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金融機構可能很快將面臨美國的制裁,因為北京當局在6月底對香港實施了有爭議的港版國安法。

10月12日是特朗普政府向美國國會提交一份報告的最後期限日,報告將點名那些協助中共違反《基本法》的人。批評者認為,北京的港版國安法所規定的廣泛權力,侵犯了「香港小憲法」所保障的長期自由。

特朗普於7月14日發佈行政命令,終止了香港的特殊經濟地位。與此同時,美國政府頒佈了《香港自治法》,以懲罰那些被指控遏制香港自治的官員以及與他們有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國務院有90天的指定期限,此後,銀行將有12個月的時間終止所有業務關係。

滙豐銀行、渣打銀行和香港的其它金融機構正在密切關注該報告,因為它們可能面臨制裁。

根據《香港自治法》,美國官員必須在今年晚些時候點名那些與報告中提到的任何人進行「重大交易」的金融機構。

這是美國通過對企業進行二次制裁的威脅,對大陸與港府施加最大的經濟壓力,以實現外交目標的最新例子。

對於在香港有大型零售業務的全球貸方,如滙豐銀行和渣打銀行,由於全球貿易的流動支撐著它們的底線,因此觸犯美國當局的風險尤其嚴重。

自《香港自治法》頒佈以來,滙豐銀行的市值損失了15.6%,渣打銀行在香港證券交易所的市值損失了12%。追蹤香港主要銀行股的指數,兩家銀行均跑輸了8.8%。

對金融機構的潛在制裁可能包括:禁止高級管理人員前往美國,甚至無法使用美元清算功能。

風險合規公司Accuity亞太區董事總經理巴拉特·韋洛爾(Bharath Vellore)說:「這主要歸結於美元的升值。」「如果你是一家銀行,沒有美元結算,那基本上就是敲響這家金融機構的喪鐘。」

8日,美國對伊朗的18家主要銀行實施制裁,以圖在恐怖主義融資和核擴散問題上向伊朗施壓,。此舉實質上將使伊朗脫離全球金融體系。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最大的經濟施壓運動將繼續,直到伊朗願意達成一個全面談判為止,以解決該政權的惡性行為。

美國對不良國家行為者實施制裁的做法已經存在多年,但是近年來,美國官員越來越多地利用對企業的二次制裁,來阻止資金流向已經面臨現有禁令的國家,例如伊朗或北韓,或強迫中國(中共)和俄羅斯等國解決涉嫌侵犯人權的行為。

在美國當局指責中國丹東銀行幫助北韓逃避制裁之後,該銀行於2017年被禁止進入美國金融體系。去年,一名美國法官在對北韓違反制裁的調查中,認定三家中國銀行藐視法庭 ,原因是其不遵守傳票的要求。

今年,特朗普政府將數十家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這些指控涉及使用新疆少數族裔維吾爾族人的強迫勞動或其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指控。這些公司包括一個全球最大的服裝生產商之一,以及湯米希爾費格(Tommy Hilfiger)、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和耐克(Nike)的供應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