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今年春天實施了前所未有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以應對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都提出了更多應對健康和經濟危機的行動,預計大選結束後聯邦政府將通過更多紓困措施。

據非牟利的中立公共政策組織「聯邦預算問責委員會」(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簡稱CRFB)的一份新報告,特朗普和他的民主黨對手拜登所提出的建議,在成本上有著鮮明的對比。

特朗普提議增加支出和減免稅收,以應對疫情及其經濟影響。該文件顯示,特朗普的建議將花費5300億~8700億美元,中央估計值(central estimate)為6500億美元。

同時,拜登提出的COVID-19應對方案需要擴大支出2兆至4.2兆美元,中央估計值為3.1兆美元,比特朗普計劃的成本高出近6倍。

該分析僅基於「候選人具體提出的建議」,亦即只關注候選人在競選網站、社交媒體等提出的建議,並不包括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最近談判中各自主張的紓困案金額。同時,也不包括眾議院民主黨人通過、拜登支持的3.4兆美元《英雄法案》(Heroes Act)。

據此,該報告統計了特朗普在大流行應對計劃中建議的五項具體政策。其中包括:對抗病毒措施、免除遞延的工資稅、為個人和家庭提供第二張支票、薪酬保護貸款計劃(PPP)擴大到小企業、為航空公司提供額外的工資支持。

報告顯示,與3月通過的《CARES法案》類似,特朗普計劃向每個美國人直接支付1200美元,向每個受撫養子女額外支付500美元,總計將耗資3000億美元,約佔特朗普大流行應對計劃的一半。

據美國國會稅收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的估計,放棄遞延的工資稅將耗費約1400億美元。在8月份,工資稅已被特朗普採取行政令遞延,允許僱主停止預交6.2%的工資稅,並指示財政部長研擬免稅的途徑。

特朗普計劃中,另一個較大的項目是提供額外的PPP貸款,這將耗費1350億美元。

這份報告指出,包括利息成本在內,若依據特朗普計劃的中央估計值,將在2030年前為美國增加近7000億美元的債務。

相比之下,拜登的計劃主要反映了眾議院民主黨人提出的建議,到2030年前,將使國家債務增加近3.3兆美元。

該報告列出拜登支持的15項大流行應對政策,其中包括延長額外的失業救濟金(每周600美元),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資金、發放第二輪支票、支持小企業、提供1萬美元的學生貸款豁免以及擴大兒童稅收抵免額度等。

中央估計值顯示,延長失業救濟金將花費6000億美元。

作為2.2兆美元《CARES法案》的一部份,美國為失業者提供每周額外的600美元已於7月到期。共和黨人反對延長這600美元的福利,因為擔心這會影響人們重返工作崗位的積極性。

在拜登的計劃中,其它高額項目包括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4350億美元、為第二輪支票提供3750億美元以及提供3700億美元以支持小企業的重啟計劃。

僅管雙方提出的COVID-19應對措施大多是臨時性的,旨在解決當前的危機,但是,它們將對預算產生重大影響。在這次競選中,候選人並未說明如何解決國家的債務負擔。

「我們的政治領導人都沒有正面解決這個問題,這確實令人不安。」聯邦預算問責委員會主席瑪雅‧麥吉納斯(Maya MacGuineas)對《時代周刊》說。

「現在還不是改變我們債務狀況的時候,除了擴大債務以對抗流行病和經濟衰退之外。但現在肯定該做好準備,一旦經濟夠強大,就必須做出改變。」她在一封電郵中說。

據美國財政部最近發佈的財政月報(Monthly Treasury Statement),美國2020財年總赤字達到創紀錄的3.1兆美元,債務為21兆美元,約佔經濟總量的102%。

聯邦預算問責委員會在報告中指出:「在過去的一年裏,債務已從經濟產值的約80%增長到相當於經濟產值的規模。」

「若根據候選人的全部建議,債務可能會進一步上升」,報告指,到了2030年,「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債務可能會達到GDP的127%,在拜登的領導下,債務則可能會達到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