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知情人透露,「潑墨女孩」董瑤瓊目前精神狀況正常,但她被當地重點維穩,還被安排到鄉政府抄寫習近平講話資料,處於半軟禁狀態。她表示,如果中共當局敢第三次關她入精神病院,她將不惜一切代價做一些事情。

董瑤瓊的同鄉、湖南株洲公民王志華告訴大紀元,他在今年7月底與幾位朋友一起到株洲攸縣探望董瑤瓊,和她交流了約一個半小時。期間,董瑤瓊健談、精神正常,把自己潑墨前後、兩次被關入精神病院的遭遇和現狀都告訴了他們。

潑墨後第一次 被關入精神病院

王志華說,董瑤瓊表示自己此前在上海保利地產做房產銷售時,接觸到一些紅二代,她於是翻牆到推特了解紅二代的相關信息,也發表了一些言論。

約半年後,她總覺得有人要來抓自己,但實際上又沒有此事;她還發現有一個聲音總是干擾她,跟她進行思維對話,警告她不要再發表有關言論。她了解到,自己應該是被「腦控」了。

2018年7月4日清晨不到7時,董瑤瓊來到上海海航大廈前開視頻直播,說「我以實名制反對習近平獨裁專制的暴政,反對中國共產黨對我實施的腦控壓迫。」隨後,她向附近的習近平畫像潑墨,並呼籲國際組織介入調查。

王志華說,「潑墨之後呢,她本來想去美國大使館,但是因為太早,去了大使館門口沒開門,她自己說不知道為甚麼,又走回(潑墨)原地,當時就被抓走了。」「上海公安就直接把她送到湖南株洲第三人民醫院,就是精神病醫院。」

董瑤瓊告訴友人,被關押後第一次餵藥時她拒絕,但遭強迫灌食,之後她便不再反抗。她所服的是「奧氮平」,一種針對精神分裂症的非典型神經安定藥。

2019年11月19日獲釋後,她被送到攸縣桃水鎮母親住處,出現因藥物導致的發胖、癡呆現象,以致父親董建彪在2020年1月2日與其相見時,都不敢相認這是自己的女兒。

王志華表示,董瑤瓊第一次出院後還有相對的自由,她去了北京和佛山打工,過程中被當地政府人員「勸」回攸縣。

「潑墨女」第二次被關精神病院

今年5月,董瑤瓊出現失眠、情緒不好的現象。母親發現後勸她吃藥,並配合當地國保,於當月5日再次將她送入株洲市第三醫院。

「這一次應該不屬於非常強迫的,」「董瑤瓊自己說,她覺得也需要調理一下情緒啊,心情啊,所以也沒有反抗。」王志華說。但是,當時中共正要開兩會,不排除關押她以維穩的可能性。

兩個月後,董瑤瓊出院。網上有報道稱,她這次出院後病情更加嚴重,出現尿失禁、夜晚瘋狂喊叫等症狀。但王志華表示,這些消息應該是不實的。

「有發胖,我親自看到她的臉是發胖的,當時放出來的時候形神是呆滯的,這是事實,我7月底跟她見面的時候,這個呆滯現象就沒有了,肥胖還是有,她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出去見人。」他說,「我們大概跟她交流了一個半多小時,她一直很健談,把自己的前因後果說得非常清晰。」

董瑤瓊遭半軟禁 被要求抄習講話

王志華說,董瑤瓊目前處於被半軟禁的狀態,她的護照是無效的,微信和推特帳號雖然還存在,但發任何消息都會被當地國保知道,所以她無法發聲。

外地朋友想去看她也非常不方便,「我們原來也有一些網友去過鄉下看她,到之後只見了一個面,就被她母親趕走,因為在她母親心中像我們這些人都是把她女兒帶壞的。上次我們去看她的話,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狀態下見到的。」王志華說。

「如果正兒八經去見的話肯定會受到當地村民的驅趕。當地村民是公安佈的眼線在這裏,交代不要讓外地人進入,這是很正常的,在中國這種維穩的形式之下。」

王志華還透露,當地對董瑤瓊採取了特殊的維穩措施。「非常諷刺的是甚麼呢?她當年是潑的習近平的墨,現在鄉政府安排她在當地政府抄寫一些習近平講話的資料,還可以領點工資。」

他說,「沒有職位,就是維穩手段嘛,一個是讓你在鄉下有點事做,不要亂跑亂動。」

王志華表示,董瑤瓊自始至終明確自己沒有精神病,只是曾被腦控,現在已經解控。「她說:如果中共再敢第三次關她,她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做出一些事情來。這是她的原話。」「而且她還說過一句這樣的話:如果2022年習連任的話,她就徹底失望了,就只能跟習比命的長短了。」

王志華認為,相比較之前勇敢的潑墨行為,董瑤瓊現在的狀態比較消極,她目前所處的環境也會毀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