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8日,中共文化和旅遊部發佈消息稱,經測算,「十一長假」期間,中國大陸共接待國內遊客6.37億人次,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79%;實現國內旅遊收入4,665.6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69.9%。

然而,解讀上述中共的話語,實際情況則是:接待國內遊客的人數,同比減少21%;國內旅遊收入的金額,同比減少31.1%。中共故意再造新詞「同比恢復」,來迴避「遊客人數」和「旅遊收入」這2項指標雙雙減少這一實際,接著用謊言來掩蓋目前的經濟困境這一實情。

中共黨媒營造幻象的險惡

通過對比2020年與2019年的中國大陸「十一長假」期間的統計數據,可以發現,今年中國大陸的各景區接待遊客人數、零售和餐飲企業銷售額、航空鐵路運送旅客量等各項指標都呈現大幅下降態勢。

然而,中共黨媒喉舌新華網10月9日的報道竟然是中國大陸「十一長假」期間各項指標呈「同比增幅」。在「十一長假」期間,處於中國大陸一線城市的北上廣深和部份二線城市的餐飲、交通、景區等行業,的確出現了門庭若市的場景。原因是,今年的「十一長假」正逢中華傳統節日中秋節,人們通常在這個節日裏會選擇返回家鄉與親人團聚,自然就會出現旅客返鄉高峰。而「遊客人數」和「旅遊收入」這兩項大幅下降的指標,側面證實了人們的行為多是返鄉團聚,而非旅遊。

此時中共黨媒所報道的消費火爆,只不過是人們將需求集中釋放而已,無法準確反映經濟復甦。可以預見到,在「十一長假」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商家在銷售上將明顯縮水。屆時,「十一長假」後出現的門可羅雀現象,中共黨媒們一定會選擇直接忽略。

中共刻意營造的經濟表現,一直作為中共暴政合法性的宣傳使用,同時也作為中共黨媒大外宣的工具,更讓某些國外左派媒體所採用,然後再把這些中共輸入到外國媒體的報道,再轉回國內大肆渲染,今年更是如此。如10月9日,中共喉舌新華網上演「出口轉內銷」宣傳,引用《紐約時報》所表示的,「十一」黃金周歷來都是備受關注的中國經濟健康狀況的晴雨表。

然而,中共黨媒喉舌們營造的中國大陸「十一長假」期間各項指標呈「同比增幅」的經濟幻象,表面上是在掩蓋中共所處的經濟困境,其實質上則是通過虛構的幻象,來呈現出中國大陸經濟復甦的假象。因為中共一直號稱擁有著14億人口的巨大市場,在過去40多年間,僅憑中共描述的巨大市場這個幻象,就吸引了大量西方公司「飛蛾撲火」般進入中國。進入中國後,這些外國廠商不得不被迫交出自己的尖端技術,一旦技術被搾乾後,這些西方公司通常被擠出中國,有些公司則直接死亡。如,曾被華為盜取大量知識產權,現已破產的加拿大「國寶級」科技公司——北電網絡。

隨著中共與世界各國關係的持續惡化,特別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份提出的「美國人民和各國必須開始改變對中共的看法,不能再把中共領導下的中國視作正常國家」後,加之,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引發的廣泛關注,在全球疫情仍在肆虐,許多國家還在苦苦掙扎防疫的當下,讓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國家大部份都意識到:中共政權的威脅,中共政權不僅在威脅美國,而且在威脅世界安全。

在此背景下,中共黨媒無論營造出多麼逼真的幻象,也無法取得已經清醒後國際社會的信任。

假日經濟能拉動經濟?

此時,中共黨媒們鼓譟的「十一長假」經濟表現,向中國大陸民眾來證實中國大陸經濟開始復甦。然而事實上,靠假日消費來拉動經濟在中國大陸一直以來就是存在爭議。

以中共一手打造的「十一長假」為例,這個長假本身無法創造任何需求,只是生硬的把「十一長假」作為假日消費套用在中共黨魁提出的「內循環」上,但根本運轉不起來,其原因是中國大陸的內需不足,而內需不足的根源在於人們的收入水平不高。人們在一年的消費支出和旅遊支出,取決於收入水平而不是「十一長假」,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一個人把錢花在旅遊上,那麼服裝、食品、住房、教育、醫療等消費則會相應減少。

尤其是正在持續的中美貿易戰和經歷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打擊後,中國大陸經濟已限於困境,在此背景下,人們的收入普遍縮水,排除那些極少數的高收入人群,廣大的城市的低收入者和農民的收入水平普遍不高,由此可見,這兩類人群根本不具備中共營造的「十一長假」旅遊消費能力;而那些國內具備旅遊消費能力的高收入人群,根本沒有出現中共黨媒們所預測的「報復性消費」,他們只是在提前透支消費,他們也必定會相應地減少在此後的旅遊及其他消費計劃。

最後,即使有些有消費能力的旅遊者,面對這種統一時間、集中出遊的旅遊方式,面對很多景區人滿為患、衣食住行普遍漲價的實際情況,這種安排是讓人們享受旅遊的樂趣嗎?中共這種做法,釋放了一個簡單且強烈的信號:中國民眾就是韭菜,想怎麼割就怎麼割。中共以最簡單粗暴的方式,來逼迫人們統一時間花錢消費,進而刺激經濟,實現經濟增長的目的。

這樣看來,「十一長假」的數據雖然經中共黨媒的精心修飾,仍無法掩蓋中國大陸陷於經濟困境的實際,更無法取得外界信任。從目前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來看,國內消費距離恢復到疫前的水平還差得很遠,中共黨魁提出的所謂「內循環」作為內在動力來拉動國內消費,只能流於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