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60秒看全球】

與民主黨之間的紓困計劃談判久談未果,10月6日特朗普叫停了談判。特朗普推文指責(眾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沒有誠意好好談判。(美國)股市應聲大跌。

特朗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表示,中共當局刻意保持開放邊界,使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對世界其它地區的損害最大化,可看作「戰爭行為」。

已故前(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10月7日舉行奉安禮拜,將長眠五指山軍人公墓特勛區。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等出席。

諾貝爾化學獎10月7日揭曉,來自法國的夏朋蒂(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美國的杜德納(Jennifer Doudna)因研究開發基因組編輯方法而雙雙獲獎。

南韓國會情報委員會委員長全海澈證實,失蹤已久的前北韓駐意大利代理大使趙成吉去年7月已經入境南韓。這是北韓(自北韓前勞動黨書記黃長燁之後)投奔南韓的最高層級官員。

又一個爆炸性的十月驚奇出現了:特朗普6日已經下令,「全部解密」通俄門的相關文件,還有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電郵門的所有調查文件。其中文件顯示,通俄門是希拉莉為競選而虛構指控特朗普,為的是轉移外界對她使用私人電郵處理公務的注意力。而時任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等多人早就知情。特朗普收網,誰會入獄呢?

另外10月7日美國總統大選進入第二輪辯論,是由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對陣賀錦麗(Kamala Harris)。由於兩個人一個保守,一個極左,估計辯論會擦出不少火花。

彭斯VS賀錦麗,傳統與激進的對決

我們先說彭斯與賀錦麗的辯論。

來自印第安納州的彭斯是典型的保守主義者,他堅信美國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尊重美國歷史。在持續近半年的「黑命貴」(BLM)暴亂中,彭斯堅決支持警察,要求把罪犯繩之以法。他曾與司法部長巴爾一起,展開了「傳奇行動」(Operation Legend)等聯邦行動,逮捕並起訴了有暴力傾向的疑犯。

2020年8月26日,美國巴爾的摩,總統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一同現身共和黨大會。(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8月26日,美國巴爾的摩,總統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一同現身共和黨大會。(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彭斯支持執法嚴明的檢察官,堅決反對墮胎,支持槍枝持有權和第二修正案。並且堅決支持保守派法官進入聯邦法院,支持在《第一修正案》下保護宗教自由。他也支持選擇學校,尊重父母將子女送進好學校,並且支持移民法。

而賀錦麗是一位「絕對的激進主義者」。與彭斯相比,兩人有著巨大的鴻溝,無論是思想和政策,都可以說完全相反。

前美國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霍士撰文指出,賀錦麗與激進分子結盟,想要「改造」美國,推翻美國的開國先賢和歷史現實。

文章表示,賀錦麗毫不掩飾自己的激進主義,她認為「黑命貴」是一種運動,大選前後都不會停止,也不應放鬆。她為洛杉磯市削減1.5億美元警察預算「歡呼」,並努力幫助罪犯免予刑罰。她提倡公眾為參加暴動而被捕的疑犯提供保釋金。

賀錦麗支持用納稅人的錢進行墮胎,起訴不支持墮胎議程的修女。她限制民眾擁槍,堅決反對家長選擇學校;她要求取消對非法移民的刑事指控,並為非法移民提供醫療保健和免費教育等等。

從兩人的思想和政策主張來看,這像是一場傳統與激進主義之間的對決,非常值得期待。這不僅是因為兩人的辯論可能會有很多火花點,而且更因為無論誰當選,他們都只與總統有「一個心跳的距離」,甚至可能是2024年的一場預演。

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2020年8月20日在德拉瓦州威爾明頓的大通中心發表講話,正式接受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圖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左)和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右)。(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2020年8月20日在德拉瓦州威爾明頓的大通中心發表講話,正式接受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圖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左)和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右)。(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4的預演?

今年的兩位總統候選人,拜登已經78歲了,特朗普也有74歲了,所以外界都在關注他們的身體健康。

目前看起來,特朗普的身體沒有甚麼問題。雖然前兩天感染了中共病毒,但是超常般的康復了。10月6日白宮醫師肖恩·康利(Sean Conley)博士在備忘錄中說,特朗普總統的狀況繼續「非常好」,「生命體徵和身體檢查保持穩定,動態血氧飽和度為95%—97%。」

比較而言,拜登的健康狀況有些令人擔心。雖然沒有感染過中共病毒,但是他經常忘記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在哪裏,已經表現出了老年癡呆的跡象。

