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旅行的阿安和阿盈,到訪日本時被當地的飲食文化吸引,除了品嚐當中的美味,更享受餐廳老闆和客人之間友善的氣氛。她們也夢想開一間營造「逍遙自在」氣氛的餐廳,「一燒窰」由此誕生。經營餐廳食物品質最重要,一絲不苟的阿安相信「慢工出細貨」,所有的餐點都是即叫即做。今年武漢肺炎疫情下餐廳生意受到影響,兩人的心態依舊樂觀,相信唯有積極面對,才能渡過難關。


所有的餐點都是即叫即做,希望能保證食物品質。(陳仲明/大紀元)
所有的餐點都是即叫即做,希望能保證食物品質。(陳仲明/大紀元)

阿安原本在意大利餐廳工作,在空餘時間常常和阿盈一齊到訪各類的餐廳品嚐美食,日式料理是她們的最愛。阿安決定自學日式料理,將品嚐到的好滋味與大家分享,甚至創新研發新菜式。從選擇新鮮食材到親手製作,她十分享受這一過程,如今擔任餐廳主廚。在律師樓工作的阿盈,一直以兼職的形式到餐廳幫忙,用自己夜晚的休息時間打理樓面。如今她決定全心投入,相信自己全職參與後可以把餐廳經營得更好。


喜愛旅行的阿安和阿盈,到訪日本時被當地的飲食文化吸引,回港後開日式餐廳實現夢想。(陳仲明/大紀元)
喜愛旅行的阿安和阿盈,到訪日本時被當地的飲食文化吸引,回港後開日式餐廳實現夢想。(陳仲明/大紀元)

食物出品擺第一位

餐廳主打日式料理,負責人阿安和阿盈相信食物出品是第一位的,每一個餐點都是即叫即做,希望每一位前來的客人都能品嚐到新鮮可口的滋味。

談到客人的評價,阿安直言:「一般都說東西好吃,但時間等得久。」她解釋,一來人手少,二來她們本著心態就是即叫即做,所以從生到熟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如果我們預先處理好一半做好成品,在客人來到時候再翻熱給你,那質素當然就很差,我們不想那樣,如果客人覺得慢我們就會向他解釋,但我們都是堅持即叫即做。」

餐廳有自創口味獨特的「燒窰汁」,製作特式菜式。阿安十分堅持每一份食物的獨特性,相信醬汁和調味也是料理的重要一部份。她舉例:「譬如燒茄子我們自己做燒窰汁,客人跟你說不要汁,不要蒜蓉,走汁就好似沒有了這道菜的靈魂,是很難做出來給他的。我寧願他不吃那個菜。」她覺得每一道菜都傾注了廚師的心意,自家製的醬汁便是其一。


招牌料理蟹膏蟹肉煲。(陳仲明/大紀元)
招牌料理蟹膏蟹肉煲。(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七月中旬政府頒佈夜晚禁堂食,夜晚只能做外賣生意,阿安和阿盈只能暫停晚市的料理串燒菜單,有的客人希望外賣串燒,二人唯有拒絕:「串燒要趁熱吃,我們不想影響到客人對我們食物品質的感覺,所以那段時間我們不出串燒外賣。」


招牌串燒四式燒蠔。(陳仲明/大紀元)
招牌串燒四式燒蠔。(陳仲明/大紀元)


品日式料理少不了清酒,阿安和阿盈也喜歡小酌一杯。(陳仲明/大紀元)
品日式料理少不了清酒,阿安和阿盈也喜歡小酌一杯。(陳仲明/大紀元)

全心投入餐廳經營 相信心態影響氣氛

談到開餐廳所面對最大的挑戰,尤其是主力經營夜市的餐廳,阿安和阿盈都認為睡眠不足讓她們很辛苦:「我們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但一工作起來就十多個小時。」阿安回憶起過年前的那段時間,下廚期間都差點睡著,實在太累了。

