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10月15日在微信朋友圈發文,表示對官場腐敗、權力鬥爭和利益勾結的不滿,自己打了敗仗,沒有出路了,不得已要自我了斷,之後失蹤。校方當天證實毛洪濤失聯並已通報警方。

身陷污泥濁水 無力又無助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0歲的毛洪濤,曾經在西南財經大學、四川旅遊學院任職,擔任過眉山市副市長等職。2019年2月起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

毛洪濤擔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僅1年半,他10月15日在社交媒體的朋友圈撰文,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近年來先後逼走了3位黨委書記,而他是被壓逼和鬥爭最為激烈的一位,但他失敗了,文中並流露出輕生的意圖。

他在帖文中說:「終於確認了,一直堅持原則,在一個完全不講道理的單位,真行不通。因為他們利益勾結,更堅定頑固;雖然(自己)獨善其身,兩袖清風,但身陷污泥濁水,拼盡力氣難以改造環境,日漸一日覺得無力無助。」

他說,成都大學的政治風氣是拉幫結派,營私舞弊,獨斷專行,中飽私囊,表面上是校長與書記的意氣之爭,背後是深刻的正義與邪惡較量。沒想到自己無助到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成都大學15日下午3時多發佈簡短通報證實,網上流傳控訴校長王清遠專權的訊息,確實是毛洪濤的手筆,通報也證實毛洪濤已失聯,而事件仍在調查中。

記者致電當地十陵派出所,但警方對於毛洪濤的生死閉口不談,只說事情已經結束,相關消息需要成都市委宣傳部對外發佈。

至於成都大學,接聽電話的人對這件事的反應一律是一問三不知,叫記者等待官方消息。

學府變衙門 鬥爭是常態

一名知情人士石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成都大學歸成都市政府管轄,人事屬於市委任命,激烈的權鬥背後往往涉及到市委級政府高層,否則事態不會惡化到如此地步。由於明年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在成都舉辦,成都大學是主會場,省市政府投入了幾10個億人民幣,在成都大學修建場館等,所以事態就更為複雜。

石先生還表示,中共的官場從來都是這個樣子的,只要你不跟他一條線,肯定就是你死我活。毛洪濤可能鬥不過,才走這個路子。

石先生說,目前中共的教育系統行政化,現在不管是中學、小學,還是高校,全部都是衙門那種作風。大學裏出現你死我活的激烈權鬥,也屬必然。

成都大學是一所二本院校,從這所學校畢業的網民認為,成都大學屬於四川高校中的末流「211」,意思就是,只有2個一流學科,在一流大學裏面倒數第一。

當地人馬女士認為,成都大學在四川算是末流學校,學校雖小,但挺會搞事,互相之間你整我我整你,一直這樣。

根據公開的資料顯示,現任校長王清遠從2014年5月上任後,成都大學的黨委書記就不停的換人。王清遠上任後僅8個月,已經擔任9年成大黨委書記的屠火明被調離;2015年1月,成都官方調派了正廳級的市長助理毛志雄兼任成大黨委書記,但在2年後因超齡離開;繼任的羅波僅維持1年3個月也被調離。此後,成都大學黨委書記職位空缺9個月,才由時任眉山市委常委兼宣傳部長的毛洪濤接任。

中共管治下的大陸高校管理系統中,黨委處於最高層,雖然主要是負責意識形態和洗腦工作方面的事宜,但學校中的重要決策往往都是黨委書記拍板。黨組織官員的地位和級別,通常高於行政官員,這也就是大陸民眾常說的「外行管內行」。這種雙軌制不但導致管理僵化,更導致黨政權鬥成為常態。成都大學的校長能夠以下犯上,一連搞掉好幾個黨委書記,校長的背後沒有更高更硬的勢力,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