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23日,12名涉「反送中」運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案件的香港青年,疑在從海路逃往台灣時被中共海警截獲,至今被秘密關押超過60天。全球逾30個城市包括美國三藩市及紐約、加拿大多倫多、台灣台北等,由本月23日起一連多日發起遊行、快閃行動及網上集會,香港25日也有網上集會,與全球城市連線,聲援他們。

「12港人關注組」舉行的全球聲援行動,以香港為終點站,關注組25日在港舉行「國際連動 聲援十二港人」網上集會,關注組聲明稱,12名港人在未知水域遭中共強行帶走,秘密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音訊全無,至今已兩個月。關押期間中共剝奪12人的種種基本權利。中共當局及港府在處理事件的手法,印證要求兩地政府對於基本人權、公民政治權利以及司法公正的漠視。

中共的威權主義不斷向外擴張,多次以人質外交手段扣押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公民,以達到中共政權的政治目的。今次12港人事件同樣是中共當局基於政治理由,以法律為藉口,用秘密關押甚至酷刑為手段,不符比例的政治打壓,達到12人被迫認罪目的。關注組呼籲中共當局立即釋放12名港人回港、以及確保政治犯的基本權利,包括讓他們自行選擇法律代表、患病者得到藥物治療,以及與家人及外界溝通的權利;同時呼籲認同人權價值的各國政府循官方渠道,向中共及港府表達對12名港人處境的關注,要求釋放12人。

關注組聲明最後稱,香港人不懈抗爭正是為了這種壓迫不再重演,讓香港人得以享有免於政治打壓和恐懼的自由,即使面對中共政府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壓迫,香港人亦絕不放棄爭取,必將奮戰至香港得到真正民主,港人得享自由的一天。

12名港人為11男和1女,他們的名字為:李宇軒(29歲):香港故事成員;張俊富(22歲):香港公開大學三年級學生,「屠龍小隊」成員;張銘裕(20歲):報稱無業,「屠龍小隊」成員;嚴文謙(21歲):報稱IVE學生,「屠龍小隊」成員;李子賢(29歲):報稱測量員;郭子麟(18歲):香港大學學生,「屠龍小隊」成員,葡國公民;鄭子豪(17歲):港鐵技術訓練員(2019年已離職);鄧棨然(30歲):報稱售貨員;廖子文(17歲):中五學生;黃偉然(29歲):報稱機械技工;黃臨福(16歲):報稱學生,越南籍;喬映瑜(33歲):報稱售貨員,患有抑鬱症。

關注組安排了家屬和嘉賓發言。被捕港人黃偉然的太太批評中共當局與港府互相推卸責任,港府稱案件涉及大陸法律,要求她聯絡大陸部門,但深圳當局則表示未能核實她的身份,要求她聯絡香港警方,而駐粵辦只表示已將信件轉交大陸部門。她坦言香港政府「越來越似大陸」。她說曾於大陸生活,明白有些事「只可意會,不能言傳」,曾擔心走出來公開發言,會否令丈夫「被多打兩拳」。

黃太感謝港人的聲援及無私幫助,希望12名港人新年前可回到香港,「我好掛念我老公」。

黃偉然媽媽憶述兒子在荔枝角收押所回家後三四天,開始疏遠家人。黃媽媽稱,知道兒子是因自己被捕連累家人而感到內疚,故不希望再成為家人負累。就算她曾說可以一家人一起面對,但黃偉然仍封閉自己。

另一名被捕港人鄭子豪的父親稱自己在大陸生活過,當知道由官派律師處理政治案件時,便相信兒子將被長期拘留。鄭父稱,雖然很擔心兒子在大陸被酷刑對待,但更擔心他不發聲的話,兒子隨時失蹤好幾年。他批評現在的港府官員有如「大陸的擦鞋仔」,認為港府已不能幫助家屬,希望港區人大代表能夠抽空與大陸當局溝通,盡快解決事件,協助12人回港。

被捕者鄧棨然的弟弟表示,相信哥哥選擇投入反送中運動,是因為喜歡香港這個地方,以及不滿社會中所發生的不公義。又稱,哥哥有一段時間沒有消息,擔心「被失蹤」但後來得知他被中共海警拘捕,知道他惹上了另一更大的麻煩。他表示,如果自己有機會與哥哥見面,會叫他不必為家庭擔心。他又感謝港人對12港人的支持,並寄語大家更要繼續支持被迫流亡的香港人。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大律師鄒幸彤則分享營救12人的經歷。鄒表示,不少人指中國社會與香港不同,認為「公開透明行不通」,要低調及靠關係才可解決12港人事件,她直斥這種說法是「大錯特錯」,認為港人要認清目前所面對的是一個獨裁政權,對方希望取得的是力量、利益,不是你的眼淚。又稱,中共是希望藉12港人事件製造輿論,「要你屈服、參與它的劇本、抹殺你的人格」,認為其千方百計不讓政治犯見律師,就是不希望劇本外的說辭公開。

