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深圳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14日上午在深圳市舉行,習近平將出席並發表重要講話;13日凌晨香港懸掛8號風球,同樣惡劣的天氣也出現在深圳。

10月12日中共官方新華社宣佈,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將於14日上午在深圳市舉行,中共黨魁習近平將出席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結果當天晚上天氣預報就稱,13日凌晨香港將掛8號風球,市民停止上班。同樣惡劣的天氣也出現在深圳。

香港十月還出現颱風

據香港天文台通報,「在浪卡颶風與東北季候風的共同影響下……在橫瀾島、大老山等地,錄得最高陣風超過每小時93公里」,這等於火車的速度。

很多市民說,「都10月了,還有8號風球,真奇怪!」「連李嘉誠現象(李氏力場)都沒了。以前香港颱風是早上颳,到下午就可以再上班了,而這次是全天,像李嘉誠那樣勤勉的老闆們都受不了。」

還有人說,習近平要到深圳,現在12名港人被捉到深圳看守所,家屬律師都無法看到他們,後來又有9人因協助那12人被捉,估計深圳警察是動用酷刑折磨他們,才有人供出了協助者,「估計不久就有人上電視認罪了。這是甚麼世道啊?」

「以前(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到訪時,天氣變糟,如今習近平到訪也一樣了,看來,習跟江也差不多了。」

江澤民出行 經常天降異象

本報此前多次報道,江澤民出行時,經常「天降異象,陰風雷雨交加」,許多港人對此情景記憶猶新。

比如1997年7月1日,江澤民到香港主持主權移交儀式,香港出現24小時的瓢潑大雨,還出現長時間的白天變黑夜。據香港天文台資料,傾盆大雨晝夜傾瀉,令1997年成為香港自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多雨的一年。

1997年7月1日,江澤民高調來港主持主權移交儀式,老天似乎被捅破了一個大洞,傾盆大雨晝夜傾瀉,使得全城前後24小時在大雨滂沱中度過。(AFP)
1997年7月1日,江澤民高調來港主持主權移交儀式,老天似乎被捅破了一個大洞,傾盆大雨晝夜傾瀉,使得全城前後24小時在大雨滂沱中度過。(AFP)

2001年5月8日江澤民再次訪港,當日氣溫突然升高5至6度,高達攝氏30度,暴曬暴熱令港人非常難受。第二天江澤民離港返京時,飛機剛要起飛就下起滂沱大雨,電閃雷嗚,狂風呼嘯,又是一個白天變黑夜,被香港媒體描述為「實在是『惡人出門招風雨』」。

甚至連親共的《東方日報》也以「狂風暴雨之九霄驚魂」為題,報道「江澤民三度訪港,兩次均遇惡劣天氣,離港時,香港上空因惡劣天氣,於短短半小時內出現一幕又一幕九霄驚魂,有航機三度被閃電擊中導致擋風玻璃損毀,也有航機遇上氣流急墮,造成三人受傷,機場需進入一級戒備狀態,近500人受驚旅程受阻。」

其間還發生多宗因為狂風暴雨而造成傷人意外,當時很多市民說,這是上天在警示人:江澤民作惡招天怒,也是在警告香港那些「逐臭之夫」,如不醒悟,繼續追隨江澤民作惡,將遭報應。

2014年3月29日,已退休的江澤民,在習近平外訪時,跑到深圳,力挺梁振英連任香港特首。結果當天,一河相隔的香港就開始異象連連。先是一頭10.8米長的巨型鯨魚屍體,當天被發現擱淺在大埔紅石門石灘邊;跟著次日香港遭遇二百年一遇的大暴雨和罕有「3月冰雹」。

2002年10月22日,江澤民到訪美國侯斯頓前一天,整個城市烏雲密佈,暴雨連連,還不時有電閃雷鳴。第二天江澤民抵達時,雨突然停了,天空在幾分鐘內迅速變黑,如同蓋上鍋蓋,漆黑一片,而且還異常寒冷;等江澤民離開後,又是傾盆大雨,電閃雷鳴,妖風大作。

江不准百姓信神 自己卻天天抄經

有高人道解連番異象指,這些都是江澤民這個中共邪靈中最邪、最惡的魔頭所致。民間早就盛傳江澤民是千年蛤蟆精轉世,副元神是鱷魚,個性張揚兇殘,生性喜水,身邊佈滿各種陰性低靈爛鬼,走到哪,其陰性之場就能招徠狂風暴雨。

江澤民要求老百姓相信無神論,但他自己卻相信鬼神。2002年1月的《開放》雜誌透露,江澤民不讓老百姓「迷信」,可他自己卻在家裏抄《地藏經》,還豪花大筆錢請喇嘛為他祈求福壽,而且身邊有幾個能掐會算命的,還有能發氣給他治病的氣功師。四川省重慶市之所以改成直轄市,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重慶幹部給江澤民送去了幾個氣功師,得到江的歡心,所以一句話重慶就平地而起。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介紹,江澤民是靠踩著「六四」學生的鮮血而爬上最高位的。在2004年「六四」15周年次日,江澤民特意跑到九華山旃檀林寺向地藏王菩薩求救,被指點後,回家狂抄《地藏經》。

