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2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發據稱來自華盛頓的電文,內容涉及一項據稱由美國某刊物發佈的跨國問卷調查。該文稱,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民眾對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舉措的滿意度在受調查各國中最高」,「美國排在第九位」。

黨媒文章稱,此調查由美國紐約市立大學和西班牙巴塞羅那全球健康研究所的研究人員聯合進行,問卷內容包括:政府在疫情防控期間對民眾生活提供援助、信息數據公開透明、病毒檢測技術、個人防護設備、弱勢群體保護、心理健康諮詢、與國際衛生機構合作等10項政府關鍵職責。

疑點重重的報道

黨媒的這篇報道疑點重重。

第一,未描述抽樣調查的樣本,即受訪者的人數、年齡、職業、居住地等背景因素,而這些直接關係到調查的可信度。例如,武漢居民與其它城市的受訪者的回應很可能存在較大差異。再者,採訪100人與1,000人可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結果。換句話說,到底哪些中國人接受了調查,他們能否代表「中國民眾」?

第二,未給出19國受調查人士的各項評分統計和對比。哪些數據表明,「中國民眾的滿意度最高」?

第三,所謂問卷項目幾乎都是中共受到外界質疑和批評的方面,因此中共是在利用這份報告為自己洗白。

例如:中共從去年底便嚴控疫情的相關信息,打壓李文亮等「吹哨人」;中共官方公佈的確診和死亡數字被認為經過嚴重壓低,極不可信;武漢等多地緊急封城後,市內物資供應一度緊張,醫療防護設備匱乏,野蠻封城也衍生出武漢和湖北人受歧視等人道亂象;醫院被要求控制每日確診數,導致大批染疫者得不到及時和有效的救治。

此外,中共操控世界衛生組織,令其配合中共隱瞞疫情,使得病毒在全球快速蔓延,最終釀成重大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還有一點,中共向歐洲多國出口的檢測試劑盒被發現質量低劣,這從另一個方面引人懷疑中國國內確診數字的真實性。

中國民眾的聲音

對於政府在防疫期間的表現,誰最有發言權?自去年底,多少大陸民聲被中共屏蔽,但是,真相不會消失。

1月24日,一位剛下班的醫護在影片中向親友哭訴,真正的疫情「比電視報道的可怕多了,蠻多的病人,醫生估計有10萬病人」。

還有一名武漢醫生說,醫院裏死了很多人,屍體沒人收,「我不需要加油,我需要全國都知道武漢在發生甚麼!」

1月29日,在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華河鎮鄢家村,17歲的腦癱少年鄢成獨自在家6天後死亡。鄢成的父親因疑似肺炎於1月22日被送院隔離,他曾呼籲當地政府、鄉村醫生以及親屬幫助照顧腦癱兒,因為兒子四肢癱瘓,也沒有食物和水,但是,悲劇還是發生了。

2月1日,大陸《財經》雜誌發表了長篇報道《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引起強烈反響。此文隨後被中宣部下令刪除。

2月7日,武漢市民方斌在YouTube平台「武漢直擊」上說,今天的肺炎,不僅是天災,更是人禍。中共開始掩蓋,壓制李文亮醫生;掩蓋不住後開始封城,造成醫院、機場、賣場人擠人;有肺炎的已經有了,沒有肺炎的也被感染了。逃離的三、四十萬人,將病毒帶到全中國、世界。

2月24日,湖北十堰市網格員上門排查,發現一名6歲的男孩在家守著爺爺的屍體,幾天不離家,只靠餅乾果腹。他說,他沒有出去找人幫忙,因為爺爺告訴他外面有病毒。

2月29日,武漢居民「二水柚子茶」在博文中寫道:「19日早上,終於用120車把我媽送去了武大人民醫院急診,最後一個急診空位,然後我親眼看到了各種人間慘劇——不論多重,不論怎麼哀求,醫生都不收了,因為沒有床位了。哭聲,哀求聲,下跪磕頭聲,一個個被120送來,又被120拖回去。絡繹不絕。」

「太多我媽這樣的病人被犧牲,都不會計入數字,也不會公佈。外面一片歌功頌德,一片形勢大好,彷彿集體失憶。」「普通百姓,在大災大難面前都是螻蟻。全國各地各種捐贈物資,我們連毛都沒見過。」

