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確認聽證會星期二(10月13日)進入第二天,民主黨參議員在墮胎、平價醫保等政策性問題上對巴雷特法官窮追猛打。巴雷特整個過程中堅守自己的立場,拒絕就具體案例提前表達看法,並再次強調司法獨立性。

13日是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受詢問的環節,她首先闡明了自己的司法理念。她說:「我會把憲法作為法律,按照文本進行解釋。我理解其在批准生效時的原意,其意涵不會隨時間推移而改變,並且我無權決定更新,或把自己的政策看法加入其中。」

聽證中,共和黨人的提問集中在巴雷特的資質方面,詢問其法律評判是否會受個人或政治因素影響。而民主黨議員則追問她對墮胎、平價醫保、擁槍等政策性問題的看法。

當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問巴雷特,對於最高法院審理的案件是否可以「拋開你的任何天主教信仰」時,巴雷特說:「我可以做到,我在第七巡迴法院時就已這麼做了,如果我被確認進入最高法院,我還會這麼做。」

巴雷特強調她不會像「王室女王」那樣裁決,當裁決案件時,包括關於墮胎的案件,她會拋開自己的宗教信仰。

期間,加州民主黨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要求巴雷特坦率地表達她對墮胎和羅訴維迪案(Roe v. Wade)的看法,並試圖深入了解巴雷特在一些問題上的立場。

巴雷特說:「我確實想坦率並儘可能地回答每一個問題」,並援引大法官卡根(Elena Kagan)在確認聽證會上所說的話表示,「她說她不會給先例評分,也不會加以讚揚或貶低」。

范士丹反擊道,「對這個國家半數人口有重大影響的重大事件來說,得不到直接回答是令人苦惱的。」巴雷特回答說,她理解這個問題,但不能「預先保證」對羅訴韋德案等案件的某一觀點。

當范士丹繼續問是否同意某些關於先例的說法時,巴雷特仍舊拒絕承諾案件的某一結果。她補充說,她將遵照「遵循先例」的原則,這是一個概念,即在大多數案件中,法院將根據對多種因素的複雜匯合,遵從過去的判例進行裁決。

不過,作為7個孩子的母親,巴雷特還是試圖讓參議員們放心,重申她不會試圖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別人。

對於民主黨聲稱特朗普提名巴雷特是因為她對平價醫保的看法,以及希望她能參與選舉相關案件審判,巴雷特給予明確否定。她說:「我沒有和總統或他的任何工作人員有任何對話,討論對於那些情況下我將如何判決。如果我做出任何承諾,或被問及這種情況下我如何判決,都將嚴重破壞司法獨立性。」

巴雷特拒絕承諾將迴避任何具體案例,但表示將嚴格遵守司法規則。

格雷厄姆表示,提名巴雷特是特朗普總統做出的最偉大的選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