後來江澤民自己透露,是因前一日做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夢,夢見自己因為鎮壓法輪功和異見人士而下了無間地獄,在那裏受刑。

被中共封鎖信息的大陸人可能不知道,江澤民不但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兇,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謀暴利的始作俑者。

殘害忠良 冰島泉水都變黑

2002年4月,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起訴了中共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及中央電視台。同月,江澤民出訪德國,6月13日到訪冰島,都遇到法輪功學員抗議,江所到之處都看到身穿黃衣服和藍色衣服的法輪功學員。為此,江澤民很害怕,特意要求德國警察把這兩種顏色隔絕在他的視線之外。江還疑神疑鬼,心虛得甚至讓警察把他車隊沿途的下水道井蓋焊死。進出酒店,江也不敢走正門,而是從運送垃圾的通道出入。

當江澤民去冰島首都附近一個最著名的噴泉參觀時,就在江到來的片刻,噴泉忽然噴出半邊黑色污濁的水柱,那半邊水柱對應的天空同時也陰雲密佈,天空變成一半黑一半亮。有當地的居民驚嘆道:從未見過如此黑的泉水噴出。

2002年,江澤民參觀冰島知名噴泉時,噴泉突然噴出黑水。(影片截圖)
2002年,江澤民參觀冰島知名噴泉時,噴泉突然噴出黑水。(影片截圖)

2002年,江澤民訪問冰島的前兩天,那裏出現可怕面孔的怪雲。(影片截圖)
2002年,江澤民訪問冰島的前兩天,那裏出現可怕面孔的怪雲。(影片截圖)

甚至負責歡迎江澤民的人也交上霉運。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李教授和老婆退休後,到冰島首都和兒子同住。江澤民到訪時,中領館花錢僱華人歡迎江澤民。江為此還專門接見以李教授為首的啦啦隊代表,此事還在央視「新聞聯播」中播出。

就在江澤民離開冰島後的第二天,李教授一家開車出行,汽車在正常行駛中突然衝下公路開進湖中。李教授的兒子砸碎車窗逃離上岸,其餘四人均不幸喪生。

如今習近平上台8年了,卻變本加厲迫害民眾。香港時事評論員石山說:「中共黨魁惡人出行必狂風四起。」

60年來最遠距離八號風球 市面普遍平靜

在熱帶風暴「浪卡」和東北季候風的共同效應下令風勢增強,本港天文台昨日清晨5時40分發出8號烈風或暴風信號,歷時大約14小時。「浪卡」全日一直與本港相距超過400公里,是60年來距離本港最遠的8號風球。

浪卡是今年第二個8號烈風或暴風信號。本港整天沒有狂風大雨,市面普遍平靜;有市民如常外出運動或看電影,亦有人出街感受一下颱風。當局共接到8宗塌樹報告。

大陸中央氣象台表示,浪卡於昨晚7時20分左右,在海南省瓊海市沿海登陸。

浪卡遠離香港,本港天文台在昨晚7時40分,改發3號強風信號。但天文台表示,在浪卡和東北季候風的共同影響下,本港昨晚及今日早上會繼續吹強風,離岸及高地間中吹烈風。預計3號風球會維持一段時間。

港島杏花邨近岸,風勢間中強勁,海面不時翻起白頭浪。有零星市民到海濱觀浪,並拍照留念,亦有家長帶同小朋友前去追風。有居民指,浪卡比往年的8號風球的風力相差很遠,該屋苑每一座的擋水板都沒有用到。

至於水浸黑點,鯉魚門三家村亦風平浪靜,附近食肆暫停營業。有茶餐廳負責人連夜回去將貨物疊高,避免出現水浸導致貨物被浸濕。

旺角市面冷清,只有少量商店營業。尖沙咀碼頭風勢也不算大,有人如常在海傍做運動,附近商場都做好防風措施。

除有8宗塌樹外,港島西營盤有一幅大廈外牆海報被強風吹至搖搖欲墜,消防接報到場拆除。

十月掛八號波不罕見

翻查天文台的資料,距離香港最遠的8號風球是1960年的「瑪麗」,當時距離本港以南約500公里;而浪卡則距離本港約450公里,成為繼1960年以後距離本港最遠的一個八號風球,甚至比2018年超強颱風「山竹」的410公里更遠。

至於10月仍颳颱風,天文台指,東北季候風秋天才出現,所以秋天有機會因為共同效應而令風力增強,需要發出更高的信號;過去共14次在10月發出8號信號,情況不算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