巫婆們當時安排,這種對特朗普集體施咒的活動將在接下來的每個「殘月祭日」如期舉行,一直到魔法靈驗,特朗普離開白宮為止。他們同時還提醒大家期待6月21日的那一場魔法儀式,因為那一天也是夏至日,他們普遍認為那一天的功效最強。結果,大家也看到了,黑暗魔力打不倒特朗普。

本月22日,巫婆們又用「殘月祭日」來施咒,結果特朗普在與拜登辯論中安然無恙。儘管事實一再證明,巫婆們感覺施法時得到的神秘力量打不敗特朗普,但不妨礙他們不停地變換說法舉行新的詛咒活動。2020年10月31日萬聖節,巫婆們當然不會放棄這個西方鬼節,又換成了「雙滿月日」的額外魔法來自我鼓勵。期望能得到更大的黑暗力量的加持。

作為神秘主義世界的一部份,女巫的生活與世俗政治看來並無關係,為甚麼要試圖藉助神秘力量干預美國大選呢?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不遺餘力地在社交媒體宣傳反特朗普。在2017年那次面書行動中,他們介紹了詳細的詛咒方法。對於被誘惑想開發自己內部「潛能」的人,巫師們還給出了一個很方便用的「速成攻略」。整個操作手法,在撒旦教中很常見。中國大陸黨媒《環球網》對此津津樂道,大肆報道,配發了詳細的圖文介紹。大概是想讓大陸的小粉紅們去嘗試一下吧。

針對女巫們的魔法行動,傳統基督徒、天主教徒等的回應就是加強為特朗普祈禱。針對2017年2-24巫婆詛咒特朗普行動,基督教民族主義者聯盟(ChristianNationalism.com)就曾直接宣佈:我們將以祈禱來反擊。他們認為,特朗普是代表他們的力量,把國家從撒旦左派、無神論魔鬼的手中奪回。而撒旦主義者反對特朗普為總統。特朗普反對墮胎、反對同性婚姻等符合美國傳統文化的言行,觸怒了順從撒旦的自由放縱主義者,包括接受撒旦教義的骯髒女權者。作者凱文·安布羅斯說:他們對神的信徒和僕人進行這種神奇的攻擊並不是甚麼新鮮事,但他們試圖爭取非宗教自由主義者的幫助就很突出。由於媒體對特朗普的不間斷的攻擊,很多年輕人會受影響而憤激,成為撒旦集團的沃土。

2016年特朗普在大選中的勝利,很大程度上是聽到了沉默的多數美國民眾的聲音。在過去十年中,民主黨左派一直佔據對話主導權,不誠實的主流媒體竭盡全力讓傳統的美國人民相信:他們自己是可悲的少數派,無法獲勝。但是,他們獲勝了,特朗普代表他們成為總統。他們相信上帝在美國生活中,讓國家糾正過去幾十年的錯誤。傳統教徒祈禱特朗普,祈禱國家,祈禱美國再次成為正義。這種祈禱已經成為他們日常祈禱的一個重要內容。特朗普所受的攻擊越嚴重,他們就越是看到撒旦的瘋狂,越不會鬆懈。

女巫們不管怎樣造聲勢危言聳聽,對特朗普的鐵桿兒而言,已經司空見慣,也可以說不屑一顧。特朗普是神選之子,這一點在宗教界早已傳開。馬克泰勒關於神對他的啟示,隨著特朗普的當選以及實踐,那些預言很多都已經應驗。還有其他高人預言特朗普將獲勝。最近,被視為先知的傳教士沃爾瑙博士又發聲:上帝派大天使米迦勒下來幫助特朗普戰勝撒旦。這一切,都使真正信仰神的人會按照神的旨意支持特朗普。在支持和反對特朗普連任的問題上,在神學界眼中,已經不是簡單的人事變動,而是正邪大戰,神魔之戰。

其實,美國所謂種族的撕裂問題,實質是文化精神衝突問題,根本上是精神之戰、信仰之戰。

女巫們一次次捲土重來,可見特朗普令黑暗勢力多麼害怕,也證明特朗普受到神的護佑而毫髮無損。女巫們的一次次失敗,有關特朗普的神的預言一次次兌現,足以讓更多的人思考判斷真與假、正與邪。尤其是,當拜登父子醜聞曝光之後,女巫們仍然一如既往地詛咒特朗普,試圖助拜登當選,這個現象也會讓很多人思考撒旦左派與民主黨極左派的關係。在現實面前,很多抱著傳統情感支持民主黨的人,會在良知指引下覺醒。這正是今天在發生的事情。

在基督教故事中,撒旦是墮落天使,被上帝打入地獄。他帶著邪惡的力量,試圖毀滅人類。女巫們的妖術和邪法不過是來自撒旦的力量,跟特朗普鬥,其實是跟特朗普背後的天神鬥,贏得了嗎?贏不了。

在東方的邪術中有個規律,施妖法的人,一旦被正法所破,必然反噬其身。中國有句老話說「做法者必自斃」,就是指這種情況。因此看來,真有危險的恐怕是這些想對特朗普命運動手腳的女巫了。

讓我們拭目以待特朗普的未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