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近日簽訂基礎建設融資備忘錄(MOU),將共同投資東南亞、印太地區,以及中南美等基礎建設與能源發展,以在印太區域打造更具韌性的供應鏈為願景。專家認為,這是美國移除中國供應鏈的步驟之一,而過去因參與一帶一路而債台高築的國家,也將轉而投向以美為首的自由貿易經濟圈,與中共劃清界線。

美台在9月17日於華府正式簽署「台美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備忘錄,未來將促進印太供應鏈重組。

台灣戰略專家何澄輝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這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要移除中國供應鏈的步驟之一,先將美企轉移至可信任的盟友國家,加上台灣與中國大陸同文同種,直接移來台灣適應最快,這儼然是台灣最大的優勢。

「台美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說明」2020年9月30日在行政院舉行。左起:財政部部長蘇建榮、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外交部長吳釗燮。(行政院提供)
「台美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說明」2020年9月30日在行政院舉行。左起:財政部部長蘇建榮、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外交部長吳釗燮。(行政院提供)

美國劍指中共在經濟運作上的不合理

過去中國吸引台商西進投資的誘因在於,兩岸同文同種的優勢。何澄輝認為,這個特點現在卻成為各國企業選擇台灣的關鍵,而紛紛撤出中國。

何澄輝表示,美台簽署基礎建設MOU,是中美貿易戰的延伸。這一波中美經貿大戰,跟以往發生過的貿易衝突,在本質上有很大的不同。

他進一步表示,過去中美的爭執點偏重於國際金融的秩序,包含貿易順逆差的問題。中美之間的相處,比較屬於是在美國的敦促或抗議之下,要求中共對美國商品進行大量採購,中共就是利用甚麼都買的方式,換取美國繼續以姑息主義來應對中共。

但這次衝突跟過去完全不同,本質上是從經濟結構到價值體制全面性的衝突。何澄輝舉例,美國從經濟上直接劍指中共在經濟「運作上的不合理」,以及「經濟結構」問題,包含抨擊中共以竊取機密、國家補貼、強制在華外資企業技術轉移等等。

過去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以過度壓搾中國勞工、犧牲環境造成高污染等代價,以不公平的貿易方式,形成中國在經濟上優勢。何澄輝說,這點讓美國察覺到,在中共執政下的中國,只是不斷享受全球化的優勢,卻不像各國那樣遵守國際經貿秩序、盡應盡的義務;利用各國對中國開放,卻進行極致的自我保護主義。

「中共利用這些優勢累積的經濟優勢、搶佔市場,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例如一帶一路的推動,就是想要建構排他性強並由中共主導的經濟圈,試圖與美國對抗。與此同時,美國也驚覺在各領域的供應鏈已過度依賴中國。在這背景下,美國認為必須予以回擊。」何澄輝說。

疫情期間 中共「綁架」美企3M公司

他強調,尤其是在專制獨裁政權全面掌控的中國經濟體制下,生產供應鏈若過度依賴中國會產生極大風險,從這一波疫情中可看到,中共在控制醫藥物資的狀況下,會產生很可怕的狀況。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總部設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聖保羅的3M公司,其生產N95口罩的最大工廠之一位於上海。中共卻禁止所有3M口罩出口到美國,試圖令美國人無法得到口罩。3M公司當時也證實,將一千萬個N95口罩送回美國需獲「中共批准」。

對此,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傑拉爾多・里維拉(Geraldo Rivera)曾在《霍士與朋友》(Fox & Friends)節目中表示,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3M公司是中共綁架美國公司的「經典範例」。

圖為美國醫療企業3M位於明尼蘇達州的總部大樓。(KAREN BLEIE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美國醫療企業3M位於明尼蘇達州的總部大樓。(KAREN BLEIER/AFP via Getty Images)

何澄輝說,特朗普因此希望快速將所有美商、美企全部移回美國本土,但是困難度很高,尤其是低階但是生產成本較高的產線。為了達到先移除中國供應鏈的目標,日本的做法是將日企撤出中國市場,轉移到東盟(東盟)、印度等國家。

台灣自由開放 受外企青睞

他舉出,美國也推出「藍點計劃」、「經濟繁榮網絡」,都是力推將過去在中國扎根已久的產業鏈移除,削弱中共相關對外措施及「亞投行」的影響力。事實上,藍點計劃的核心部門為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與台灣在第三國早有合作計劃。

何澄輝說,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台灣許多產業因長期配合美國,尤其科技產業技術來源大多來自於以美國為首的先進國家。從經濟上長久發展來評估,美國自然會選擇與台灣合作,將在中國的美企轉至台灣。而台灣長期身處自由開放的制度及經濟體制下,國際「重新回歸到這樣的價值體系之下,也是必然的選擇」。

他認為,兩岸因為同文同種,外企選擇台灣市場,不僅容易適應,也最快、安全,這變成是台灣的另一項極大優勢,「這些事情發生並非偶然,而是必然方向」。

一帶一路弊病叢生 亞投行潛藏危機

中共的「一帶一路」是想在國外推動基礎建設的政策;而中共所牽頭的「亞投行」是在第三世界國家在接受中國基礎建設出現資金不足時提供融資。

何澄輝說,一帶一路弊病叢生,而透過「亞投行」援外支援銀行所給的優惠,都潛藏非常深刻的危機,不僅利用財務計劃,大量借款給這些國家,讓這些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深陷債務危機,中共再掌控這些國家的基礎建設,包含港口、機場、鐵路等基礎建設,進而擴大中共在這些區域的勢力控制,「這些問題已逐漸浮現」。

中共倡議的一帶一路令斯里蘭卡身陷債務危機。圖為斯里蘭卡正在興建中的南部高速公路,由瑪塔拉延伸至赫班托達港。(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中共倡議的一帶一路令斯里蘭卡身陷債務危機。圖為斯里蘭卡正在興建中的南部高速公路,由瑪塔拉延伸至赫班托達港。(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何澄輝說,當以美國為首的印太供應鏈新經濟體架構形成,其它國家會做出新的考慮。特朗普也強調,新的經濟體系是希望讓這些國家避免陷入債務危機,用更謹慎、公開透明,符合可問責條件的新的規範,來進行國際合作,當然會具有更大吸引力。

他重申,任何想要繼續長治久安國的家,當然會選擇以美國為首的印太戰略架構經濟體系,而揚棄過去的一帶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