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無錫政府宣稱要達到「零上訪」,但背後卻是對訪民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截訪、綁架、堵門、毆打、拘留……多位訪民表示,無錫很黑,「黑得看不見!」

接上文:無訪民揭無錫零上訪實情:都被堵在家裏(上)

訪民王彩霞被堵門八十天

近日,《大紀元》曾報道無錫訪民王彩霞被非法拘禁在家中,遭斷糧斷藥。自從2020年7月26日上午從天津被截訪後,王彩霞持續遭非法拘禁。她的丈夫潘國亮遭株連,一起被拘禁。拘禁40天時,潘國亮逃出去到北京上訪。

無錫訪民王彩霞家門口堵著人不讓出門。(受訪者提供)
無錫訪民王彩霞家門口堵著人不讓出門。(受訪者提供)

據了解,王彩霞是因為店面遭強拆和假藥劣藥致殘的事上訪。王彩霞夫婦被當地政府定性為重要「維穩」對象,其中王彩霞被持續非法拘禁至今已80天,目前仍在被非法拘禁中。

王彩霞日前告訴記者,「我家門被頂著不能開,房間前,廚房前都搭建了帳篷看管。不能出門的。還對我老公取保候審一年,這樣還仍被非法拘禁家中。我被非法拘禁至今已80天。」

「買菜,自己寫菜單他們去買,不能超過100元,買日用品根本就不夠的。醫院是不能去的,哪怕死掉,都不讓出門。」她說,「控制我們不讓我們去北京,非法拘禁在家中。當地政府僱用的保安公司的人(堵門外)。」

自從潘國亮逃出去上訪後,堵門更嚴實了。她說:「現在我們小區的大門、小門全部堵著人,(是)政府僱用的保安公司的人。晚上他們都不睡覺了,白天用摺疊床頂著門睡覺。」

她多次打110報警,「有的說給領導反映,有的就說讓我們配合他們(違法),就是這種情況。」她說。

「門口的人說要等我們解決了問題,才釋放我們,有點逼遷的味道」,王彩霞估計,到10月底五中全會結束後有可能恢復人身自由。此前,當地政府讓王彩霞寫保證書,保證2020年到年底不上訪,被她拒絕。

王彩霞說,「整個無錫都是這樣,火車都不讓你坐。在幾個大站都有截訪人員蹲點,駐紮在那裏。大巴車也不能坐,他們買通了司機。控制得特別嚴,為了一個沒有執政能力的政府,對我們的打擊特別猖狂,(這)是一種打擊報復的行為。」

無錫黑得看不見

周小鳳一家八口原本住在花園別墅裏,有花園、噴泉、假山、果園。房產位於無錫市惠山區錢橋街道東風社區小馮巷10號,兩證齊全。

由於房子在臨街上,開發商想用這塊地造門面房。第一次強拆發生在2015年6月份,早上五六點鐘開發商來強拆,一家人拚命維護,家人遭毆打,周小鳳的媽媽被打得內出血,住院40天。

第二次強拆在同年9月份,錢橋街道黨委書記劉俊偉和拆遷辦主任王華親自帶人來強拆,半夜將周小鳳一家八口綁走。周小鳳被八個特警用被子按在床上,把她的頭捂著,扛著扔進麵包車裏。後來,在一個小黑房間裏,十幾個人毆打她,逼她簽字。

圖為無錫訪民被毆打逼遷,眼睛被打得青腫,血染床單。車被砸。(受訪者提供)
圖為無錫訪民被毆打逼遷,眼睛被打得青腫,血染床單。車被砸。(受訪者提供)

三天後,她們被放出來,房子已經沒有了。周小鳳透露,就在9月份,無錫市強拆了4家,也都是把門踢開,把人綁走,給強拆掉的。

自2015年別墅被強拆後,周小鳳開始上訪維權,2016年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多次被拘留。去年,周小鳳在北京信訪局劃卡(登記)60多次,不管颳風下雨,每天半夜就去排隊,有時氣溫是零下十幾度。

無錫政府為了達到「零上訪」,把周小鳳從北京綁架回來。去年以來,以她去信訪局多次為由對她強行實行監視居住。她每天被三十多個黑保安騷擾監視,甚至到無法正常吃飯,法院開庭的權利也被剝奪。

「我要到北京開庭,就買了個票而已,派出所就把我抓過去關了12個小時,錯過了開庭時間。一買車票他就開始截你。有的時候(我們)一出發,他就從北京那邊買通了乘警,跟當地聯繫把人綁走。」她說。

周小鳳告訴記者,她去坐牢後,帶頭拆她家房子的黨委書記劉俊偉就升官升到了區長。不過,去年劉俊偉被抓起來了,到現在還沒判下來。

無錫錢橋街道黨委書記劉俊偉和拆遷辦主任王華親自帶人強拆,綁架周小鳳一家八口。(受訪者提供)
無錫錢橋街道黨委書記劉俊偉和拆遷辦主任王華親自帶人強拆,綁架周小鳳一家八口。(受訪者提供)

據中共無錫市紀委監委消息,2019年11月,惠山區原副區長劉俊偉因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審查調查。經查,劉俊偉違規收受禮金;違規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並獲利;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利並收受巨額財物。

周小鳳透露,無錫有一個山莊專門給當官的人去吃喝的,是黨委書記劉俊偉簽字、拿公款造的大酒店,那個錢沒有及時補上。

「這些當官的要麼不查他,查到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沒有不貪的,無官不貪。就像拆我家房的那個村書記,他本來沒有文化,就上了個五年級,他的書記就是拿錢買的,都是權勢交易的那種。」她說。

周小鳳說,「我在看守所時,他們都把我往死裏整的,把我手銬腳鐐銬在床上,銬在一起,像裹粽子那樣銬15天,各種整人的手法。管教在我走的時候跟我說,周小鳳你也不要恨我,你們政府交代我,我不能不做。很黑,無錫黑得看不見的。」

「給我定的罪名聽說是尋釁滋事、打傷國保。他(國保)把我骨頭打斷了,這樣的罪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在(惠山區法院)開庭的時候,法官直接就說,我的法庭我作主,給你說兩句做做樣子的,還當真一樣。我們律師辯護的時候直接把話筒拿走。」

「我們有理有據,我們的證據一個個證明了我們是無罪的。他栽贓陷害,不給你說話的。不讓家屬旁聽,整個旁聽席都是政府派過去做樣子的。」她說。

高壓引反彈 維權到底

周小鳳表示,「我家好好的一個家庭,沒拆我家房子的時候,我家日子過得很好,我也有工作,有我的事業,現在弄到我一無所有,家不成家。女兒本來成績很好的,我去坐牢了,學校裏因為我家拆遷,跟政府勾結,在學校裏給我女兒施加壓力。(她)上到高一一個多月,就輟學了。」

至今,當地政府嘴上談給她解決問題,但只說不做。她說:「我家房子兩證齊全的,該怎麼算按政策來就行了,到現在沒有方案。就是拖,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一級一級的,三年換一屆,拖到他們換職了,他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周小鳳表示,自己會維權到底的,「他們手段很惡劣,我做好準備了。再這樣下去,無錫肯定要出大事。因為壓,人逼急了誰都會反彈的。(他們)黑怎麼辦呢?整個無錫都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