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美國媒體爆出總統候選人拜登曾跟烏克蘭能源公司高管會面的消息,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表示正在調查這些電子郵件真偽。

立場偏保守的《紐約郵報》於美國東部時間凌晨5時發佈獨家報道,根據外洩的電子郵件,證實拜登(Joe Biden)在擔任副總統時,介入了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私人業務,與烏克蘭最大的能源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的一名高層秘密會面。

而此前,拜登一直拒絕承認,亨特利用他特殊的政治地位來謀取私利。《紐約郵報》報道稱,這些外洩電郵是「smoking gun」,是確鑿證據,證實了拜登家族腐敗的事實。

拜登家族腐敗 曝料者:
在中國獲取金錢利益更多

然而,拜登和亨特的麻煩似乎才剛剛開始。向媒體曝光這些郵件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他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拜登家族涉及本世紀以來最大的政治醜聞,亨特在烏克蘭的腐敗行為只是冰山一角。朱利安尼說,拜登家族在中國大陸獲取的金錢利益更多。他下一步是公佈這部份內容。

按照朱利安尼的原話,還有十個「smoking gun」在後面等著。朱利安尼還質疑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FBI)早就獲取了電郵內容,為甚麼遲遲沒有展開行動,公開調查拜登父子。他說FBI代理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應該辭職。

霍士新聞周三(14日)報道,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確認,委員會已經與提供電子郵件的人保持聯繫,並且正在驗證這些信息。

被指阻查 兒子任高層厚薪烏國公司

這些電子郵件由《紐約郵報》獲得,其中2015年4月一封郵件顯示,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邀請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的高層到華盛頓DC,認識了自己的父親、當時擔任副總統的拜登。亨特當時在布里斯馬董事會任職,據報薪水每月最高5萬美元。

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拜登就向烏克蘭政府官員施壓,要求解僱調查布里斯馬的檢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拜登及其盟友堅持說,他迫使肖金被解僱與他兒子無關,而是與其它腐敗問題相關。拜登一再聲稱,自己「從未與我兒子或任何家人談論過他們的業務」。

約翰遜告訴霍士新聞:「我們定期與通過電子郵件向委員會舉報的人交談,來確定是否可以驗證他們的說法。」他確定已經與舉報人保持聯繫,並且正在驗證此人提供的信息。

《紐約郵報》報道,2014年5月的另一封郵件顯示,布里斯馬的高層還要求亨特利用政治影響力來幫助公司。

民主黨人為調查設障礙 執行機構不合作

約翰遜領導的參議院委員會自2019年開始,一直在調查亨特的海外業務,並於上個月發佈了一份中期報告,公佈了經過數月調查之後,對亨特在布里斯馬董事會擔任的角色,以及他「廣泛而複雜的金融交易」的調查結果。

這份長達87頁的報告指出,奧巴馬政府知道亨特在布里斯馬擔任董事職務是「有問題」的,這干擾了美國「對烏克蘭政策的有效執行」。

約翰遜和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他們的調查面臨著來自委員會中民主黨人的「許多障礙」,而且一些(政府)執行機構也不合作。

一部沒人來取的電腦 揭拜登出賣國家利益

拜登去年4月25日宣佈以前副總統身份參選2020總統大選。按《紐約郵報》報道,拜登宣佈之後僅一個多月,即2019年6月4日這天,拜登老家特拉維爾州威爾明頓(Wilmington)的一個電腦維修店接了一單生意。

一名顧客要求維修一部蘋果手提電腦,說是硬盤入了水,但是修好之後,顧客遲遲沒來取,也沒付維修費。店主根據留下的聯繫方式多次打電話,也沒聯絡上。於是店主查看了電腦中的信息,裏面不僅有電子郵件,還有很多照片和影片。

店主聲稱,他當時無法確認電腦是否屬於亨特本人的,但是電腦外殼上確實有一張貼紙,顯示的內容是以拜登長子博拜登(Beau Biden)名字命名的基金會。博拜登2015年5月底因為腦癌去世,生前是特拉維爾州的總檢察長。

