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數月,中印衝突升級,台灣與印度的關係亦隨之升溫,連帶台印雙邊貿易談判的可能性都浮上枱面。台印關係的下一步,將往哪個方向前進?

台灣的工業總會「亞太產業合作推動委員會」(CAPIC)與印度工商聯合會(FICCI),10月22日舉辦「2020台灣印度產業鏈結高峰論壇」,針對電子製造、智慧城市暨綠色科技、智慧車輛三領域進行交流,會中台灣與印度企業共簽署四項合作備忘錄。

據美國之音報道,「台印關係是前所未有的好。」印度台北協會會長戴國瀾(Gourangalal Das)在致詞時說,越來越多的台灣公司在印度設有營運據點,並且在資通訊科技、車用零組件、機械、鋼鐵、電子與營建等方面都有重要投資。「我認為接下來的台印關係十分令人期待,台灣在印度可以扮演非常積極的角色。」

確實,從經貿層面來看,今年10月初,印度電子資通訊部審核通過16家電子業公司申請「大規模電子製造業生產連結獎勵計劃(PLI Scheme)」,其中受到印度官方點名的國際手機製造大廠包括三星、富士康鴻海、Rising Star(鴻海旗下公司)、緯創、和碩。除了三星以外,其它四家都來自台灣。

為了因應印度總理莫迪「在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政策目標,印度政府祭出「電子零組件與半導體製造計劃(SPECS)」、「電子製造業聚落2.0計劃(EMC2.0)」等獎勵措施,希望更多外國電子業前往印度投資。

由於中美貿易戰與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台商前往印度或東南亞投資設廠,也讓台灣在全球供應鏈重組趨勢當中扮演的角色受到矚目。

台灣經濟部政務次長陳正祺致詞時強調,蔡英文總統提到,全球供應鏈的快速解構和重組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他們預期在這個趨勢下,台灣印度有更多的合作機會。他說,許多台商業者都看好印度作為新的生產基地,也預期近期內台灣到印度投資累計金額將超過9億美元。

貿易層面,印度為台灣的第17大貿易夥伴,台印在2019年的貿易總額約58億美元。投資層面,2018年底印度與台灣簽訂台印雙邊投資協定,根據台灣經濟部投審會數據,台灣至印度投資的歷年累計金額已逾8億美元; 2016年以來,台灣對印度的投資案件更超過了過去20年加起來的總和。

陳正祺舉例,台灣的IC設計公司聯發科在印度投資超過3.5億美元,也舉辦資通訊產業主管手機訓練課程,為印度培養高階人才; 台灣電源供應器製造廠台達電也在印度設立第三個廠區及研發中心,預計至2026年將在印度投資超過5億美元。

不過,仍有許多台商對於前進印度持保留態度。以印度希望吸引投資的PCB電路板產業為例,一位台灣電路板廠商高層說,電路板需要非常多的周邊產業鏈支援,包括從機械電子到化學品等,目前印度的支援都十分不足,還需要醞釀一段時間。

台灣的中國信託銀行駐印度分行經理江明群出席22日論壇時坦言:「文化背景、生活習慣、管理模式其實對台商來講都是挑戰。」

伴隨著近期印度與中共的紛爭不斷,彭博新聞社(Bloomberg)在10月20日報道,印度政府內部對台印正式貿易談判的支持度在過去數月逐漸升溫。彭博新聞社甚至引述一位印度官員說法指出,與台灣的貿易協議將有助印度尋求科技與電子業方面的投資。

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在10月21日接受印度媒體專訪時也說,台印未來可以深化經貿投資與高科技產業供應鏈的合作,這符合雙邊經貿利益。他還強調,台灣與印度的FTA(自由貿易協定)絕對能增進彼此經濟關係。

不過,多年研究台印經貿關係的印度理工學院馬德拉斯分校人文與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柯渡洲(Joe Thomas Karackattu)表示,印度目前有一點因為反共才親台的傾向,台灣政府可能也找到了一個很好的政治時機點去拉近彼此關係,但印度與台灣的關係不該是「象徵式」的、單純這種政府對政府之間的,而是應該更聚焦在教育、文化、經濟等面向的長期合作交流上。

他舉例,印度政府若想吸引台商投資,應該可以提出更長期的方案,比如設立台商學校提供台商子女就讀。「我認為台印關係應該是關於人們之間的友誼、強勁的經濟夥伴關係,台商要可以找到一個友善環境投資印度、甚至是留在印度。」

「台印關係應建立起它們自己的強大基礎,如果只是基於中國(中共)與印度的惡化關係,長期而言,可能不會有很大的成功。」柯渡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