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五中全會所提出的雙循環經濟發展規劃,經濟學家俞偉雄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雙循環」只是一個漂亮的口號,中國經濟嚴重失衡,是一個長期性、結構性的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

就職於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俞偉雄認為,中國經濟幾年下來債務高漲,投資浪費大,房地產還有巨大泡沫,內循環有一個癥結,最好的方式是讓中國的消費起來,但這次疫情使正在提升的消費有中斷,如今年十一長假消費額比去年還要減少,內循環效果不大。

「對外來講,就是更嚴重了。」俞偉雄說,美國過去一直是中國最大的出口順差的產地,現在中國對美國的順差大量減少,產業鏈移出中國到東南亞,或者是回到美國這個趨勢一直在進行,未來還會延續。如果特朗普連任,美方會使出更多措施制裁中共北京政府。

「武漢肺炎對全球,尤其是美國造成了很大的人員傷亡、經濟損失」,俞偉雄說,「這一定會影響到中共未來景氣的發展,口號再好聽,就是口號而已,實際情況對中國經濟都是非常不利的,大家千萬要特別注意」。

中共說得好聽 實際做不到

中國大陸有學者提出,要從五個維度深刻理解雙循環戰略內涵,也就是內需為主、技術創新、完善市場體系、實現兩個循環相互促進以及積極開放。

對此,俞偉雄表示,「五個維度」的說法很漂亮,問題是政府的實際政策沒有朝這個方向發展。過去這幾年實際是國進民退,政府不斷介入那些影響力很大的企業,如:阿里巴巴等各式各樣的私人企業,這都違反市場經濟原則,是在倒退。如果中共過去十幾二十年真的秉持五維度的方向,今天就不會淪落到被世界各國指責的地步。

俞偉雄指,中共藉由市場要脅世界各地的企業來中國並移轉技術,這都不是真正的開放,技術創新更是有問題。過去這十年、二十幾年,北京當局進行所謂的軍民軍事合作,以國家機器向世界先進國家進行網絡滲透攻擊,偷竊商業、科技機密等,讓美國非常生氣,「你通過偷竊把人家的創新知識產權拿到手,沒有任何的補償,是違法行為」。

「中國人很聰明,如果中國老老實實腳踏實地自己去研發、創新,大家都很喜歡,這樣也許會有一些進步。」俞偉雄說:「可是,中共說得很好聽,實際上都沒做到。2020年是一個轉折點,如果中國再不改變,未來可能要面對全世界的圍堵;如果中國遵照西方先進國家遊戲規則,情況會好轉。但對中共期待值不高。」

中共的企業不可信

俞偉雄說,美國認為牽涉到高科技,中共的企業基本不可信。「因為一個國家是由共產黨極權政府所掌控的,沒有獨立的司法,沒有各式各樣的監督制度,甚麼都是共產黨的政府說了算。不管這個企業多好,多想發揮市場,如果北京當局要你把你所擁有的國外客戶的資料洩漏出來交給政府,你必須遵守。」

他進一步分析,也就是說:「中國的私人企業是受控制的,無法自主的,無法符合私人企業市場最大效率長期利潤的原則,這是結構性的問題,例如,「香港國安法」一通過,很多企業就要離開香港,因為這地方沒有過去那種獨立公正的司法保障了。很多敏感的訊息、資金和技術都不安全了。」

過去,大陸有許多公派的留學生在美國學習期間竊取了大量的科技及知識產權。俞偉雄說:「全世界少數幾個國家跟美國交涉接觸活動中都有個背後動機,就是要竊取一些東西來提升自己國家的軍事力量,藉此跟美國或西方社會做對抗,這些少數國家有中國、俄羅斯、伊朗、伊拉克。中國因為人多所以情況最嚴重。」

他表示,美國或其它西方國家以後會有越來越多的政策來面對這些情況。「如果特朗普當選,這種情況會越來越被禁止。未來中共不管官派或私人要到美國高等學府念研究所,牽涉到科技,牽涉到移民法會越來越困難。如果學一般的基礎人文、科學、商管,或者大學部,應該沒問題,但是要想讀到博士或博士後這種學科美國會非常小心。」

大陸經濟結構失衡 無法收拾

在俞偉雄看來,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之一是過去採取積極撐高成長的方式,導致累積下來的投資大量過剩,結構性嚴重失衡,比如,中國的鋼鐵產量還不斷地在創新高,過剩的產能已經大到無法想像的地步。

俞偉雄指,這會像紙牌屋,到哪天到最高點垮下來的時候是無法收拾的,會有很大的後座力、很大的負面。因為這些投資都是要花錢的,只有長期的蕭條才能打消這些呆賬。現在中國沒有全面倒下來是因為還可以不斷地用新債還舊債。

現在中共正在試行數碼貨幣。俞偉雄說,每一個貨幣都有一個號碼,當局可以去查貨幣過去經過哪些手,表面上它可以防貪污。但壞的一方面講,它完完全全可以控制所有中國人的用錢情況,特別是異見人士如果你不聽話它會鎖定你的名字,把你這個貨幣完全凍結起來,無法使用。所以這個極權政府的控制程度已經到了頂點。這是他們推出數碼貨幣的兩個原因。

高失業率是突出問題

中國人口多,因為疫情,外資大量撤離導致老百姓失業,無法生存。俞偉雄指,當前大陸的經濟問題直接表現出來就是高失業率。鼓勵地攤經濟,鼓勵年輕人回鄉村創業都是類似的情況,問題很大。中國大陸過去這二、三十年經濟高度成長的黃金期,高工資成長期已經遠遠地過去了。未來要面對一個不一樣的時代,年輕人會比較辛苦。

就中共重回合作社的提法,俞偉雄指出,合作社是一個不同的經營方式,不是一個以股東為主的公司結構,這是一個比較公平的方式。習近平提出發展農村合作社的理念,像農業合作社、產銷合作社,如果是小規模的怎樣去做都無所謂,但如果想要合作社解決所有問題是不可能的。如果合作社發各種各樣的證券,如糧票、油票等是在走回頭路。

「雙循環」是一條不歸路

「德國之聲」10月26日引述分析說,中國(中共)的「雙循環」到目前為止基本上還是一個空洞的口號,尚不清楚如何實施,是一個相當模糊的方案。

香港《蘋果日報》26日引述美銀前高級副總裁吳明德的分析表示,習近平不想承擔經濟下行責任,所以要搞「內循環」,他知道這樣(因中美交惡)中共會死,所以準備要「自力更生」,學毛澤東時代大煉鋼鐵般的搞「全民大煉芯運動」,但「雙循環」是一條不歸路。

10月24日,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上海「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視像演講,提到當局的「雙循環」主調,在談到中國金融時,他強調「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王岐山提到中國金融不能搞龐氏騙局的說法,也暗指以內循環為發展主體的中國經濟,已經債台高築的地方政府,會繼續借錢搞基礎建設、增建 5G 基地站、數碼經濟等,中共債務黑洞會越滾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