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美國參議院以52票對48票通過了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由此,美國高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人數比例從5:4變成6:3,這一格局將有助於美國繼續向傳統回歸。這也被視為特朗普總統在大選前取得的一項重大勝利。

巴雷特自2017年底以來一直擔任美國第七巡迴上訴法院的法官,因其在墮胎、移民、奧巴馬醫保法案強制執行和處罰等問題上的保守觀點而聞名。

今年9月26日,在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後,特朗普總統提名巴雷特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但是民主黨人士以大選在即為由,堅決反對這一提名。真正的原因是,他們試圖阻擋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佔據多數。由此,大法官任命成為大選的重要議題之一。在一些競選集會上,許多選民打出「填補空缺」(Fill that seat)的標牌,表示支持這一提名。

9月29日,在總統候選人首場辯論中,特朗普總統問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他若當選、是否會如有些民主黨人所威脅的那樣,將「填塞法院」(pack the court,指增加大法官席位),拜登拒絕直接回答,聲稱應待選舉後才決定。特朗普說:我的任期是四年,不是三年半,我現在有權提名。

10月9日,拜登在接受內華達州KNTV電視台採訪時被問及「填塞法院」的可能性。記者問:「難道選民們沒有資格知道嗎?」拜登說:「不,他們沒有。」

拜登的無禮令人驚訝。他和拍檔、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均迴避此事,這不是候選人應有的姿態。唯一的解釋是:民主黨若是執政,確有可能通過增加大法官人數來改變格局,但是他們知道,假如現在公開承認此計劃,將失去更多選票。

10月12日,參議院就巴雷特的提名舉行聽證會,數百民眾在參議院大樓外集會,支持巴雷特。全美共和黨女性聯合會主席安·肖克特(Ann Shockett)對《大紀元》表示,大法官提名對未來幾代人有深遠影響,「今天關乎支持我們的憲法,我們的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等,這是今天的真正意義,不僅僅是為了一個人,更是為了我們的國家,和對全世界的影響。」

有民主黨議員提出,巴雷特的天主教信仰是否會影響她公正判決。這種荒謬的「擔憂」並不只是「歧視」某種教派,而是涉及否定對於上帝、神的信仰,而這直接觸及到美國的立國之本——宗教、信仰與道德。人們可以反問: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是否就能夠公正判決?法官應當以何為依據來進行判決?

至此,人們已清晰地看到,有關巴雷特提名的爭執,已經超出了黨派的紛爭,實為國會中保守理念與左傾自由派(社會主義)的碰撞。這種衝突投射在全美各地,決定了本次大選的歷史性意義——美國將走向何方?

有些評論將大法官任命解讀為總統、參議院領袖等政要間的政治遊戲,有意淡化事件涉及的維護傳統價值觀、維護言論自由、尊重生命等重大問題。

事實上,今年多地的暴亂讓越來越多美國選民意識到,共產主義勢力正在企圖顛覆美國,有些偽裝已經卸下,美國正處於十字路口。彭斯副總統表示,本次大選將影響到,美國是否還會是美國。特朗普總統誓言,絕不讓美國淪陷於社會主義。支持特朗普的民眾手舉星條旗,高呼「USA,USA」(美國),就是在為守護傳統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