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年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將於美國東部時間周三(10月7日)晚9點在猶他州鹽湖城的猶他大學舉行,在當下這一特殊時刻、這場對決已被譽為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副總統候選人辯論。

出於疫情期間的安保考慮,主辦人將兩位候選人的距離從6呎改為12呎,並在候選人以及主持人之間立起玻璃隔板。

由於兩位總統候選人都在70歲以上,特朗普總統74歲,喬・拜登(Joe Biden)77歲;加上目前已有很多猜測,如果拜登贏得總統大選,他也不可能連任,副總統候選人對決,或決定未來的政局。

其次,特朗普總統上周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並一度入住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學中心住院,這也讓周三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與民主黨副總統提名人、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哈里斯)之間的辯論重要性急劇上升。

前美國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6日在霍士撰文說,副總統候選人辯論將會是歷史上最值得觀看的精采對決。

他說,來自印第安納州的副總統彭斯是一位典型的保守主義者,而加州參議員賀錦麗則是一位絕對的激進主義者,兩者的鴻溝如此巨大,思想和政策南轅北轍,可能會成為一場精采的表演。

紐英倫學院學術事務副主席、長期政治學家韋恩・萊斯佩蘭斯(Wayne Lesperance)也表示,這是一場非常重要的副總統候選人辯論,也許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辯論。

賀錦麗將主攻特朗普政府疫情應對不力

媒體押注賀錦麗周三辯論的主打方向,會將彭斯綁定到特朗普這幾個月未能遏制病毒的「失敗」上面,並攻擊彭斯,因為他是白宮中共病毒特別工作組的組長。

「政治客」(Politico)報道說,賀錦麗的助手將彭斯視為「一位遠比特朗普更講究、更嚴謹的演說家」。他們說,彭斯與特朗普不同,他講出的話是經過打包修飾過的,會讓對手在實時識別和反擊上變得更為困難。

賀錦麗的策略是,試圖將彭斯捆綁到特朗普的不當言辭上,比如對種族和與白人至上主義有聯繫的團體的爆炸性言論上。

賀錦麗獲提名後罕少表明立場 經常拒絕媒體提問

跟彭斯不同,賀錦麗在獲得民主黨黨內提名後,就在關鍵議題上迴避表態,並在競選活動中經常拒絕回答媒體提問。

她在民主黨黨內初選時,是以溫和派的身份進行的。但根據GovTrack的2019年評分,她在所有參議員中屬於「最自由派」,而且她「與參議院民主黨人相比,加入兩黨共同法案的次數最少」。

另外,和拜登一樣,她在法律和秩序等眾多問題上的立場是不斷變化的。

綜合她過去的公開言論,賀錦麗支持槍枝管制、「全民醫保」、「綠色新政」和墮胎,她也支持大選後再推選大法官。

所以周三的辯論會無論如何,都將是一個了解她的政策立場的機會。

彭斯將批評賀代表左派 而非大多數美國人

外界認為,彭斯將指出,賀錦麗是代表民主黨內的左派(自由派),對大多數美國人而言太過激進;同時,在民主黨攻擊的疫情應對、大法官、醫保改革、法律與秩序等方面繼續延續特朗普的反攻戰術。

毫無疑問的是,彭斯將以跟總統特朗普截然不同的方式進行辯論。

「彭斯只需要做跟他平時一樣的事。他是個穩重的中西部人,始終如一。他讓人感到放心、不浮躁,我認為這正是副總統需要的特質。」與特朗普政府關係密切、美國保守聯盟主席馬特・施拉普(Matt Schlapp)說。

彭斯天生的溫和性格也是他的一大優勢。

民主黨黨內的總統辯論專家、律師鮑勃・巴內特(Bob Barnett)在辯論前警告說,民主黨人必須把彭斯的講話風格和內容分開來應對,「他會以非常謹慎、非常周全以及非常緩和的方式講話,這跟特朗普總統不同;但他嘴裏講出的都是瘋狂的特朗普主義。」

巴內特曾在2016年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準備時,充當彭斯的替身、參與訓練。#