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10月31日晚最後一場造勢大會在明尼蘇達的Rochester舉行,該州州長Tim Walz盡全力阻止,藉口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只准250人集會,結果有一兩萬人排隊幾小時而進不去,要知道這是戶外,是在機場,居然只准250人「進去」?特朗普明顯非常氣憤,場內的氣氛也大不如前。不過特朗普事先有去向那一兩萬人打招呼,那些人還是熱烈的叫喊Four more years。民主黨很明顯,拜登每次的「選民見面會」最多都只有一兩百人,所以他們要限制特朗普也只能這麼多人。他們早就看不順眼特朗普的造勢大會人又多,群眾又熱情,就用這種方式扼殺。

特朗普10月31日也去了密歇根,特朗普上一次只以0.23%贏了希拉莉,這一次密歇根的支持更穩固,因為特朗普的貿易政策讓四十多年都沒有新的汽車工廠出現的「汽車城」首次成立了新的汽車工廠,聽到很多民主黨擔心的說,連那裏的工會都公開跟民主黨保持距離。

特朗普10月31日還去了威斯康辛,他在上一次也是只以0.77獲勝,10月31日曾經是當地美式足球隊Green Bay Packers最著名的球員(四分衛)Brett Favre發推特宣佈支持特朗普連任,他說特朗普跟他的理念一致,包括言論自由,讓美國更偉大等等。目前特朗普的氣勢不可擋,10月31日另一位也是殿堂級的冰球界巨星Bobby Orr也做了同樣的宣佈,他跟當地工會領袖一起在報紙上刊出全頁廣告,說他從不支持哪一位候選人,但他現在為美國的未來擔憂,他希望他的孫輩認得的美國,是他認得的美國。(他出生於加拿大,但定居美國,太太是美國公民。)另一位高爾夫球巨星Jack Nicklaus則在昨天於推特宣佈他支持特朗普連任,雖然他是特朗普老友,也經常一起打球,但要知道在過去這麼多年少有名流敢出面挺特朗普,因為一定遭到媒體及左派網民圍剿,現在他們一個個都站出來了,證明現在支持特朗普是風氣,大家都不怕了。

未來三天,特朗普排了14場造勢大會,讓我回想到2016年的大選,他最後也是這樣衝刺。就像是跑馬拉松,除了要持久力,還要有體力做最後的衝刺。

其實不用造勢大會,美國民眾過去幾個月紛紛用行動上街表達支持,很多自發的聚集最早在七月就已經開始,但是媒體很少報道。就是這些畫面近來讓民主黨的支持者開始緊張了。這些畫面分別來自紐約,加州的比華利山,聖地牙哥,橘郡,奧勒岡的波特蘭,邁亞米等地。

2016年大選前唯一認為特朗普會贏的民調公司The Trafalgar Group再度預測,特朗普會輕鬆地贏得2020年大選。

這公司上一次就成功預測特朗普會贏得三個重要的搖擺州:佛羅里達,賓夕凡尼亞,及密歇根,這一次該公司的主席Robert Cahaly說,特朗普在這些州份的領先更明顯。他說,有很多「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不對民調公司講真話。

他指出,有三個族群態度的改變將會是關鍵:黑人,西班牙語族群,及年輕族群,這些過去都是民主黨的鐵票,但是黑人方面,他們支持特朗普的比例由上次大選的8%升至兩成以上。西語居民的支持率在不同的州分,都有三至四成五,尤其在佛羅里達,這比例更高。這些族群的投票態度只要出現10%的差異,就影響全州的選舉結果。他更見到年輕人有更大的差異,一方面被特朗普的活力吸引,一方面也因為他們對於新冠肺炎新聞的厭倦。過去年輕人投票率極低,但是這一次到昨天已經有780萬年輕人(18-29歲)投了票。

不過Trafalgar民調一出,已經引起其他民調公司及媒體的攻擊,說他的調查方式有問題。其他媒體都預測拜登大幅領先,一個被廣泛引用的FiveThirtyEight更預料特朗普贏得大選的機會只有11%,(這跟他們在2016年的預測接近,明顯他們還是沒有學到教訓。)民主黨更有77%機會奪取參議院多數,98%繼續掌控眾議院。

儘管左派媒體說得震天價響,但是這幾天民主黨顯露出恐慌了,他們也知道這些民調不可信。左派電影人Michael Moore昨天發出警告,不要相信目前的民調,他說他見到特朗普支持者的熱情,他說「不要相信那些民調,特朗普的支持者不相信民調公司,不對他們說真話,不管拜登領先多少,至少切一半,再加上4%的誤差,那才能顯示這次民調是多麼接近。」

那個做一天休息兩天的拜登,10月31日居然要跑三個搖擺州:愛荷華,明尼蘇達,威斯康辛,這也顯示民主黨恐慌了。威斯康辛過去是民主黨的基地,明尼蘇達更已經有48年沒有投票給共和黨,顯示他要挽救這幾個州的頹勢。前兩天民主黨還安排他到佐治亞州,並誇口民主黨這一次可以囊括德州跟佐治亞州。

主流的民調不準,是因為傳統的民調方式已經過時。一方面他們有意的多使用民主黨人做選樣,一方面電話詢問的方式集中在大都市,這些人立場傾向一致,得不到真正美國人民意。即使是搖擺州,你看上一次搖擺州的選區地圖,那些州都是一片紅色,只有幾個人口多的市鎮是藍色的。所以即使在搖擺州做民調,都不能只針對幾個人口密集的市鎮。

Robert Cahaly說他們民調方式與眾不同,因為他們會派人到各地考察民情,接近民眾。他舉例說,他們在總統及副總統電視辯論時,到明尼蘇達的酒吧,見到各族群一致為特朗普及彭斯打氣,他就見出端倪。

這兩天,CNN等主持人已經沒有過去的氣焰高漲,他們才是在做敗選的打算,另一方面一些左派集團發出威脅,萬一特朗普當選連任,要大家準備street fight,到時街頭暴力會嚴重過前幾個月的打砸搶燒的畫面。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畢業於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於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深造。曾在台灣和加拿大多家中文媒體擔任新聞總監,著有多本書籍。本文為作者授權大紀元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