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滬、港兩地同步上市計劃近期一直備受關注,繼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指出螞蟻集團存在7大未披露風險之後, 美國務院近日提案將螞蟻集團列入貿易黑名單。當美國對這個金融科技巨頭保持高度警惕時,在大洋彼岸的中國,人們卻對螞蟻集團,尤其是其移動支付的業務所帶來的「便利」而歡呼雀躍,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都發推文把「移動支付」做為中國「新四大發明」來炫耀。

為何大陸人對螞蟻集團滿心歡喜呢?從借貸到理財再到保險,從訂外賣到租房再到呼叫出租車,從付水電費到報稅再到辦理簽證⋯⋯螞蟻集團已經構建了一個巨大的生態圈,為人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都提供了「服務」。人們只要動動指尖,以前需要排長隊去做的事情如今變得輕而易舉。

「因為信任,所以簡單。」螞蟻集團在它的600多頁的招股說明書上如是說,「信任是所有商業活動最重要的基石,也是我們 (螞蟻)最重要的資產。」「螞蟻成長的歷史是建立信任、珍惜信任的歷史。你複雜,世界便複雜;你簡單,世界也簡單。我們真實不裝,互相信任,沒那麼多顧慮猜忌,問題就簡單了,事情也因此高效。 」

在「信任危機」常常被提及的中國,當人們都怕被訛詐而不敢扶起街邊摔倒的老人時,螞蟻集團卻憑藉「信任」發展成金融科技巨頭。

螞蟻集團所說的「信任」,真的是「信任」嗎?

如果中國人可以翻牆讀到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指出的螞蟻集團的7大風險 (包括被中共和中共軍方用來迫害百姓,參與建設中共「社會信用體系」,非法收集私人以及專有數據等),可能不少人會恍然大悟,螞蟻招股書中頻繁提到的「信任」應被解讀成「監控」更恰當。不是「因為信任,所以簡單」,而是「因為監控,所以簡單」。

通過衣、食、住、行方方面面所提供的服務,螞蟻幾乎掌握使用者的生活全貌。它知道你的長相、真實姓名、身分證號、銀行卡、家庭住址、車牌號,它熟知你去了哪裡,吃了什麼食物,買了幾點鐘的電影票;它了解你年收入多少,報了多少稅,公積金的情況;它觀察你的人際關係,追蹤你和誰有資金往來,同時還能根據你從圖書館借了哪些書籍中洞察到你的精神世界。這遠遠超過了一般金融機構對個人客戶的了解程度,因此螞蟻集團可以對每個用戶構建出一個完整的評估體系,並給予一個信用分數。

螞蟻不是因為「信任」你,才給你提供這些便捷的服務,而是因為了解你,並時時刻刻「監控」你,才為你提供這些服務。而這些服務的本身就在追蹤、記錄你的一舉一動,同時完善著它數據庫中有關你的信息和資料。可以說,個人用戶對於螞蟻集團來說,幾乎是透明的。但是螞蟻集團對個人用戶來說,卻龐大而神秘。它怎麼使用我們的信息,如何評估我們的信用分數,我們都不得而知。

2018年,螞蟻集團的支付寶、芝麻信用層因為收集客戶信息違規、侵犯個人隱私的問題被中共網信辦勒令整改。2019年年初,支付寶曾發布消息,稱一年來協助公安機關抓捕近千人。在中國,沒有法治、犯罪可以被中共任意定義的情況下,螞蟻集團的業務模式真如美國海曼資本創辦人巴斯所言,是在替中共進行「奧威爾式」的監控。

螞蟻集團在招股書上說,「我們將公司命名為『螞蟻』,是因為始終相信:小,即是美好;小,蘊含力量。」而現實中,螞蟻並不小,早已發展成為一匹狼,而這匹狼的成長模式正如上文所述,是以實施「奧威爾式」的監控來發展壯大。

可悲的是,被監控的國人,卻在一邊養大著這匹狼、一邊為這匹狼的強大而滿心歡喜。在不觸碰中共「紅線」時,人們安然享受著螞蟻集團提供的各種「便利」,若一旦觸碰了不知道設在哪裡的「紅線」,人們之前享受的各種「便利」就瞬間消失。那時候才會發現,你會在這個到處都充斥著螞蟻「服務」的社會中寸步難行,就好像拿著一個不知道為甚什麼變紅的「健康碼」一樣,處處碰壁。

螞蟻集團計劃近期在滬、港同步上市融資來發展它的「監控」業務。作為被螞蟻集團時時刻刻「監控」著的中國人,如果未來購買其股票,意味著對螞蟻「監控」自己的業務模式感到信心十足。而這個戲碼,也即將在港人身上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