FBI遲遲未採取行動引質疑

由於內容太敏感,店主隨後聯絡了當地FBI。根據特拉維爾州聯邦法院傳給《紐約郵報》的傳票照片顯示,FBI在去年12月依法把這部電腦和硬盤帶走調查。

FBI帶走之前,店主複製了硬盤上的內容。FBI帶走之後就沒有下文。於是店主主動聯繫朱利安尼的律師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就這樣,朱利安尼乃至特朗普團隊就完全掌握了亨特電腦上的所有內容。

時事評論員石濤在10月14日的《石濤聚焦》說,這次「民主黨完了,它將會像台灣的國民黨一樣,拜登就是當時的韓國瑜,將會一敗塗地,甚麼都沒有!」石濤提到朱利安尼在9月底就說,自己會有生命之憂,指有人要殺他,因背後牽涉的勢力太大,「朱利安尼就豁出去,硬盤早在去年12月就已經給了FBI,FBI到今年9月份沒有對拜登做甚麼,更關鍵的是民主黨針對特朗普要求烏克蘭調查拜登兒子一事,民主黨卻提出了要罷免特朗普!」

石濤指,披露出來的證據,民主黨人說不清楚的,他質疑「FBI裏頭有多少人是民主黨的,民主黨人為甚麼要利用這個案子來罷免特朗普,結果證明特朗普的懷疑和要求是對的:拜登是出賣國家的,他的兒子是貪污腐敗的!」

他說,如果民主黨知道拜登和他的兒子幹了這些事,民主黨是出賣國家利益的,侮辱了美國人,為拜登父子去彈劾美國總統,而美國總統是美國人4年前選出來的,「所以民主黨為了一黨之利,去侮辱了美國總統,結果美國總統的判斷是對的,民主黨利用手中的權力,背叛了美國國家價值,現在的故事就成為了民主黨本想要利用烏克蘭事件推翻、彈劾特朗普,結果不成功,他們要全黨覆滅!」

石濤認為,事件顯示美國政府內部相當腐敗,這份資料在去年12月FBI就已經拿到,到現在FBI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到朱利安尼拿到了資料後,反過來去推動參議院委員會,然後再迫使政府部門的國家安全機構進行調查,「在特朗普腹背受敵的情況下,朱利安尼把資料透露給《紐約郵報》,《紐約郵報》確認後披露出來,反逼政府採取行動,而不是總統說了算。這也是美國社會現在出現這麼大動盪,可以看到中間的故事。」

最後石濤說:「在天滅中共過程中,人是被歸正的過程,所有人都在其中,誰也跑不掉。」

評論:電郵證拜登講大話

資深時事評論員蕭若元形容事件為「10月驚奇第二波」。他說,現在美國已有1千萬人投票,估計總共將有1億5千萬人投票,將破有史以來的投票紀錄,事件從現在發生,一直醞釀到投票日,效果是最大的,沒有時間去補救,是致命的一擊。

拜登兒子亨特牽涉入烏克蘭的前總統貪腐的天然氣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賬面上收取這家公司5萬美元一個月。該公司後來被烏克蘭政府調查,檢察官想吿這家公司貪腐。蕭若元指,亨特是沒有做天然氣的經驗的卻找他做董事。

蕭說,拜登曾說了兩件事:其兒子和該公司的關係;與施壓令檢察官被炒是分開的,因為他的兒子沒有跟他講這件事,也沒有和兒子討論過Burisma Holdings的業務,現在的電郵證明拜登在講大話,「拜登是絕對知道的」。

蕭若元認為,拜登和他的兒子的做法威脅國家安全,「拜登對全體美國國民講大話,他這次牽涉到的貪腐案件是美國人覺得很嚴重的事,你可以這樣說謊出賣國家利益。」

蕭若元又提到,Twitter和Facebook都封鎖關於亨特的新聞,說需要第三方驗證後才解禁。他說,消息一定會影響到選情,是否足以扭轉選情就要再觀察幾天。另外,他認為這次亨特很難不坐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