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國務卿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周一(10月12日)表示,美國、印度、澳洲和日本組成的「四方同盟」(Quad),可以向那些支持打造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國家開放。此舉旨在聯合更多國家對抗中共。

華盛頓一直在推動「四方同盟」成員國之間更緊密的合作,以此作為對抗中共日益增長的地區影響力的堡壘。

「四方同盟是一個由共同利益所驅動的夥伴關係,不具有約束力的義務,也不是一個排他性的團體。」比根在印度德里(Delhi)所舉行的印度-美國論壇上發表講話說。

「任何尋求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並願意採取舉措確保這一點的國家,都應該歡迎與我們合作。」他說。

比根強調,美國已經意識到,不能再假設二戰後為應對冷戰挑戰和威脅而產生的全球聯盟結構可以不經更新而繼續存在。「為了維持自由和開放的秩序,我們的戰略關係需要反映今天和明天的地緣政治現實。過去七十年來發生了很多變化,我們自己的思維也必須發生變化。」

他還說:美國與許多全球盟友——北約、日本,尤其是澳洲的關係已經發生了變化,以反映冷戰後的地緣政治現實,而且他們還在繼續調整以應對新的威脅。

「在東南亞,四方同盟夥伴可以深化與東盟國家的接觸,一起合作捍衛海洋自由,並在治理、衛生、環境保護、水資源保護和透明數據共享方面共同努力,特別是在湄公河方面。我們各國之間已經在雙邊基礎上存在著強有力的人際關係。」比根說。

他還說,四方同盟共同支持一種多元化願景,這種願景將確保各國和本區域所有不同的國家,能夠作為主權國家,在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繁榮發展。

「四方同盟和其它多邊集團的共同努力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支柱,以更定期和更系統的方式使我們的雙邊合作和與其它國家的合作正規化。這會為我們各國的安全帶來益處。」他說。

比根還提到,由於中共的威脅,各國已經意識到了與美國合作的重要性。他說,上周,國務卿蓬佩奧與印度、日本和澳洲外長在東京會晤之前,他讀了印度退休外交官阿舒克·坎薩(Ashok Kantha)的講話。坎薩說:「坦率地說,我們在發展四方同盟或者在發展我們自己與美國的戰略關係時,都過於謹慎,因為我們要問自己中國(中共)會如何反應。(實際上)與美國的關係有助於我們應對中國(中共),在印度與中國的能力差距與日俱增的情況下更是如此。我們必須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這其中包括美國、日本、澳洲和其它許多國家……我們還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把『四方同盟』的理念具體化,看看它如何成為一個有效的橫向集團。」

從2007年成立之初,「四方同盟」就被看作是對中國(中共)成為全球霸權的一種制衡。這個想法之後很快就淡化了。但在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對北京發起貿易戰和科技戰攻勢,「四方同盟」這個想法又被重新「激活」。迄今為止,「四方同盟」會議討論的重點是海上安全和5G通信等問題,這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也被列入議程。

中共對「四方同盟」持譴責態度,並將「四方同盟」視為是企圖遏制其發展。

德里的一位政府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珀可能會飛往德里,與印度外長和防長進行「2加2」對話。

蓬佩奧10月6日在日本參加「四方同盟」外長會議期間曾告訴媒體,美國想要把「四方同盟」正式化,甚至還會擴大,以對抗中共挑戰。

「一旦我們把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制度化了——我們四個國家站在一起——我們就可以開始建立起一個真正的安全框架。」蓬佩奧在上周二(10月6日)說。他稱這個網絡框架可以「應對中共對我們所有人的挑戰」。

蓬佩奧還表示,「四方同盟」甚至還可能會擴大。其它國家在「適當時候」可以成為這一框架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