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大陸知名媒體人高瑜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紅二代羅宇去世的消息。羅宇在紐約當地時間22日晚9時半過世,享年76歲。羅宇的去世很多人感到惋惜,他沒有等到中共專制暴政滅亡,大陸百姓過上自由民主的生活。

記者聯繫大陸高瑜女士,她確認推特上消息是她本人發出的,她是從微信上看到相關消息轉發出來的。「具體情況不清楚。人家家里都挺難受的,我也不願意給人家打電話。再過一段時間,我想美國會有消息報道出來,所以就沒有再打電話問。」

記者多次聯繫羅宇在美國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處在留言狀態。

羅宇是前中共總參謀長、軍委祕書長羅瑞卿之子,曾任總參大校軍官。1989年「六四」中共對學生開槍,導致羅宇與中共體制決裂,蟄居海外20多年,直到2015年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從那以後,他開始陸續發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引起海內外輿論的關註。

公開信中,他多次指出「六四」和鎮壓法輪功,是習政權繞不過去的兩大問題。中共已喪盡人心,百姓不會給習近平太多時間。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違憲,習近平必須清算江澤民的反人類罪,放棄一黨專制,順應世界潮流,進行民主化改革。

他還表示,習近平最大的困難是官僚隊伍中沒有幾個人真心擁護反腐,解決這個困難的唯一辦法就是「逐步有序的民主化」。

他多次高度讚譽法輪功及「真善忍」理念,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遭到鎮壓,整個社會就變成「假、 惡、鬥」,給中華民族帶來災難,致使社會的法治、道德到了沒底線的瘋狂程度。「『真、善、忍』能解決中共一黨專政下所產生的所有問題。」「『真、善、忍』是中華民族現在最缺乏的美德。從世界上來講,如果大家都可以遵循這個理念,那整個世界也會和平。」

羅宇去世 各界緬懷

高瑜女士表示,「羅宇對中國制度、中國道路都有很深刻的反思,不然他也不會放棄在總參的工作去到國外,而且他在國外也對歷史問題、現實問題都接受媒體採訪,他是非常熱愛中國的一個紅二代,而且希望中國通過改革開放之路能夠富強,主要是希望人民的生活能夠過好。」

她還表示,羅宇跟很多其他的紅二代一樣,總結中共七十年的錯誤,希望真正來改正。「什麼叫改革?改革就是改錯。你要不改錯的話,一意孤行,當然中國的問題越積越多。我覺得他是希望中國走真正的民主憲政的道路。」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表示,羅宇去世可惜了,沒有看到習近平政權的垮台。

他表示,羅宇的父親羅瑞卿是文革最早被打倒的一批人,文革中被批鬥跳樓自殺雙腿都斷了,因此羅宇一家在文革中災難比較大。羅宇妹妹對文革的反思是有一點份量的,也是紅二代中比較有名的。

馮崇義認為,羅宇寫了回憶錄,記述在總參二部的日子、回憶他的一些心路歷程,這是他開始真正進入公共領域說話,重新對政治發生興趣。並強調,「羅宇作為紅二代的身份,他要走出來真正跟黨國叫板,包袱、負擔是很大的。」

他還認為羅宇一直是憂國憂民的人物,此前,他有一些寫給習老弟的公開信,但還是給習近平留一些面子。

後來羅宇不再寫公開信,他曾向記者透露,中南海方面通過其北京的家人向他施壓,不要再寫公開信也不能再接受媒體的採訪,後來羅宇的一些採訪,均以匿名形式發表。

馮崇義教授表示,除輿論空間不再給他之外,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已看透了習近平,勸了也沒用,不撞南牆不回頭。

馮崇義舉例,「除了羅宇被要求收聲外,胡耀邦的兩個兒子胡德平、胡德華也同樣被這樣要求。而紅二代中最勇敢的、走得最遠是任志強,批評習近平是脫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一定要一條路走到黑的。」

 美國華裔學者李恆青表示,「還這麼年輕就走了?悲痛! 記得他一直想籌款拍一部紀錄片,將89年中共高層(尤其是鄧小平)如何密謀、調兵遣將鎮壓北京民主運動的真相公諸於世。至此,已成遺願。 羅宇先生一路走好!願您那顆始終激盪的心早日平復!」

華裔學者夏業良也惋惜道:「還記得兩年多以前在紐約的聚會與長談,沒想到羅宇兄這麼快就離開人世。」

很多網民紛紛哀悼表示,「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