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0月30日,LifeSite新聞網發表了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大主教寫給特朗普總統的第二封信,信中警示特朗普總統,一個利用大瘟疫來「征服人類」、破壞人類自由的「大重啟」(Great Reset)陰謀正在進行中,作為神選之人,特朗普要戰勝「黑暗之子」的最後攻擊,就必須「堅信神」。

維加諾大主教在信中描述了所謂的「大重啟」陰謀,就是由某個「世界精英」設計的、通過針對大瘟疫的封鎖和醫療科技壟斷,達到毀壞全球經濟和對全人類的完全控制。

早在今年6月份,維加諾大主教給特朗普總統寫了第一封信,表明聖經中講述的「黑暗之子」與「光明之子」、正義與邪惡在人類社會的戰爭正在發生;並進一步表明包括「深層政府」(Deep State)在內的「黑暗之子」正在向特朗普發起更猛烈的進攻,他們想要借用街頭暴亂,「操控即將來臨的總統選舉,讓支持且願意實現深層政府目標的人當上總統。」

同一天,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就直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為「黑暗王子」,怒斥拜登利用自己毒品成癮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做自己的「白手套」(Bag man),與中共「特務頭子」和其他犯罪分子進行權錢交易,以此來換取自己的億萬富翁生活。朱利安尼明確指出,像拜登這樣的人,只配送進監獄,根本不配入主白宮。

維加諾大主教是前梵蒂岡教廷駐美國大使、烏爾帕納區(Ulpiana)名義大主教。下面是維加諾大主教給特朗普總統第二封信的全文。

 

總統先生,

請允許我在這個時刻向你表述,一個反對上帝和人類的全球性陰謀,正在威脅著整個世界的命運。作為大主教、使徒的繼任者、前美利堅合眾國的使徒農西奧,我在民間和宗教當局的沉默中給你寫信,願你接受我的話,作為「一個在沙漠中哭泣的人的聲音」(約1:23)。

正如我六月份寫給你的信中所說,在這個歷史性時刻,邪惡勢力與善良勢力正進行殊死的戰鬥。邪惡勢力在對抗「光明之子」時,儘管顯得強大而有組織,但已被他們世俗和精神的領袖所拋棄,雖然「光明之子」也迷失了方向且組織不善。

每天,我們都感覺到越來越多的攻擊,想要破壞社會最根本的東西:自然家庭、對人類生活的尊重、對國家的熱愛、教育和商業自由。我們看到國家元首和宗教領袖對西方文化和基督精神的自戕推波助瀾,公民和信徒的基本權利則被以衛生緊急狀態的名義剝奪,而這種緊急狀態正在被越來越全面地揭示出來,是一個建立殘酷隱蔽暴政的工具。

一項名為「大重啟」的全球計劃正在進行中。它的設計者是一位全球精英,想要征服全人類,並採取強制性措施,以極大地限制個人自由和全體人民的自由。在幾個國家,目前該計劃已經獲得批准和資助;而在其它國家,它仍處於早期階段。作為這個地獄項目的幫兇和執行者的世界領袖,他們的背後有一些無恥的人為「世界經濟論壇」和「201事件」提供資金,以促進他們的議程。

「大重啟」的目的,旨在強推一個可以執行任意手段的衛生專政制度,它隱藏在確保全民收入和免除個人債務的誘人承諾背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讓步的代價,將是放棄私有財產,並遵從比爾蓋茨(Bill Gates)與主要製藥集團合作推動的、針對Covid-19和Covid-21的疫苗接種計劃。除了激發了「大重啟」推動者的巨大的經濟利益,在強推疫苗接種的同時,還要強推一個健康護照和數字身份證,隨後就可以對全世界人進行接觸追踪;而那些不接受這些措施的人,則將被關押在拘留營中或者被軟禁在家,他們的所有財產也將被沒收。  

總統先生,我想你已經知道,一些國家將在今年年底至2021年上半年啟動「大重啟」計劃,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已經假設了第二波和第三波大瘟疫,並據此計劃了進一步的封鎖。你很清楚,他們已經採取了各種手段來散佈恐慌,並讓個人自由的嚴厲限制合法化,從而巧妙地引發世界範圍的經濟危機。這個陰謀的設計者們的意圖,就是讓這場危機使各國求助於「大重啟」而不可逆轉,從而給這個他們要徹底消除其存在和記憶的世界,帶來最後的打擊。

但是,總統先生,包括人、感情、機構、信仰、文化、傳統和理念的這個世界:人與價值的行為不像自動機那樣運行,也不會像機器那樣服從,因為他們擁有靈魂和心靈,因為他們之間是由一種精神紐帶連結在一起的,這種精神紐帶從上天汲取了力量——就是我們的對手想要挑戰的那個上帝——就像路西法在初始時所做的「不遵從」。