鄒幸彤表示,若港人及家屬屈服於中共的劇本,選擇默不作聲,後果只會更加嚴重及無法挽回,認為面對極權的應對手法,是要更主動地將中共的違法行為全數公開,才至少可爭取其依法辦事,迫到它起碼守法。

台灣3,000人遊行 林飛帆籲持續關注

關注組還播放其它地區城市的集會或遊行聲援片段,包括台北、美國三藩市及紐約、加拿大溫哥華、英國倫敦、澳洲、德國、法國、瑞士、東京等地,要求中共盡快釋放12人。其中在台北,大批人25日下午在市內遊行,主辦組織表示,有3,000人參加。遊行隊伍由忠孝復興捷運站廣場,前往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不少人身穿黑衣,手持標語,高叫「釋放12港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口號。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移居台灣的前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等出席支持。

林飛帆致辭時呼籲民眾持續關注12名港人,不要讓他們「陷落在無盡的黑牢裏」,面對中共「持續的打壓,越來越恐怖的手段」,台灣會與香港同在「對抗壓迫的第一線」。

林榮基呼籲曾幫助該12名港人的人士,要注意安全,若認為有機會被檢控的人,應該考慮是否繼續留在香港。他表示,自己可以做的,就是在台灣參與遊行集會。他接受中央社訪問時稱,香港現在連遊行示威的自由都沒有,在台灣有這樣的空間跟自由,他一定要站出來。

倫敦集會 羅冠聰:要讓港人聲音傳到世上每一角落

至於倫敦的集會於當地時間24日下午在倫敦塔橋(Tower Bridge)旁的空地舉行,由重光團隊、Democracy for Hong Kong和香港思源主辦,有 300人在毛毛細雨下參加。有人高舉「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和聲援 12 人的旗幟和標語,亦有人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發表他流亡後首次公開發言。他呼籲身處海外的香港人,令自己變得更有影響力,「令到香港人聲音在世界每一角落,除了在報紙新聞雜誌上出現,亦都在每一角落,落地生根,這就是我們所在身處香港以外的人的責任」。羅稱,港人無論身在何方,都覺得對香港民主運動有責任和義務,因為「我們是香港人」。

羅冠聰坦言,「對我來說,離開了香港,我都要行一條似乎過去在香港沒太多人行過的路」,每一步也充滿未知。

不過,他表示,「我離開香港時已經下定決心,在未來一段很長的時間,跟共產黨對抗」,這絕非安全舒適的路,亦不知自己的人身安全會否受到威脅,他與其它手足一樣,都帶著懷疑及為香港貢獻的心,開展新戰鬥。

羅冠聰稱,香港人即使流散至各地,但也可形成新社群,互相幫助,同時拓展自己影響力,這社群在國際上和英國抗爭,「要求共產黨,對其所作所為付上相應代價」。

另外, 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創辦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發言時,以廣東話高呼「釋放義士,毋忘義士,釋放十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裴倫德(Luke de Pulford)發言時,呼籲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能聲援12港人。

大會最後收集由集會人士所摺的紙船,以聲援港人。集會約一小時後結束,有幾十名示威者到倫敦塔橋上繼續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示威。

黃之鋒:世界未放棄關注香港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壓軸發言表示,12港人事件於8月底發生,香港人由感到無從應對,到今天即使惡法壓境,仍然與12港人同行、從未退讓。今次活動更是「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首次全球動員集會,不同國家的盟友,包括外國國會議員、泰國近日抗爭運動的抗爭者,均與港人站在同一陣線,證明世界仍未放棄關注香港。「令世界知道向中共跪低不是唯一的選擇」。

他又表示,目前越來越多「設局送中」證據浮上水面,乃全靠家屬及市民鍥而不捨,認為港人距離真相會「越來越近」。

協助12名港人家屬的鄒家成表示,至今已經有超過30個城市舉行共39場行動聲援12名港人,參與的人數遠比預期多,對全世界手足關注12名港人表示感謝。關注組早前聯同區議員派發5萬張「毋忘十二手足」透明卡,呼籲市民拍照上傳12港人關注組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