美國憲法規定,一旦總統在任內發生意外,無論死亡、辭職還是被彈劾罷免,副總統都會馬上繼位。所以很多人認為,副總統與總統「只有一個心跳的距離」。

美國歷史上,先後有9位副總統,因為總統在任內發生意外而接任。最廣為人知的就是尼克遜因為「水門事件」而辭職,然後由副總統福特接班。

這樣說來,彭斯與賀錦麗的對決,也是非常值得關注的。儘管他們對總統的選情影響並不大,但是這體現著總統選人的價值觀和決策。

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很可能是2024年總統大選的一次預演。

在將近4年當中,現任副總統彭斯一直是特朗普非常幹練的副手。不僅領導團隊,確定行政部門的重要任命,而且還與媒體順利溝通。尤其是今年中共病毒爆發,他領軍對抗疫情,取得的成績不容忽視。因為工作出色,讓他備受人們的關注,早已經成了共和黨的政治明星。

而且彭斯今年只有61歲,還有至少10年執政的黃金期。所以外界、特別是共和黨人已經把他看做了2024年總統大選的不二人選。

而賀錦麗雖然略顯年輕,但她其實是有野心的。早前曾與拜登同場辯論,想贏得民主黨初選,只是因為人氣不夠才早早退場。但這已經顯露出她的不甘寂寞,儘管明知資歷尚淺、難撐到最後,但她還是要給自己增加曝光的機會。

而且拜登年事已高,到了高危年齡。假如拜登勝選,那麼在拜登手下做副手,有可能隨時接任上位。即使拜登撐完4年任期,很難說下一屆還將競選。而賀錦麗在副手的位置累積了4年人氣,很可能在2024年扛起民主黨大旗。

所以,彭斯與賀錦麗的這次辯論,一定意義上說,可能是2024的提前碰撞。

羅格斯大學歷史、新聞和媒體研究教授大衛·格林伯格(David Greenberg)分析認為,賀錦麗可能會採取強勢的姿態。而彭斯則需要體現出自己的「冷靜自持」,既要顯示出自己在個人風格上跟特朗普的不同,又要在政策上有力維護特朗普的立場。

賀錦麗在國會以提問強硬著稱,此前的黨內初選也展現出了咄咄逼人的態勢,一度把拜登打得無言以對。而彭斯的口才是歷經考驗的,還曾擔任過政治評論員,是頂尖的政治傳播高手。因此這兩人的辯論應該很有看頭,甚至可能不比特朗普和拜登兩人的辯論差。

特朗普下令:解密通俄門文件

再來說爆炸性的十月驚奇。特朗普10月6日在推特寫道:「我已授權完全解密,有關美國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通俄門騙局』的所有文件全部解密,還有希拉莉·克林頓的電郵醜聞。沒有任何修改!」

緊接著他又推文說,「因為穆勒和他的18個惱羞成怒的民主黨人非法參與了騙局?」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他還是在推文中說,「很久以前,我就對所有通俄門信息進行了解密。但不幸的是,對於我們國家而言,人們的行動非常緩慢,特別是因為這可能是我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行動!!!」

此外特朗普還發了一系列的相關推文。

驚人的通俄門文件

6日下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解密了一份文件,並且把文件交給了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情報委員會。

霍士新聞獨家報道,解密文件顯示,2016年啟動的對特朗普的通俄調查,是一場「煽動醜聞的競選計劃」。這個計劃是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的外交顧問提出的,希拉莉很贊同。

解密文件中包含一份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局長(CIA)布倫南(John Brennan)的手寫筆記,其中許多部份已經被塗黑,但是剩下的部份依然能看出問題。

布倫南在2016年7月28日在備忘錄中記載,「我們從以下方面獲得了更多有關俄羅斯活動的見解(以下遭塗黑)」

「援引希拉莉·克林頓7月28日批准的一項外交政策顧問提議,為了煽動唐納德·特朗普的醜聞,指控俄羅斯安全部門干涉。」

「特朗普競選活動與俄羅斯之間合作的任何證據」。

另外還有一些不完整的人名,如「JC」、「Denis」、「Susan」等,還有一個英文縮寫「POTUS」。霍士新聞報道指出,「JC」可能指的時任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Denis可能是前總統奧巴馬的白宮幕僚長丹尼斯·麥克唐納(Denis McDonough),而Susan可能是前國安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而那個英文縮寫POTUS,正是美國總統的英文縮寫。

霍士新聞引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這份文件是布倫南向奧巴馬匯報了希拉莉的「計劃」之後,故意記錄下來的。

也就是說,這份備忘錄除了匯報給奧巴馬之外,還分別送給了當時的FBI局長科米、國安顧問賴斯和白宮幕僚長麥克唐納。然後把這個事件的大概內容和事情經過又記錄了下來。

另外上周,拉特克利夫也解密了一份文件。是交付給科米前的備忘錄。其中顯示,「根據聯邦調查局的口頭要求,中央情報局提供了一下有關『交火颶風』聯合小組收集到的最新信息」。這個「交火颶風」(Crossfire Hurricane),就是調查特朗普的行動代號。

