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巴基斯坦裔港商簡浩名:射藍水侮辱清真寺一周年,港警包庇拖延至今;香港福地遭惡法打壓;中共想給港人換血;離岸戶口增,有錢人更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巴基斯坦裔港商簡浩名:射藍水侮辱清真寺一周年,港警包庇拖延至今;香港福地遭惡法打壓;中共想給港人換血;離岸戶口增,有錢人更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警察向清真寺發射藍色水炮事件滿周年,當時在現場橫遭藍水劑襲擊的巴基斯坦裔港商簡浩名(Philip Khan)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事件投訴至今仍遭到警方拖延。

簡浩名感嘆,香港原是「福地」,百年來從小漁港蛻變為國際金融中心,卻遭林鄭政府毀壞殆盡。「這個世界永遠有魔鬼、有天使」,他強調,自己永遠相信為善有好報,為惡傷人也將得到報應。「這個世界會是有一個報應,若然沒報,是時辰未到。至於林鄭的命運如何,由天來決定!」

港警拖延 自己人查自己人

去年2019年10月20日,35萬港人上街遊行爭取「五大訴求」,香港警方出動水炮車驅散人群,九龍清真寺無端遭到水炮車發射藍色水劑襲擊。「我覺得這是很侮辱我們宗教的問題。」「為甚麼你無端端地射向宗教的建築物呢?」簡浩名說,回顧去年,當時景象依然留存裏底,「從來沒有磨滅過,因為其實是很恐怖。」

事發隔日,特首林鄭月娥親赴清真寺致歉,並表示水炮襲擊是誤射。雖事過一年,簡浩名仍難掩怒氣。「如果是誤射的話,為甚麼水炮車會突然間停在那裏,然後射向清真寺,然後再往前(開),再射多一次。這還叫做誤射嗎?」當時的他正在清真寺門口,為參選區議會議員做宣傳活動。

「如果這樣是誤射的話,殺了人也可以說是誤殺?!」簡浩名事發後即向警方投訴,然而屆滿一年,「警方一直在拖延、拖延、拖延。」他不滿地說,當時警方的指揮官陶輝也從未公開承認錯誤。警方甚至毫無避諱地讓他知道,「我所講的一切他(警方)沒有給我做筆錄。」

「我對這個非常不滿,變成警察自己人查自己人,使整件事情不會有一個公平的結果。根本上,我沒有期望它有公平的結果,但是我會堅持追究警方的責任。」簡浩名說。

林鄭收緊香港宗教自由

不僅清真寺無端遭到襲擊,申請十多年後准許興建的伊斯蘭的中心,近期施工工程也遭到港府無故叫停。簡浩名認為林鄭政府藉此透露兩信息,「第一,它就造成一個:我說了算,我隨時可以叫你停;第二,好像告訴你,你要看著我臉色。這是它一個下馬威的地方。」

簡浩名認為,這顯示林鄭正逐步收緊香港的宗教自由。「林鄭月娥政府不希望香港的宗教自由發展下去,甚至可能會慢慢地打壓。」「就等於在大陸,他們會拆一些十字架,這些情況我相信有一天香港也會發生。」

《港區國安法》消不去港人心底憤怒

「一天只要有林鄭月娥在,香港是沒甚麼好運的了,因為她在傷害著香港,在破壞著香港。」簡浩名說,林鄭一手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法治與港警的聲譽」。簡浩名的父親1915年至香港,家族扎根香港逾百年。

從反送中抗爭到「港版國安法」,簡浩名認為,香港人已不再信任港府,「為甚麼今時今日會這樣呢?其實問題在哪裏呢?不要責怪年輕人、不要責怪教育問題,問題就在政府。」

「現在搞一個『港版國安法』,我不覺得在香港做這樣的法例可以幫香港甚麼,只不過是令一些聲音短時間是消滅了,但是你是不可以消滅人心底裏面的憤怒的。」

簡浩名說,林鄭政府聲稱港版國安法是針對「小撮人」。「去年在反修例的時候,那些是一小撮嗎?我們看到有幾百萬人的遊行,那些是一小撮人嗎?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你是否真的可以令這些人的心服從你?我不覺得,因為人心不是這樣的。」

「港版國安法,它其實是一把刀。」簡浩名表示,這把刀的使用界限、何時落下,都讓港人無所適從,心生恐懼,身邊很多不論非華裔或華裔港人,都前往銀行開設「離岸戶口」轉移資金,更有些人已準備移民國外。

香港是福地 林鄭為惡等天報

儘管如此,簡浩名仍堅守香港,「香港始終都是一個福地,我相信,將來也是。」他說,誰也沒想到「100年的小漁村會變成金時今日的香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

「同樣道理,香港的前途在香港人手裏。我們香港有這樣的人才,有這樣的資金,香港不會輸給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

縱然昨日繁華已遭林鄭摧毀。「這個世界永遠有魔鬼、有天使,就是有人破壞、有人建設。」「但是我永遠相信一樣東西,就是做的好事,會有個好的回報;但是當你做了一些事情傷害了一些人的時候,這個世界會是有一個報應。若然沒報,是時辰未到。」

「有些東西其實已經有顯示在了,至於她(林鄭)的命運如何,由天來決定,交給天!」簡浩名說:「希望大家多做點好事!」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