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會剛結束,中共水利部、國家發展改革委11月1日公佈,三峽工程日前完成整體竣工驗收全部程序;但詭異的是,未提及何人負責驗收。三峽工程自江澤民強行上馬後一直爭議不斷;外界關注,北京高層拒絕為江澤民背黑鍋,人人都在當「甩鍋俠」。

三峽工程驗收 無中共領導人出面

北京時間11月1日上午10時53分48秒,中共喉舌新華社報道,水利部、國家發展改革委1日公佈,三峽工程日前完成整體竣工驗收全部程序。報道聲稱,根據驗收結論,三峽工程建設任務全面完成,工程質量滿足規程規範和設計要求、總體優良,運行持續保持良好狀態……。
 
新華社報道三峽工程完成整體竣工驗收全部程序的消息,只提及水利部、國家發改委公佈,未提及何人負責驗收。

法廣報道說,這一涉及水庫、發電站多項建設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為何在開工26年後的今天才宣佈「三峽工程建設任務全部完成」?今年夏天長江洪水氾濫時,三峽上游的重慶遭倒灌,下游的武漢遭水淹,三峽庫區的洩洪功能以及大壩的安全性能再度遭到廣泛質疑。當年高調開工,高調截流,如今這一「世紀工程」靜悄悄「通過驗收」,不見領導人蹤影。

署名「財經評論」的觀察人士批評,當年把三峽工程作為「最大政治工程」來抓,開工還是截流,江澤民、李鵬親自出席,但到了2006年大壩到頂不見胡溫,「建成11年後驗收單位只是水利部、發改委,不見習李等(中共)國家領導人參加,人人都在當甩鍋俠!」

汪洋曾任驗收委員會主任 任內拒簽驗收報告    

2014年6月25日,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首次以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身份亮相,主持召開了該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部署安排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

汪洋稱,要以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高度負責的精神,組織開展竣工驗收,並進一步做好三峽後續工作。

樞紐工程驗收組專家組組長陳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採訪時特別強調,整體驗收工作計劃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會推遲。

中共十九大後,2018年1月31日,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發表文章《汪洋和三峽工程——為甚麼《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遲遲不能完成?》。文章質疑,從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如今已經過去近兩年時間了,汪洋為甚麼遲遲不完成《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文章說,汪洋知道,擔任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在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上簽字,責任重大,特別是歷史責任重大,這絕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可能是禍及後代的壞事。因為汪洋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了解到「三峽水庫是一個斜湖,有水利坡度,而且這個水利坡度隨著長江水流的大小而變化」,一旦三峽庫區遭遇特大洪水,重慶就會冒著被淹沒的危險。因此,汪洋對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的簽字是遲疑的。「對汪洋而言,最好的辦法就是拖,拖到事情發生變化。」

中共十九大上,汪洋升任政治局常委,2018年3月中共兩會上,汪洋卸任國務院副總理,出任全國政協主席。

詭異的是,汪洋卸任國務院副總理後,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的組成人員及其主任一職由何人接替,再無任何消息。

江澤民強行上馬 三峽工程爭議不斷

三峽工程是目前為止中國最大規模的工程項目,1994年12月14日正式開工,2003年第一台機組併網發電,2006年三峽大壩建成,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

三峽工程建設迫使當地大量當地居民搬遷,共搬遷安置城鄉移民131萬多人,同時導致眾多歷史古蹟、古城被淹沒,造成嚴重的人文環境破壞。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先後三次致書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指出根本不可修建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黃萬里在1986年1月撰寫的「論長江三峽建高壩的可行性」一文中分析三峽大壩建成後的隱患:一旦建成三峽高壩並蓄水,長江重慶段水位將變得十分平緩,上游運移近長江的石沙將沉積下來,堵塞重慶港,斷絕航道,而且會在洪水到來時抬高水位,從而淹沒低窪地區,危及數十萬人口安全,「其後果可能十倍於1983年7月底陝西安康漢水氾濫造成的慘絕人寰之災情」。

但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鞏固其地位,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人大通過。在一片爭論聲中江澤民等人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李鵬在回憶錄中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主持制定。

網絡熱傳,黃萬里預言三峽大壩將會出現十二種災難性後果:長江下游幹堤崩岸;阻礙航運;移民問題;積淤問題;水質惡化;發電量不足;氣候異常;地震頻發;血吸蟲病蔓延;生態惡化;上游水患嚴重;終將被迫炸掉。

自從三峽大壩開建以來,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水災等災難接踵而至。數百萬「三無移民」——無田種、無工作、無前途造成巨大社會危機。水質污染、水庫誘發地震、水位上漲引發滑坡崩坍、水庫淹沒區擴大、限制長江航運、歷史古蹟消失、珍稀動植物死亡等,引發很多生態災難。早先許多專家預言的三峽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兌現。

今年6月底長江爆發特大洪水,三峽大壩水位超高洩洪,給武漢等中下游一系列城市造成巨大壓力。7月2日,長江一號洪水在上游形成,頓使三峽水庫入庫流量激增到每秒5.3萬立方米,儘管三峽大壩已於29日開啟兩個洩洪孔,加大下洩流量,三峽庫區水位再破限制水位近兩米。三峽大壩上游重慶下游武漢,形勢嚴峻。7月12日,鄱陽湖湖區紅色預警,江西告急,武漢觀江亭已被洪水淹沒只露出頂部,漢口、武昌、漢陽江灘實行封閉管理。社交網絡議論紛紛,質疑三峽大壩連日全力洩洪,加重了整個長江流域洪水氾濫。

胡、溫、習、李不願給三峽工程「背黑鍋」

財經網2012年4月發文《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文章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尤其引人關注的是,三峽工程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以至於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祝福!這在中國是極為罕見的。

外界盛傳,出身水利樞紐專業和地質專業的胡錦濤和溫家寶,在三峽大壩工程竣工時,雙雙缺席,是不願給三峽工程「背黑鍋」。

溫家寶還被翻出,在2003-2006年間時任國務院總理的他只去過三峽庫區2次,每次都只是關注三峽移民問題,對工程本身興趣不大。

此外,2006年5月溫家寶在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第十五次全體會議上,談的並不是三峽的成就,而是它的隱患,也就是「工程質量」、「移民安置」、「庫區的經濟發展方向」、「庫區環境污染」這四個外界的最大疑慮。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三峽工程危機四伏,已成為一顆定時炸彈,其最大責任人是江澤民與李鵬,李鵬已在去年去世;胡錦濤、溫家寶任內拒絕為江澤民背黑鍋,汪洋任三峽工程驗收委員會主任期間一直拒簽驗收報告;中共十九大之後,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的組成人員及其主任人選成謎;直到此次官媒通報三峽工程完成整體竣工驗收,只提及水利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公佈,未提及何人負責驗收。這表明現任中共高層無人願意、也無人膽敢為三峽工程背黑鍋。

三峽工程竣工驗收為何拖延多年無果,卻在五中全會剛結束後由官媒含混其詞通報?李燕銘認為,這很可能是,在沒有高官願意背黑鍋的情況下,三峽工程竣工驗收由五中全會全體中央委員秘密審議,集體表決通過。而拖延多年的三峽工程竣工驗收為何會成為五中全會秘密議題,背後很可能牽涉中共高層博弈與妥協因素。由此也折射,今次中共五中全會高層博弈黑幕非同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