這份備忘錄中還寫道,「討論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莉·克林頓所批准的一項有關美國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和俄羅斯黑客妨礙美國大選的計劃,以分散公眾對她使用私人電子郵件服務器的注意力。」

希拉莉炮製「通俄門」,奧巴馬「親自指導」

目前還沒有看到希拉莉電郵門的解密文件。但是根據以往曝光的內容,希拉莉把美國國家公務郵件都使用了私人服務器接收。電郵門曝光後,她曾經刪除了3萬3,000封電子郵件。

希拉莉當時是美國國務卿,不太可能不了解中共的黑客有多猖狂。如果是知道有危險,仍然這麼做,那就讓人懷疑是否故意洩密的問題了。

根據中共黑客的厲害程度來判斷,希拉莉的那些電郵,很可能已經被中共掌握了。

如果這個被證實,實質上已經威脅到了美國的國家安全。那麼希拉莉會不會被抓呢?

而且她為了轉移人們對電郵門的注意力,故意虛構指控,政治迫害競爭對手,現在已經被坐實了。這個罪也是很重的,所以希拉莉這次有點懸了。

如果希拉莉出事,會不會牽扯到她的丈夫、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呢?希拉莉做的事,克林頓會一點不知情嗎?這個留給大家來判斷。

圖為前總統奧巴馬和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Getty Images)
圖為前總統奧巴馬和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Getty Images)

另外,布倫南備忘錄中記載,希拉莉迫害特朗普的「通俄門」計劃,奧巴馬是完全知情的。

其實我們在8月15日的節目中曾提到過一件事,賴斯在2017年特朗普就任當天,給自己發了一份電郵備忘錄。

賴斯在備忘錄中明確寫道:「奧巴馬親自指導了相關部門要如何調查『通俄門』一事。」而且清楚地記載,奧巴馬在橢圓形辦公室的會議上,指示科米「按老規矩辦」。

當時參加會議的,除了奧巴馬和科米之外,還有時任副總統也就是現在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還有代理總檢察長薩利·耶茨(Sally Yates)和賴斯本人。

賴斯作為奧巴馬時期的國安顧問,不可能不知道「物過留痕」的道理。但是她卻故意給自己發一份電郵備忘錄,還清楚記載著通俄門的炮製過程,以及奧巴馬指導調查的內容。

從布倫南和賴斯兩人的備忘錄來看,這個對特朗普政治迫害的「通俄門」,奧巴馬難逃干係,而且是幕後主使。從這一點來說,奧巴馬很危險。

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8月13日說過,「美國人民需要知道發生了甚麼,我們需要得到2016年、2017年間發生的故事,這一定能完成。」「如果人們過了線(觸犯了法律),如果參與其中的人們違反了刑事法律,他們將被起訴。」

獨立政府監督機構「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主席湯姆‧菲頓(Tom Fitton)認為,民主黨人炮製「通俄門」是「明顯的犯罪」。他說,「這是奧巴馬幹的,是奧巴馬的責任」,這是可怕的「政治迫害」。

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2011年4月,退休消防員馬克·泰勒寫了一本書《特朗普預言》。泰勒是把他聽到的神的預言記錄了下來,其中指出特朗普將成為美國總統,而且有兩位卸任總統將入獄。大家可以找找這本書看看。

拜登會被取消競選資格嗎?

對於布倫南和賴斯的備忘錄,我不認為這是他們私下商量後的行為。究竟是出於甚麼目的,我們不得而知。我覺得可能是出於一種自保的心理,萬一真相大白,要有證據把自己洗清。

拉特克里夫指出,美國情報部門不認為這些材料是「虛假消息」。就是說,美國認定這些材料是真實的。

那麼這就涉及到了眼下的美國總統大選了,完全知情的拜登會不會被取消競選資格?

根據賴斯的記載,時任副總統拜登對「通俄門」是完全知情的,他當時就在會議現場,對奧巴馬給科米的指示很清楚。

特朗普在一個月前也說過,「奧巴馬知道所有事。愚鈍者如副總統拜登,也知道所有事,所有其他人都知道。」

就是說,對特朗普的政治迫害,拜登已經參與其中,至少是同謀。如果是這樣,拜登已經沒有繼續參選的資格了,可能會被罷免。如果他也深度參與其中,還可能要被治罪。

確認大法官至關重要

如果拜登被罷免競選資格,那麼會帶來甚麼問題呢?

