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陸公寓租賃中介平台「城城找房」在全國多地接連爆雷。近日,公司總部西安亦爆發違約潮。租戶稱向平台繳交租金後,業主卻數月收不到租金,要把房屋收回,引起糾紛。業主和租客一同前往中介公司維權,遭警察鎮壓。

10月30日,大約三百餘名業主與租客到「城城找房」西安總部維權,從早上8時許一直堅持到晚上,最後在西安市政府前與警察發生衝突,多人被打,甚至被抓至派出所。

一位在現場維權的劉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大致情況。

10月30日早上8時許,大約三百多位租客與業主首先來到城城不動產總部,到那裏他們才發現有數名來自成都的維權者(年輕女子)被關在裏面,吹了一晚上冷風,她們打電話報警無人接聽。「我們過去才發現,裏面有人,他們是從裏面給我們開的門,不然我們門都進不去。」劉先生說。

最後,一名城城總部的所謂負責人將他們帶到了市政府門口,在那裏維權民眾與五六十名警察對峙,傍晚,在市政府工作人員下班的時候,警察開始暴力執法。

劉先生說:「快到市政府工作人員下班的時候,那群警察就把我們驅趕,暴力執法,直接打,打我們的人,男的女的都打,有個女孩子被打了,直接打趴在地上,有一個男的被防暴警察打了之後,直接拖走了,還有另外三個也被拖走了。在準備拖人的時候,我們集體過去把他攔著沒讓他拖,有一個昨天晚上出來的人說,他們被限制人身自由五個小時,蹲在牆角不准動,不准站起來。」

據悉,警察在暴力執法時全程將記錄儀關閉。最後,受害者們的維權無任何結果。

來自西安的「城城找房」租客文亮(筆名)對大紀元表示,他6月3日簽了一年的合同,交了二萬三千塊錢,剛住了四個月,就面臨被驅逐。

「我們給人家按一年交,城城按月給房東的,它是一個中介,這幾個月(城城)不給房東交錢,房東會趕我們出去。」文亮說,他之前在海外工作,2020年剛回西安,然後看房子,這是第一次在國內上班。未想到遇到這種情況。

文亮介紹, 西安是受害者比較多的地方。據他了解,大概每人都是一次性繳了一兩萬,二三萬的房費。

之所以一次性繳這麼多的房費,而不是按月付,則是因為城城給按年繳費者提供更大優惠,利誘租客一次性繳費。

具體來說,「按年交的話,比如說,我按年交是每月一千七百五,是七五折,半年交的話,一千九,然後按一個月交的話是兩千三。總的算下來,年付的話是打七五折。」

房源被中介壟斷。據文亮了解, 城城的房源是他們的業務員跟房東收房,給出房東高於市場價,去收房,然後把這個房源壟斷了,他們找房的話,很難直接找到房東,只能找到中介。到現在為止他沒見過自己的房東。

「因為我當時租房的時候我還留心眼,要了房東的產權證,還有他的委託書,房東的合同,但是合同上面寫給房東的租金,還有付款方式,它是打馬塞克的。」

文亮現在也面臨被房東驅趕,因為工作忙,他現在只能給房東再交一份房租,相當於交兩份錢。暫時先住著。

據悉,過去幾年大陸長租公寓接連爆雷,高進低租,長收短付是一個共同點。房客一次性交納一年的租金,但平台卻按月交付給房東,剩餘資金去了哪裏無人知曉。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已經註銷或吊銷的長租公寓相關企業約有170家,在2020年內「爆雷」的長租公寓數量超過40家。

「城城找房」總部設在西安,在北京、上海、深圳、重慶等100餘個城市成立分公司,房源超6萬套。從2020年10月開始,貴陽、杭州、合肥等地陸續曝出了「城城找房」拖欠房主租金捲走租金「跑路」事件。

三方維權

文亮說:現在他們是三方維權,一是租客維權,第二個是業主維權,第三個,「城城找房」的員工也在維權。因為聽說他們幾個月也沒有發工資了。

據他介紹,城城此前曾給出兩個方案,「第一個方案就是一次性給你退百分之四十,然後其它百分之六十五不給你了,頂多簽一個免責協商,協議書,然後這種事就是詐騙變成經濟糾紛了,然後我們又沒有上訴的權利。第二個方案是分六個月給,第一次三個月的時候給百分之三十,六個月的時候給百分之四十,但是聽說他們簽了協議的,都沒有收到錢。」

「房東從八月份開始沒有收到房租,八月份,九月份,十月份。一二月份的時候,因為疫情,城城把業主的房租分成十二個月再返還給他,現在也沒返還完,相當於房東也損失了三四個月的。」

文亮介紹,這次爆雷他這種還算好的,從下個月開始給房東錢。有很多都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或者剛進入社會的,只能是劃卡,網貸,還有父母給的錢。「現在冬天到了,他們連暖氣費都不敢交,因為他們不知道哪一天會被房東趕出來,冬天沒有一個家可住。」

成都分公司爆雷 業主維權

「城城找房」西安總部爆雷前,城城成都分局早已傳出「爆雷」消息。該家公司僅在成都,就拖延了千餘名委託房東的房租。部份業主在與公司協商無果後,選擇將租客趕出房子。

來自成都的城城租客周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現在他這邊的房東和租客鬧得不可開交,有的房東就在驅逐租客,讓他們走。

周先生介紹,城城在成都有兩個分公司,它旗下還有個叫三彩家的公司,他們是在那裏維權的。但三彩家公司現在都沒人了。

周先生說,他是前兩天知道,八月份的時候公司法人(法定代表人)就疑似跑路了。

周先生介紹,自己2020年才畢業,現在才住了五個月,押金加上房租,城城總共欠他將近一萬五。「我租房子是家裏人給的錢,所以就很惱火」。

據他所知道,這起爆雷事件全國涉及上萬人,成都就有上千人了,有的人只住了一個月,現在就出了這樣的事。

周先生說,現在他和房東進行了協商,他重新交了兩個月的房租,然後住到十二月底,如果這個欠款追回,他們就把房租退給他。

但有的房東直接把租客的鎖換掉,「給他們斷水斷電,然後還各種威脅,吵架,打架的,多得很。」

周先生說,有些租客不願意再交錢,「因為他就覺得憑甚麼,這是你跟中介公司的事,又不是我的事,房東又覺得,我也虧了,我就是要把我的房子收回來。到現在就演變成了租客和房東之間的事。現在很多租客和房東鬧得不可開交。」

與此同時,城城公司的很多員工,連工資還沒有拿到,因此也在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