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連日炒作台諜認罪的風向,相關事件的根據與準確性遭到質疑,而在10月13日被爆出的台諜人士為2名台灣學者。前國大代表黃澎孝14日表示,中共過去對待知識學者的手法就是「整肅」與「羞辱」,而中共近年持續對台灣展開教育滲透,現在他們要抓台灣間諜學者的樣板,一些台灣學者就被「借人頭」。

中共官媒13日晚間指稱,施正屏、蔡金樹等2名台灣籍的學者為間諜。黃澎孝說,中共指他們2人是打著學術交流的旗號,到中國蒐集資料,並成為所謂情蒐工具。其中,施正屏是台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在2018年8月入陸後即失蹤。

他說,施正屏在兩岸農業政策研究小組擔任組長,其隸屬的歐亞基金會,被中共認為是台灣國安局的掩護機構,因此推論他是「台諜」,並因此推論他去中國大陸參加學術交流,目的都是為了情蒐。

黃澎孝說,中共太習慣藉著學術交流,讓其中夾雜著匪諜,並來台灣情蒐、發展關係與組織滲透,「中共是這麼搞特務活動,所以才會推論:台灣當局想必亦如此吧。」

黃澎孝說,中共需要抓幾個台灣學者間諜的樣板,而那些以為自己備受禮遇與尊重的學者,就在完全沒有預防之下,從中共的座上賓被打成階下囚,被借人頭一用了。

他說,中共骨子裏對待學者、知識份子的方式,從毛澤東時代即可知道,他們從延安整風、反右鬥爭,再到文革時期,都是以整肅、羞辱的手法,對待當時的知識份子,「台灣的學者們,難道不知道嗎?」

黃澎孝說,他相信這幾位「被台諜」的學者,知識界、文化界、教育界人士都是無辜的。但是,他們的悲慘不幸遭遇,應該給台灣社會傳達出一項紅色警訊,「對於共產黨,要徹底脫鉤、斷訊,離得越遠越好,不要僥倖認為自己是例外。」

他提醒,那些喜歡穿梭兩岸的專家們,包括在特定的研究中心、基金會,以及某國關中心等單位的人士,必須清楚認識到自己的薪水來自哪裏,「不要被中共認定是情報機構,因而被變成台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