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美國大選還有半個月,小拜登跨國腐敗案曝光,除了色情內容還涉及「跨國經濟腐敗」。電腦鋪老闆去年就把硬碟給了FBI,遲遲不見動靜,不得不聯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

與此同時,特朗普奔走各州,盡最大努力爭取選民支持,74歲一站就兩小時,滔滔不絕,剛剛感染康復,連聲咳嗽也沒有,我們見證了信仰和精神的力量。

特朗普的動力來自哪裏?

早在2016年葛底斯堡,他就在演講中推心置腹說,功成名就的他本可坐享富貴,沒必要參選總統,把自己置於風口浪尖,挺身而出是「不想看到華盛頓腐敗政客糟蹋我們的國家」。

這次小拜登「跨國腐敗醜聞」證明「華盛頓沼澤」真實存在,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克林頓八年總統身家從80萬到千萬,奧巴馬八年總統身家上億,而特朗普這三年半,每年只拿一塊錢工資,資產縮水十億。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誰在真誠奉獻、服務國家不言而喻。

從CNN、紐約時報、面書、推特等媒體對小拜登醜聞的包庇,民主黨對特朗普的「構陷」,FBI手握小拜登腐敗證據卻坐視特朗普被彈劾,這些事實說明「華盛頓沼澤」水面下的體積。特朗普單槍匹馬挑戰整個沼澤和影子勢力,實在太不容易。我們沒有經歷華盛頓時代、林肯時代,正在經歷特朗普時代,正在圍觀一場文明和野蠻的較量。

但華盛頓沼澤的出現,給隔著太平洋的我們最大的啟迪還是,腐敗對文明的啃噬是如此之可怕,就連美國這台精心設計、成熟運作兩百多年的「收銀機」,也難以經受腐敗對人性弱點的攻擊,政客們在面對權錢交易、以權謀私的巨大誘惑時,竟也如此脆弱,說明「收銀機」該升級了。

同時也表明,再好的制度也有漏洞,看似沒有漏洞也可以馬上鑽個洞,防君子不防小人,需要道德和信仰的維護,沒有甚麼是一勞永逸的,人性有貪婪的弱點,而腐敗無孔不入。

寫到這裏,我不由得聯想到民國的失敗,這個「亞洲第一共和國」固然在一夜間完成了質的飛躍,但大清國是腐敗重災區,每個細節都是腐敗和病態的,白堊紀沉積般深厚的腐敗文化不會一夜消失,奸商不會一夜變良商,官僚不會一夜就清廉起來,長期被腐敗文化薰陶、只有奴性而不知尊嚴的普通人,也不會一夜間就有了起碼的「公民意識」,試想,連美國這樣成熟的肌體也難免腐敗的滋生和塗改,新生兒般的民國如何能免於腐敗白蟻般的啃噬?

我前面寫了一些文字,分析民國知識精英,今天很多人都喜歡稱頌民國的教育,富人辦教育,軍閥辦教育,都很慷慨大方,其實這並不值得讚頌,如果一種教育是錯的,越重視越錯,腦殘越多,洗腦也是教育,難道你也要讚頌對洗腦教育的重視?

民國的教育方向是國家主義而非公民教育,這個原則在1919年全國教育聯合會第五次年會上確定。一開始就偏了。有個21歲名叫伊莎白的加拿大女人類學家,1940年深入偏僻的四川璧山興隆場」田野調查」,她在《興隆場》這本書中一針見血寫道,」對於民國來說,國家主義教育是個巨大的失誤」。

公民教育的基礎是對個人權利的認知和保護,比如納稅人意識,破除的是官本位,消除的是千年奴性,建立的是「公民社會」,這種公民意識可以從自我保護和個人尊嚴的角度,在細節上抵抗腐敗、免於塗改。

國家主義培養的則是不具有公民權利和義務,但特別愛國的小粉紅,民國軍閥們平時腐敗不堪,一說到抗日救國都義不容辭奔赴前線。抗日熱情值得嘉獎,但搶地盤打內戰、苛捐雜稅魚肉百姓、腐敗不堪則是腐敗文化的傳承。

當腐敗成為一種「文化」,大家都行走在這種「扭曲的氛圍」中,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同時也是幫兇,「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人人都痛恨現實的骯髒和黑暗,卻人人都身不由己,徹底鬆手「同流合污」是早晚的事,人之初性本善,而社會是個大染缸,其實是腐敗文化這口缸……今天的我們,隔著百年時空,應該能夠看到,正是大清國深入骨髓的腐敗文化和病態的價值觀,這些東西把「亞洲第一共和國」啃成空空盪盪的骨架。

雖然只是馬後炮,但縱向的歷史的經驗值得汲取。

而橫向的華盛頓沼澤的出現,再次證明腐敗對人性弱點的攻擊是難以抵擋的。

所幸美國是基督文化立國,特朗普一上台就嚷著要「重建信仰」,腐敗可以攻陷華盛頓高層少數,卻無法攻陷整個社會,體制的優勢在於,特朗普這樣「用錢也搞不定」的沼澤地之外的政治素人,也能一路拳打腳踢,被民眾的選票送進白宮,從而強力糾錯,排干沼澤。

這次小拜登醜聞無疑將成為特朗普的強力助選,但糾錯只是一時,長遠之計是美利堅這台「收銀機」該升級了。

這台「收銀機」是200多年前設計的,那時的美國只是區域性國家,今天是全球唯一超級大國,掌握國際事務話語權,擁有巨大影響力,要如何適應今天的時代,防止政客們「出國搞腐敗」?不僅要管好自己的政客,更要認清腐敗的本質,主動擔起國際道義,經濟一體化的前提是價值一體化,只有這樣才能讓文明免於腐敗的誘惑。#

——讀者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