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前夕,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經常看到一位抗議拜登的白人老者。

老人把自己的皮卡車停在拜登家附近,車上插著幾面支持特朗普的旗幟,車旁樹立著特朗普、彭斯、華盛頓的巨幅紙質人像。他的抗議時常引來路人的好奇,許多人給他鼓勵。

拜登前鄰居克羅珀在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抗議。(夏青/大紀元)
拜登前鄰居克羅珀在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抗議。(夏青/大紀元)

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景。(良克霖/大紀元)
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景。(良克霖/大紀元)

這位老者就是住在威明頓市的保羅·克羅珀(Paul Cropper),今年68歲,他是一名建築工人,也是一名訓狗師。小的時候,他家與拜登家是住在同一個社區的鄰居。

在大選前夕的11月1日),克羅珀在家裏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暢談了他從兒時起就知道的拜登,以及他為甚麼支持特朗普和抗議拜登的原因。

克羅珀在自己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良克霖/大紀元)
克羅珀在自己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良克霖/大紀元)

克羅珀在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樹立的特朗普和華盛頓的巨幅紙質人像。(克羅珀供圖)
克羅珀在拜登位於德拉華州威明頓市的住宅外樹立的特朗普和華盛頓的巨幅紙質人像。(克羅珀供圖)

布丁點心少了一份

克羅珀說,他與拜登的小弟弟弗蘭克·拜登(Frank Biden)年齡相近,經常在一起玩耍,兩家關係也很密切。在他5歲時,當父母外出,就請比克羅珀大10歲的拜登到他家做小保姆(Babysitter),看管克羅珀和他的兩個兄弟。

克羅珀講述了一件趣事。小時候他媽媽每天要為3個兒子每人準備一份睡覺前的布丁點心。但有一段時間每天都發現少了一份,後來才知道是拜登偷吃了一份。

此外,克羅珀小的時候與拜登家去的是同一個天主教堂,當時他對拜登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反感。

拜登妻子遇車禍

克羅珀說起拜登的第一個妻子,她在一場車禍中喪生,因為她沒有在十字路口的停車牌前停車,導致與一輛卡車相撞。但拜登一直都在說是卡車司機的責任造成他妻子的死亡。幾年後那位卡車司機在絕望中去世,因為每個人都指責他。直到在競選副總統時拜登才說出了實情。

克羅珀告訴記者,拜登現在的妻子吉爾·拜登(Jill.Biden)是克羅珀一個朋友以前的妻子,他奪人所愛。

很多年來,克羅珀發現拜登「不是個誠實的人。他是一個政客,只是空談。」「他當面對你微笑,表面看起來友善,但轉臉就不知道你是誰了。」

當拜登任副總統時,克羅珀還沒有強烈反感他,但他競選總統後,就「忍無可忍了」。他說:「我們的國家不能交在這樣一個人的手裏。」

近期,媒體爆出的拜登兒子亨特的「硬碟門」醜聞,克羅珀相信那完全是真的,因為「亨特是癮君子,曾經被軍隊開除,他們家的其他人也有吸毒的問題……,對爆料的醜聞一點也不驚訝。」

拜登自稱是天主教徒,克羅珀質疑:「如果你連生命權都不尊重,生命對你還重要嗎?」拜登所在教會的人知道他是個「騙子」,很多人都支持特朗普。

支持特朗普保護美國傳統

今天,克羅珀把卡車停在拜登曾去的教堂外,上面插有支持特朗普的旗幟,迎風飄揚。「前後有大約25輛車經過,除了兩輛車外,其餘車上的人都伸出大拇指對我表示支持。還有人過來當面對我表示支持。」克羅珀說。

當他在拜登家附近抗議時,特警局的人來要挾他離開,但克羅珀表示:「他們想不讓我發聲,除非把我埋地6尺!」

在克羅珀心目中,「特朗普是華盛頓以後最偉大的總統」,「特朗普的減稅讓我的收入大幅增加……,特朗普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問題上是對的,他做了所有該做的事情,拜登不可能再做更多的事情。如果拜登能做,為甚麼他不說出來。」

「特朗普將保證美國的自由,而其他人上台我們將失去國父們為我們奮鬥的一切。」

克羅珀說,自己已經實現了「我的美國夢」,有汽車、電單車,有住房,在佛羅里達州還有度假屋,在科羅拉多州有40英畝的地,甚麼都不缺。

「我熱愛美國,這是一個美麗的國家,我每年夏天都騎電單車在美國旅遊兩周。我去歐洲兩個星期就急不可待地回到美國。我理解為甚麼人們都想到美國來。但必須是合法地來。」

「在我成長的環境中沒有種族歧視,直到奧巴馬當總統後種族問題才被熱炒起來。利用種族議題來分化美國民眾是可怕的事情,這讓我憤怒。」

「拜登要加稅……,要搞社會主義那一套,政府壟斷醫療保險。」克羅珀說,「現在民主黨做的事情令人膽顫,我將不惜一切地挽救我們的國家。我想要為年輕的美國人保留下我年輕時的美國。我們現在還享有《憲法》賦予的言論和信仰權利,如果拜登當選,我們將很快失去這些。」

最後克羅珀激動地說:「我今年68歲,也許活不了多少年,但我不能看著美國這樣墮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