今年餐廳沒有過去那麼忙碌,阿安也以樂觀心態看待:「我們就當這段時間是休息,補充睡眠。我們想法都很樂觀。如果因為這段時間消沉的話,做甚麼事就會提不起勁。」阿盈補充:「怨也沒有用,心態很影響工作的運程,我覺得有個氣場在,進去後覺得氣氛不對你都不會留下來吃東西,你開心時候服務客人態度都不一樣,樂觀態度很重要。」

過去有全職工作的阿盈,有時中午來幫手,午餐後又回公司工作,晚上一收工後又再來幫手,每天像陀螺一樣忙得團團轉。「其實都有掙扎,從律師樓辭工的時候適逢疫情最嚴峻的時間,家裏人都很多意見,但阻撓不了我的決定。」鼓起勇氣辭去穩定的工作,阿盈全職投入「一燒窰」,和拍檔阿安一齊並肩同行,向自己的夢想進發。

她相信自己全職投入是一個好的選擇:「我的心態覺得辭了全職工作更好,這樣餐廳的人手一定夠,不再擔心用額外資金去請人,多了時間在這裏,就能夠去想一些新的菜式或者如何改善環境,速度快些。因為有時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進度會不快,兩個人一齊就好很多。」

同路人相伴而行

同屬「旺角小聯盟」的餐廳「一燒窰」,同樣感受到「大家庭」的溫暖。疫情期間不少小店的生意急轉直下,寄賣工藝品的手作妹妹和兼職同事阿程都感到著急,於是想到聯合多間小店創辦「小旺角聯盟」,吸引客人認識不同類型的店舖,並提供一些互動的優惠。阿安十分支持這一決定:「樓上店舖可能會客源少很多,我們地舖就好一些,人們經過都能看到我們,樓上舖就未必有人會走上去,他們人流就少。我們就利用聯盟在人們來吃東西的時候,給客人介紹附近不同類型的商店,讓他們有多種選擇。」


受歡迎的玉子燒。(陳仲明/大紀元)
受歡迎的玉子燒。(陳仲明/大紀元)

阿盈展示店中擺放的西環老字號「華爾登餅店」的曲奇,這是她們最新的合作項目,感謝手作妹妹的穿針引線,讓她們認識了餅店負責人Naomi,並讓一燒窰成為首間華爾登餅店在九龍的銷售點,客人只要在餐廳消費,就可以憑消費單據換購曲奇。阿安解釋:「很感謝手作妹妹的細心考慮,可能見到我們因為疫情下之前沒有開夜市,沒有夜市意味著大半的生意就沒有了,她擔心我們,就倡議和華爾登餅店合作,吸引到客人來買餅的時候會來我們這裏消費,又是一個黃圈互相幫助的效果。你生意多的時候都會幫忙去兼顧一下其它沒有生意的小店,大家互相幫忙。」


「一燒窰」成為首間華爾登餅店在九龍的銷售點。(陳仲明/大紀元)
「一燒窰」成為首間華爾登餅店在九龍的銷售點。(陳仲明/大紀元)

*********

經營「一燒窰」三年,阿安和阿盈認識了一班支持她們的熟客,與此同時,她們希望有更好的場地與客人互動,阿安分享:「我們很希望餐廳可以像理想的日本餐廳一樣,想做開放式廚房,煮東西的時候都可以跟客人互相溝通。我們全部都是現做的食物,客人看到我們煮食時都會更安心。」阿盈寄語當下最重要的是守住餐廳,繼續為客人提供優質的服務和食物,和真香港人一齊撐下去。◇


阿安和阿盈十分享受和客人在一起的「逍遙」時光。(陳仲明/大紀元)
阿安和阿盈十分享受和客人在一起的「逍遙」時光。(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中的寄賣品。(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中的寄賣品。(陳仲明/大紀元)


「一燒窰」負責人阿安(左)和阿盈(右)希望在如今艱難的環境下仍能繼續為客人提供優質的服務和食物,和真香港人一齊撐下去。(陳仲明/大紀元)
「一燒窰」負責人阿安(左)和阿盈(右)希望在如今艱難的環境下仍能繼續為客人提供優質的服務和食物,和真香港人一齊撐下去。(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