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兒子亨特的「硬碟門」醜聞持續發酵,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對此事的打壓似乎也開始失效。自周末以來,谷歌Google搜索引擎上的「我可以更改投票嗎」(Can I Change My Vote)以及「亨特 拜登 中國」(Hunter Biden China)的搜索量都激增,顯示更多的人開始關注亨特拜登醜聞以及拜登家族與中共的勾連,此事也使得許多提前投票的民眾想要更改自己的選票;而每周一次的OAN民調,本周也首次出現特朗普總統的支持率領先於拜登,連一直傾向於拜登的民調,也開始出現翻轉。

綜合外媒報導,截至上周末,美國已經有近6,000萬民眾投票,創史上最高提前投票人數紀錄。而近日,「我可以更改投票嗎」和「亨特 拜登 中國」成了美國多個地區的谷歌搜索熱詞,搜索量增加已經陡然突破100點,這顯示拜登父子與中共進行巨額權錢交易及亨特拜登與未成年人的性醜聞,已經引起美國人關注。很多已經提前投票的美國人,有了想要更改投票的意願。

今年大選主要的搖擺州賓州、威斯康星、密歇根州,以及明尼蘇達州、密西西比州、康州以及紐約等,都允許選民在提前投票後更改投票意向;並且在其大選網站上,也都可以找到如何「反悔」、改投的指導。

谷歌搜索趨勢顯示,近日對於「我可以更改投票嗎」和「亨特 拜登 中國」的搜索陡增。(網絡截圖)
谷歌搜索趨勢顯示,近日對於「我可以更改投票嗎」和「亨特 拜登 中國」的搜索陡增。(網絡截圖)

根據美國當地時間周一中午(10月26日)出來的最新OAN全國民調,特朗普總統的支持率為48%,超過對手拜登的47%;而就在上周的民調中,仍顯示特朗普以46%支持率落後於拜登的49%。

自從10月15日《紐約郵報》首次披露亨特拜登的「硬碟門」醜聞以來,主流媒體和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等大的社交媒體或噤聲、或打壓,令這些信息的擴散速度大大降低。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拜登家族的腐敗案,很可能是美國歷史上空前絕後的大案,谷歌搜索熱詞在美國大選關鍵州的趨勢,反映了這種封鎖和打壓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干擾了大選,但最終並沒有完全奏效。

隨著三名人證和越來越多的物證被曝光,特別是亨特拜登與未成年人不雅視頻流出,美國民眾的道德底線受到衝擊,讓更多的人去搜索和關注這樁醜聞,並因此想要「反悔」、更改選票,進而改變大選。

谷歌搜索趨勢顯示,近日對於「我可以更改投票嗎」和「亨特 拜登 中國」的搜索陡增。(網絡截圖)
谷歌搜索趨勢顯示,近日對於「我可以更改投票嗎」和「亨特 拜登 中國」的搜索陡增。(網絡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