眾所周知,許多人對於善與惡的衝突以及「世界末日」含義的使用感到厭煩,他們認為這惡化了情緒,加劇了分歧。當敵人相信自己已經無阻礙地到達要征服的城堡時,因被發現而激怒,這並不奇怪;但令人驚訝的是,沒有人發出任何警報。深層政府對那些譴責其計劃的人的反應是不連貫的,這可以理解;只有當共謀的主流媒體成功地讓「新世界秩序」的過渡顯得毫無痛苦和不為人知時,各種各樣的欺騙、醜聞和犯罪才暴露了出來。

直到幾個月前,那些譴責這些可怕計劃的人,還容易被當作「陰謀論者」抹黑,但我們現在看到,這些計劃已經被細化到最小。直到二月份,還沒有人會想到,在我們所有城市中,公民會只因想要走在街上、呼吸、想開門做生意、想在星期天去教堂而被捕;但是現在,這在世界各地都在發生著,甚至在明信片上的意大利,許多美國人都認為這是一個受到保佑的小國,這裡擁有古老的紀念碑、教堂、迷人的城市和特色的村莊。儘管政治人物被封鎖在宮殿裡,頒佈著諸如波斯人的服飾之類的法令,但企業倒閉、商店倒閉,人們無法居住、旅行、工作和祈禱。

人們已經看到了這種操作帶來的災難性心理後果,首先是絕望的企業家和我們的孩子們自殺,因為他們與朋友和同學隔離開來,被告知要獨自坐在電腦前面在家上課。

在《聖經》中,聖保羅向我們講了「那個對抗者」、反對「敵視基督之顯現」的人,kathèkon(2 Thess 2:6-7)。在宗教領域,對邪惡的阻礙是教會,尤其是羅馬教廷;在政治圈,則是那些阻礙建立這個「新世界秩序」的人。 

現在已經很清楚了,坐上「彼得之椅」的那個人,從一開始就出賣了自己的角色,來捍衛和促進全球主義意識形態,支持選拔他的深層教會的議程。

總統先生,你已經明確表示要捍衛這個國家——一個在上帝之下的國家的基本自由以及今天被剝奪和反對的、不可談判的價值觀。親愛的總統,你正是那個反擊深層政府、反擊「黑暗之子」最後攻擊的「對抗者」。

因此,必須讓所有好人認識到即將舉行的選舉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性:不是為了這個或那個政治計劃,而是因為你行動的總體靈感最能體現這一點——在這個特定的歷史背景下——為了這個他們想通過封鎖來取消的世界,我們的世界。你的對手也是我們的對手:它是人類的敵人,他是「最開始的殺人犯」(約8:44)。

帶著信心和勇氣聚集在你周圍的人,他們認為你是反對世界獨裁統治的最後的守衛部隊。另一種選擇是投票給受深層政府操縱、被醜聞和腐敗嚴重敗壞的人,他對待美國,將像教宗方濟各對教會所做的那樣、像孔特總理對意大利所做的那樣、像馬克龍總統對法國所做的那樣、像桑切斯總理對西班牙所做的那樣,等等。喬·拜登(Joe Biden)可被脅迫的性質——就像梵蒂岡「魔術圈」的主教們一樣——將使他遭到毫無道德的利用,從而允許非法權力干涉國內政治和國際平衡。顯然,那些操縱他的人已經準備好了一個比他更壞的人,一旦有機會,他們就會替換掉他。

然而,在這種嚴峻的情景之中,面對「隱形敵人」的這種似乎勢不可擋的優勢,出現了希望的元素。對手不懂得如何去愛人,它並不明白,為了征服大眾並說服他們像牛一樣被烙上印,僅僅保證一份普遍的收入或取消房貸是不够的。長期以來,一直忍受著仇恨和暴政勢力的人民,正在重新發現自己的靈魂。據了解,他們不願意為了同質化和身份取消而交換自己的自由;人們開始了解家庭和社會紐帶的價值,以及將誠實的人團結在一起的信仰和文化紐帶的價值。

這個「大重啟」之所以注定要失敗,是因為那些計劃它的人,不了解仍然有人準備上街捍衛自己的權利,保護自己的親人,為子孫後代創造未來。面對「光明之子」的堅決和勇敢的對抗,不人道的全球主義項目將慘敗。敵人有撒旦在他的一邊,他只懂得憎恨;但是在我們這邊,我們有全能的主、被安排戰鬥的戰神和至尊的聖母,他們將粉碎古蛇的頭。「如果上帝支持我們,誰能夠反對我們?」(羅8:31)

總統先生,你很清楚,在這一關鍵時刻,美利堅合眾國被視為是防禦牆——對抗全球主義擁護者所發動的戰爭。相信主,使徒保羅的話會加強你對主的信任:「我可以做一切去相信祂,祂加持著我。」(腓4:13)。成為神聖天意的工具是一項巨大的責任,你一定會得到你所需要的所有國家榮耀,因為許多支持你、為你祈禱的人都強烈地為你懇求。

帶著這一上天的希望和我對你、第一夫人以及你的合作者的祈禱保證,我全心全意地祝福你。 

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

卡洛瑪利亞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

烏爾帕納區名義大主教(Titular Archbishop of Ulpiana)

前梵蒂岡教廷駐美國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