美國大多數的州法律並沒有考慮候選人如果發生意外會怎麼辦。但是有一種可能,候選人所在的黨派可能會通過法庭來解決。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管理研究所院長布朗(Lara Brown)表示,如果候選人發生意外,所在黨派可能會在法庭上提出質疑,是否應該允許受約束的選舉人投票選出替代人選。

這就涉及到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問題了。因為這種官司,一般的法庭和上訴法庭不太可能給出最終的判決,最終一定是由最高法院終審。

目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訂在10月12日開始對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進行確認聽證。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Rindsey Graham)將親自主持聽證會。

2020年9月26日,特朗普宣佈,選擇巴雷特作為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2020年9月26日,特朗普宣佈,選擇巴雷特作為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10月6日,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參議院共和黨要員——司法委員會的湯姆·提利斯(Thom Tillis)對霍士表示,希望遠程參加最高法院提名人巴雷特的確認聽證會,而且他相信自己將獲准回到國會參加投票。

另一位染疫的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也表示,無論如何,「哪怕是穿著登月服(意指如太空服那樣的隔離服裝)也要去參加最終表決」。

同樣是6日,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表示,共和黨人已經有足夠的票數,能夠確認特朗普總統對巴雷特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他對《華盛頓郵報》表示,「我們將完成這項任務。」

克魯茲說,「對於這個國家來說,擁有一個全員運作的最高法院是非常重要的,在選舉日那天,應該有九名大法官。」

中共挑釁侵擾,台灣已有「擦槍走火」應對

接下來我們再關注一下台海局勢,中共又再壓縮台灣的空域,挑釁升級了。10月7日中共軍機又一次闖入了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台灣空軍照例進行了廣播驅離。但是這一次,中共軍機回話了。

清晨5時20分,中共軍機闖入台灣防空識別區後,台灣空軍馬上升空進行廣播驅離。對中共軍機喊道:「位於台灣西南空域高度7,000米的大陸軍機注意!你已進入我ADIZ(防空識別區),影響我飛航安全,立即迴轉脫離!」

以往中共軍機遇到這種情況,都是灰溜溜地離開。但是這次與以往不同,中共軍機回應稱,「我國台灣地區,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進行例行訓練,請不要干擾我正常行動。」

這是第一次聽到中共軍機直接喊話「台灣地區」。可見中共已經開始耍流氓,把台灣空域當成了它「自家」的地盤,認為台灣空軍的驅離是一種騷擾。

前海軍艦長呂禮詩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共是在打心理戰,並且要延伸到輿論戰和法律戰。他說中共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否定台灣周邊海域,造成一種台海內海化的事實」,壓縮台灣的空域。

嚴德發到立法院做報告時提到,今年初到10月7日止,中共有1,710架次軍機、1,029艘次軍艦,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其中217架次共機侵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另有49架次共機逾越台海中線,為1990年以來最高數目。圖為共軍殲11B戰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嚴德發到立法院做報告時提到,今年初到10月7日止,中共有1,710架次軍機、1,029艘次軍艦,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其中217架次共機侵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另有49架次共機逾越台海中線,為1990年以來最高數目。圖為共軍殲11B戰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對此,台灣國防部長嚴德發在回應立法院立委質詢時指出,共軍這些作為是「挑釁侵擾」,國軍都有相關的應對程序。

立委江啟臣表示,共軍時常侵擾台灣西南海域防空識別區,這個地方最容易擦槍走火,他質詢國軍是否有因應機制。

嚴德發表示,台灣西南空域是台灣的海空域,對於是否可能擦槍走火,「海空軍都有訂定應處的程序」。

蓬佩奧:若台海開戰,美軍不會坐視不管

事實證明,中共又加劇了對台灣的挑釁行動,也增加了兩方擦槍走火的可能。而鑑於中共現在的國際國內困境,它的確需要找一個點,來轉移國際國內焦點,緩解自己的壓力。

看中共頻頻對台灣的挑釁行為,顯然它正在試圖激怒台灣。而一旦兩方出現擦槍走火,很可能會引起一場軍事衝突。這也是中共臨死前的迴光返照,越到最後越折騰。

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日本媒體表示,如果中共攻打台灣,美國不會採取綏靖政策,不會對中共的入侵坐視不管。

蓬佩奧對《日經新聞》表示,美國不是追求紛爭,而是追求和平,為此中共應該感到羞恥。美國會想法設法地緩和區域緊張,但「綏靖不是答案」。

他指出,「如果每次中共在世界各地採取行動時,(各國)都下跪,就會發現自己不得不頻繁下跪。所以我們已經和盟友(對中共)進行了嚴肅反擊。」

蓬佩奧說,「我們在觀察台灣的情況。這不是一場美國與中共的對決,這是自由與暴政的對決;這是關於世界會被那些強權的、用軍事力量欺負他人的人來統治,還是我們在一個基於規則的、有民主和自由的系統中運作?那就是(當前我們面臨的)挑戰。」

以上就是今次的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訂閱點讚,並且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