3月13日,一位湖北男子在網上說:「你無法想像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政府,這個政府到底做甚麼?為甚麼中國人這麼的悲痛,活得這麼得悲傷。」

4月15日,湖北宜昌市公務員譚軍曾公開起訴湖北省政府隱瞞疫情,成為第一個因疫情公開起訴官方的中國人。譚軍告訴大紀元,中共動用國家機器來對付民眾,他把官司的輸贏看得很淡,「這個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這個事情非常嚴重。我作為一名湖北人,認為有必要站出來呼籲,讓湖北省政府出來負責。」

5月12日,武漢市民楊敏為染疫去世的女兒維權,卻被社區人員關在小區裏面,不准外出。這位母親的訴求如下:追究所有官員瞞報疫情的法律責任及反人類罪行,公開事實真相,向所有死難者家屬公開道歉;賠償家庭的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

6月11日,據民間權益組織「民生觀察」消息,武漢市民張海將四份起訴狀快遞寄往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張海提出,「若不是政府及其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故意向公眾隱瞞疫情真實訊息,釋放假訊息」,他今年1月根本不會帶父親回武漢動手術,結果其父在醫院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後病逝。隨後,深圳和武漢兩地政府都派人上門勸張海撤訴,他的社媒帳號被中止。據外媒9月中旬報道,法院已駁回了初審,張海又向省級法院提起訴訟。

胡錫進替黨胡扯

4月18、19日,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用英語發推,對美國疫情幸災樂禍,稱特朗普政府嚴重瀆職,應被追究刑事責任。

9月7日,胡錫進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上聲稱,特朗普總統所指出的「『中國死於新冠肺炎的人遠多於美國』是個硬謊言,因為在中國的所有美國記者、外交官、商人以及留學生都能夠證明這是胡說八道」。

10月2日,特朗普總統及夫人染疫的消息傳出後,胡錫進第一時間發推,稱特朗普夫婦付出了代價,「將給特朗普和美國的形象帶來負面影響,也可能給他的競選連任造成負面影響。」

以上事實表明,胡錫進是個不折不扣的黨的輿論工具、文字「戰狼」。胡錫進憑甚麼代表在中國的所有美國記者、外交官、商人和留學生說話?中共無視大批病患和家屬的苦痛哀號,一方面掩蓋疫情,另一方面大搞仇美宣傳,以期轉移視線、把水攪混。中共官方公佈的4千多人死亡數字是個國際大笑話,是對所有染疫和死亡的中國人及其親屬的侮辱。

美國要中共付出代價 中共害怕了

10月7日晚,特朗普總統在視像講話中表示,中共將為他們對美國及全世界做出的事(隱瞞疫情)付出巨大代價,疫情爆發是中國(中共)的錯。

10月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受Newsmax TV採訪時談到,中共選擇掩蓋疫情真相,「不僅帶來如此悲慘的生命損失,而且也包括對工作和機遇造成的所有破壞。中共對此負有直接責任。」他指出,世界已經在反對中共,人們開始了解中共構成的威脅,「中國共產黨已經開始以多種方式付出代價」。

目前,一百多個國家要求對病毒起源和世衛在疫情期間的表現進行獨立調查。美國眾議院調查小組和英國外交智囊等機構已經發表了相關調查報告,中共隱瞞信息、操控世衛、導致疫情大流行已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特朗普總統近期染疫,促使美國政府加緊追究中共瞞疫的責任,相關的法律和索賠等動作料將出台。這也將推動美國及他國的各級政府、民間團體和個人向中共追責,並將鼓勵和幫助受迫害的中國民眾向中共當局討還公道。

疫情大流行是中共給全球帶來的巨大災難,是中共最急於擺脫的噩夢。從1月底至今,中共利用媒體造勢,反覆強調黨和領導人在防疫中的「作用」;中共推出抗疫白皮書,舉行防疫表彰大會,以「大國擔當」自吹,就是想抵擋內外的指責。

黨媒謊言企圖掩蓋的,是至今不為人知的、死於病毒的中國公民的數字,是許多勇於揭示真相的中國公民的努力,以及國外正義力量對邪惡的抵制和揭露。

一個漠視生命、扭曲真相的政權沒有理由存在,沒有權利統治和欺壓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